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9999@126.com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维权 > 抗癌 > 列表
关注我们:

北京叶子整形美容医院坑骗患者“美丽神话”的陷阱,一环扣着一环

  投诉主题:北京叶子整形美容医院毁容医疗事故一次次上演在北京投诉地址:北京叶子整形美容医院 [北京市/北京市]投诉企业:北京叶子整形美容医院投诉原因:毁容医疗事故一次次上演在北京详细内容:北京叶子整形美容医院毁容医疗事故一次次上演在北京,人们随处都可以看见“北京叶子整形美容医院”的大形广告招牌,“北京叶子”也以其强大的广告效应吸引了众多爱美女性的眼球。岂不知在现代社会人造美女层出不群的“美丽神话”背后,毁容医疗事故也一次次悲情上演。

  来自哈尔滨的宋女士就是其中的一个悲情角色。从2008年6月的一天开始,直到今天,宋女士由原来的自信乐观随着毁容后的心情,一天天开始孤僻,她独自躲在没人的角落不停地照着镜子,心陷炼狱,生不如死。这位曾经貌美如花的女人,倾囊10万元,却买来了“美丽的灾难”。一年来,在北京叶子整形医院的“车轮陷阱”中,她原本如花的容颜不再,留给她的是凹陷如坑的双脸和僵硬如石的面肌……恶梦般的日子如影随形。

  整容前的宋女士,从她童年到成人的照片看,可以说宋女士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美女。除了曾经做过鼻弓手术外,她的五官,用中国人审美的标准来看,缺陷很少。而在2009年7月4日,记者所见到的宋女士,远看气质很好,身条也很好,但走近时,当她摘掉那副恨不得把整张脸都遮住的太阳镜时,我看见了一张极其别扭的脸,她的笑显得困难,面肌僵硬,双脸下凹成坑,颧骨便由此显得更为突起,笑容真的成了人们所言的“皮笑肉不笑”了,更为可怕的是,用手摸摸那张被“叶子医院”吸脂后的脸时,双颊是两块坚硬如石的硬疙瘩。看到她,便会让人联想到骷髅与画皮。宋女士说,她的脸自从美容后,就像时时有人用皮筋拉着一样,脸肌僵死,哭笑不能自如,整张脸都没有了知觉。难以抵挡的美丽诱惑2008年6月的一天,宋女士驱车走在京通快速公路时,看到一个超大广告牌“北京叶子整形美容医院”,加之印象中,原来电视上经常出现的这家医院就在自己的眼前,于是她就想,在首都北京,如此气势的广告招牌,该医院美容效果一定是一流的。她想到自己曾因鼻息肉做过鼻弓手术,修复后的鼻弓处经常感染,于是就动了到此修补的念头。    2008年6月16日,宋女士不会忘记让她恶梦开始的这一天。宋女士来到叶子医院的初衷,只是为了弥补一下曾因鼻息肉留下的后遗症,因经常感染,想修复一下鼻腔而已,那料到,一到医院,看到舒适优美的环境,前台的黄小姐极其的热忱,心中便有了更多的信心。医院的黄小姐一开始对她的气质与身材大加赞赏,在十分肯定她的美貌之后,对她的五官流露出一丝遗憾,说她脸上的肉有些松弛,如果往上提升一下,效果将大不一样;如果修修前额的凹坑将会更加前庭饱满;如果把脸吸脂后将会是一张精细妩媚的瓜子脸;如果鼻弓修复后,再垫一个鼻尖,层次和轮廓会更加分明;如果做一下眼袋修复,将还原青春。这张脸配上她的身材,美,将在她的身上缔造一个神话,会更加完美……医院大夫全是知名专家,技术一流,经验丰富等等,在这一通美丽诱导下,年已五十的宋女士,虽然说在同龄人中,她仍为貌美嬌女,但对自己毕竟已逝的青春开始有了底虚,所以,宋女士追求完美的心情让她下了决心,不惜重金,当时就从卡上划出了61470元的巨资,迈出了依靠叶子医院来打造自己青春亮丽美梦的第一步。

  容颜不再   四个多小时的全麻手术后,宋女士做了所谓的额头填充、眉弓填充、修复隆鼻术及隆鼻等几项诊疗项目。当她下了手术床后,一照镜子就发现自己的脸已全部变形,但号称专家的主刀大夫张某轻松地对她说,几天后将无比完美,让她尽管放心。6月30日,宋女士在医院满怀承诺、确保无误的鼓动下,接着做了眼部、脸部吸脂、面部提升三项,又花去了33060元。当天晚上10点多钟,宋女士才从全麻的状态中苏醒,请求主刀大夫送一下自己,但是从医院回到家里后,她从镜子里发现自己的鼻孔一大一小,效果很不理想。于是第二天一早就找到了医院,寻找主刀的张大夫,但张大夫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医院说张大夫去了外地,后来又说由于张大夫晚上送病人回家触犯了医院的纪律,已被院方开除了。十多天过后,身在外地的张某主动打电话给宋女士,并询问了她的情况,同时给了宋女士一些鼓励的话语,说慢慢会好起来的。宋女士发现自己日渐凹陷变形的双脸,发展的趋势并不如医院所说的会好起来,而是越来越糟糕,而且在张大夫那里,她也间接地证实了自己被毁容的事实,同时,她从张大夫那里得知,之所以不能及时联系上张大夫,是因为在此医院任职的大夫,都由医院统一配备手机,一旦调离,将全部由医院收回。为是的不被把客源带走。张大夫来此医院上班只有一月就被开除的另一原因,是因为他并不能完全履行医院的理念__竭尽“忽悠”之能事,让来此的消费者最大限度地消费。炒掉张大夫后,医院对于宋女士的医疗护理也并没有安排由别人续接。宋女士心中的慌恐自不必说,她几乎放弃了自己的生意,放弃了公众场合,把自己埋在隐蔽的角落,带着医院“慢慢会好起来的说法”,不失希望地等待自己曾如花的容颜,真的能在“叶子”的整形后变得更加亮丽起来。她向自己的亲己都隐瞒了整容的事实,但是她的变化却在亲戚中已经引起了不少的骚动,母亲看着一向貌美的女儿一下变得不成人形,如此不堪,以为得了不好的病症。

  宋女士悄悄咨询了一些医生,获得了一个偏方后,她拼命地啃着猪手来增肥,目的是让自己无比消瘦下陷的脸上能有一点肉感。宋女士说,现在她一听到猪蹄、猪手时就会想吐。事过半年后,在2008年12月16日,宋女士再也等不到“美丽的神话”能出现时,来到了医院,叶子医院的李院长亲自接待了她。对她脸部的不理想状况提出从肚上吸脂进行补救,并由李院长亲自主刀。结果,全麻后的再次手术,让宋女士变形的脸一事无补,反而她的肚子上又为了美丽永远地留下了一道七公分长的痛苦印记。直到现在,回忆起来,宋女士说:“为了美,我遭了老罪了,为了补救塌陷的脸,肚上开刀吸脂,疼痛与疤痕就不说了,其他整容部位的不理想,我都顾不上了,只是我的脸,太吓人了,变得没了人形。”更让宋女士气愤的是,所谓李院长亲自主刀一说,是在她手术后直到第二天,她一直没看到李院长的人影儿,而是一名叫范某的大夫过来问这问那,她才明白自己再次上当。在范某推荐下,宋女士在黑龙江省美容整形医院整形科王大夫那里,才得知范某原来是王某的同学,范某只是一个实习大夫。当宋女士再次回到北京时,范某已离开了叶子医院。而自己经过补救的脸照样没有好转的迹象。可以这样讲,宋女士的美丽只属于过去,她拿着自己曾经的照片,对美丽只有追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