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9999@126.com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维权 > 爱投顾 > 列表
关注我们:

肢解、弃尸、鬼上身……这部20年前的童年阴影回来了!

本文首发于香港电影公号,

文:若溪

说起香港的鬼片,除了大名鼎鼎的《倩女幽魂》系列,以及当年带动的一批古装片神怪片外,还有更早期林正英的《僵尸道长》系列。

但今天我们谈的并不是这两大类,而是1997年开始的《阴阳路》系列。

同年9月,由邱礼涛正式担大旗的《阴阳路之我在你左右》揭开续集的帷幕。

整体看是一个故事,其实还是三段式的穿插。后巷几段戏,邱礼涛让演员直走向镜头,变成俯角大特写,有着鬼魂监视的主观角度成份。片末古天乐和女鬼在行人隧道中你追我逐,呼应了后巷撞邪之说。

1997年5月,由郑伟文、谭朗昌、邱礼涛共同执导的第一部《阴阳路》在香港放映。

每次看《阴阳路》看到龙婆都吓得半死

同其它鬼系列不同的是,该片采用“斩件式”(或称分段式),在90分钟左右的时间里讲述「抄墓碑」、「阴阳路」、 「红当当」、 「陀地位」四个不同的人物故事,其中邱礼涛执导的「陀地位」最可看的就是他把狭小的影院用剪接变做灵异迷宫,永远掀不完的幕帘永远走不尽的楼梯,空间上得到了任意自如的放大,简单就是童年挥之不去的阴影 。

《阴阳路》系列,古仔是其中之一的符号

当时香港的电影市场大环境创作贫乏市场疲弱,在这种情况下诞生的这个系列,有着市场与商业的双向考虑,因为鬼片相对而言,可提供大量的素材,也使得该系列拍了有十九集之多,拍摄年限长达十年。

邱礼涛连续执导的前六部《阴阳路》已经为港式恐怖大IP“阴阳路”系列成功奠基,成为经典之作。

今年10月27日,《常在你左右》公映,邱礼涛导演风格回归,再次挑战自己的经典——“阴阳路”系列,开拍之前就备受瞩目。

影片不仅采用“阴阳路”原班人马,由邱礼涛担任导演,更是有《阴阳路》编剧南燕担纲监制,延续了原汁原味的港式恐怖类型风格,更有古天乐、张智霖、林家栋、蔡卓妍、佘诗曼、林雪、苑琼丹、雨侨、罗兰等实力兼备的演员加盟,领跑2017万圣档期,让你重温童年的恶梦。

(以下内容含剧透,请谨慎阅读)

比起《阴阳路》系列前作采用“讲古佬”这样的方式来串联三个故事,最新一版的电影开始就明显想利用人物的过渡来替代这种故事的讲述。

此次邱礼涛采用了女子跳楼后所引起的三个不同家庭带来的变化,这种多线的叙事结构明显在考验编剧也就邱礼涛本人的功力。

影片讲述了一场诡异的车祸牵连一众本来互不相干充满执念的人。 一对陪葬用的龙凤手镯、一间接二连三发生自杀案的渡假屋、一只已故歌手的黑胶唱片,三件原来常在你左右的对象将这群人带进无限恐怖的人生境界。

第一段故事是讲述的是殡仪馆小工林家栋在听说轻生的女子手上有对龙风金镯,由此产生了偷窃的行为。

这角色不但烂赌,更是为钱财不惜干尽缺德事,最后为了躲债,避至蔡卓妍开的海边渡假屋自杀,为屋主还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演员的表演直接影响到鬼片的成绩,除了靠导演的分镜头、灯光和音乐来制造恐怖气氛,如何演绎惊悚的表情神态和心理状态,是叫观众投入的关键,因为演员不时要同虚拟的鬼魂做对手戏,扮受惊的表情,若拿捏不准,会无感染力,十分考验他们的功力。

林家栋演这种低层阶级那种烂仔的角色,落魄的眼角犹带三分毒,这角色演得很称职。

第二段故事讲述渡假屋主蔡卓妍,因为男友patrick在接她下班途中,无意与因为验出肺癌喝醉的士司机张智霖相撞惨死,阿Sa为了保留下他的这份心愿,实也是一段苦苦相守承诺的痴迷故事。

在这段故事里,我们看到了现实生活中各色不管别人痛苦自私自利的人:无论是首次入住的客人、写报道的记者、害怕考不上大学企图轻生的少女,刻意隐瞒前屋主因整容失败自杀而怕房子卖不出去的经纪...而最终的结局却要现在这个弱女子一力承担。

幸亏最后有张智霖,使她避免了一而再,再而三的厄运。张智霖这个角色带着一种负罪感,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个本来给别人家庭带来不幸生活的人,到了最终时刻,竟让观众不由地感动。

第三段故事讲述的是古天乐和佘诗曼这对警察夫妻,因为前面发生车祸而被带入的故事。

这段故事中,我们看到了一个丈夫因妻子失忆晕迷醒来后,对她的种种体贴爱护。这段还重忆了林雪与苑琼丹这对老年夫妻,也是这起车祸痛失外甥女的事实。

你觉得影片开头罗兰扮的姨婆很嚇人吗?

但她在这部片中并不算得上是最恐怖的!

令人害怕的恐怕还是佘诗曼家中唱机上转动的鬼头及她本人在不知不觉中像午夜凶铃里贞子般的满地乱爬……

最后的结局是反转的,原来她所见的一切都是她失忆后带来的幻觉,警察丈夫古天乐打报警电话时,正是因为林雪的歌星外甥女因拍摄车祸的现场不慎被一辆车撞得血肉横飞(这点颇有讽刺性),惨遭她脱手的手机飞中头部而死。

但我们还是会被这段“并非存在”的恩爱日子而打动,这简直像是“人鬼情未了”。

就总体而言,这种多线的叙事,虽然在某些细节上有点经不起推敲,但能把三个故事顺畅地串在一起,也体现了本片的主题——那些看上去灵异故事就发生在你的左右。

三个故事中,张智霖的这段故事最令人动容,虽然他是一个肺癌患者,也快不久于世,但无疑这个男人用他余下日子,极力在帮助阿Sa摆脱凶屋这个怪圈,虽说他间接害死了阿Sa的男友,而他最后求死的地方,也没忘记要在警局,这才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救赎。

听说香港上映的版本带了更多的血腥和惊栗,但以内地这个版本来讲,无疑是那种披着半鬼片半温情的说教。其实鬼并不害怕,而是你周围那些鬼鬼祟祟的人,更令人胆战心惊。

至于,观众最关心的,到底这部恐怖片有没有鬼?

还是请你亲自去看了,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