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维权 > 团购 > 列表
关注我们:

亚洲冬季运动版图扩张了吗

第八届亚洲冬季运动会赛事过半,作为亚洲范围内水平最高的冬季运动会,又是明年平昌冬奥会前最后的热身机会,亚洲主要国家和地区都选派了顶尖选手参赛。2月24日,冬季两项比赛在日本札幌西冈滑雪场进入第二天角逐,我国选手张岩获得女子10公里追逐赛亚军,摘得个人本届亚冬会第二枚银牌。哈萨克斯坦选手获得金牌和铜牌。而在23日的男子10公里竞速赛中,哈萨克斯坦选手以巨大优势包揽前二,立岐干人的一枚铜牌是东道主日本至今在冬季两项赛场仅有的收获。

在向来有着“东道主称雄定律”的冬季两项赛场,日本队这样的弱势表现有些罕见。过去十数年里,该项目在亚洲的格局始终在不断扭转,中日韩哈四国轮流崛起,唯有一条定律不变——谁能举办亚冬会,就一定能在当年取得最多的荣耀。

事实上,亚冬会东道主一直会根据己方实力而更改大项的具体小项设置,甚至有直接剔除某个大项的先例发生,项目发生变动的概率要比夏季亚运会大得多。以本届亚冬会冬季两项比赛为例,中国队的传统强项男、女接力均被剔除,取而代之的则是男、女集合出发以及混合接力三个世锦赛正式项目。只不过,哈萨克斯坦队在该项目中展现出的极强整体实力和个人统治力,已经很难用小项设置及其他的东道主优势来缩小差距。

除了小项的更改,本届亚冬会大项设置也体现出随意,组委会舍弃了他们不擅长的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和2003年青森亚冬会时不同,这次还多放了两人对抗制雪上技巧(Dual moguls)。在前四届改来改去的自由式滑雪亚冬会比赛中,中国队以6金5银5铜排名第一,che车之家头条网,哈萨克斯坦以4金3银3铜列第二,日本队以2金4银4铜列第三,蒙古和乌兹别克斯坦各得一铜。

纵观本届札幌亚冬会,会发现与冬奥会相差甚远,组委会赛事项目设置与国际脱轨。在2011年第七届阿斯塔纳亚冬会中,由于冰壶项目主要在中日韩三国开展,因此东道主取消了冰壶大项的比赛。从亚冬会举办至今,冬奥会大项一直缺少4项,因为雪车、北欧两项、雪橇、钢架雪车项目在亚洲地区的开展程度低,所以各届组委会击鼓传花般地选择放弃。

不仅项目设置如此随意,亚冬会的不连续性也让亚洲冬季项目版图的扩张堪忧。从1986年开始,第一届亚冬会在日本札幌举行,开启了亚洲国家和地区在冬季运动会上的争夺。不过赛事的举办毫无规律可言,第二届于1990年继续在日本札幌举行,第三届却在1996年才姗姗到来,首次来到中国,在黑龙江哈尔滨举行;1999年,第四届亚冬会在韩国江原道进行;2003年,第五届在日本青森;2007年,第六届再度落户中国,在吉林长春;2011年,第七届在哈萨克斯坦举行,赛事在首都阿斯塔纳和第一大城市阿拉木图进行。6年之后,第八届亚冬会回到了首届举办地日本札幌。当赛事在大雪纷纷扬扬的札幌进行时,还没有城市申办下一届亚冬会。

尽管札幌亚冬会规模创纪录,越南、印尼、东帝汶等东南亚国家首次派选手参赛,但比赛场面的业余性让这样的洲际大赛大失水准。由于气候、地貌、环境条件的不同,亚洲地区的冰雪运动开展与冰雪文化无法短时间内与欧美强国对抗,亚冬会赛场奖牌的争夺也主要在中日韩哈四国之间进行。

平昌冬奥会和北京冬奥会连续将冬奥会留在亚洲,札幌市市长、本届亚冬会组委会主席秋元克广在开幕致辞中曾说:“期待本届亚冬会作为拉开冬季体育新时代序幕的舞台而被铭记。”面对亚冬会随意设项这样的做法,人们不禁要问,亚冬会是否真能为亚洲冬季运动版图扩张服务?

(本报日本札幌2月24日电 本报记者 侯珂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