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维权 > 团购 > 列表
关注我们:

土皇帝扣押记者后又带土特产封嘴,土得掉碴?

13日,有网贴称,“记者采访建豪华办公楼,遭镇书记下令扣押”,该帖显示,江西日报记者在江西省乐平洪岩镇镇政府采访时,遭综治办主任堵住采访车,被收手机和证件,扣在了派出所。记者余红举说,当时采访时就被镇政府的人核实身份后,综治办主任堵住采访车。他回忆称,当时,派出所长拉住车门:“把他们都带到派出所去。”说着推搡记者上警车:“书记叫我们扣的,把手机和记者证全部收缴。”。事发第二天,该镇领导去了江西日报社道歉,随后又发了道歉的短信。该短信显示,我是乐平洪岩镇的镇长,昨天的事我深表歉意!今天特来向您陪个礼,请您见谅!我带了点土特产给您,XX会转交给您,以表诚意!余红举称,自己没有接受对方的土特产。(九派新闻11月13日)

  江西日报是江西省委机关的党报,党报的记者下去调查采访乡镇建豪华办公楼的内幕,这当然至少与目前反腐败的大形势遥相呼应,中央三令五申不允许修建豪华楼堂馆所,而江西乐平市小小的洪岩镇却顶风违纪、花巨资建5栋豪华办公楼,这显然是值得江西党报的记者前往调查真相。试想如果乐平洪岩镇的镇长书记内心没有鬼,又何必如此做贼心虚呢?你堂而皇之的动用公安警察非法拘禁党报记者,没收证件和手机,凭的是什么法律依据呢?  人们都习惯性的将乡镇村一级的干部称之为“土皇帝”,言下之意他们都是一些因天高皇帝远而为所欲为的基层官员,很多时候那些乡镇领导他们都会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就是政府、自己就是法律甚至自己就是党,于是乎随时随地都会按照自己的意愿或自己的好恶,做出种种不法的恶行。可恰恰那些生活在乡镇最基层的百姓,他们就天天与这些代表政府的土皇帝们打交道,乡镇干部的一言一行,都意味着党和政府的形象被扭曲、被抹黑。  不过“土皇帝”就是土皇帝,绝不是浪得虚名;这不,违规修建五栋豪华办公楼,镇书记应该对自己的行为心知肚明,出于做贼心虚,竟然将前来调查的江西日报记者非法拘禁,并且滥用公权力,命令镇派出所扣押记者并没收手机和证件,显然书记已经将人民警察当成了自己的家丁,任意使唤,而在土皇帝滥权的权力控制下,当地派出所也心甘情愿的充当违法滥权的工具,有意思的是违法抓记者的警察还不忘说上一句“书记叫我们扣的,把手机和记者证全部收缴。”。看来他们其实知道自己已经违法,所以祭出“书记说的------”,来当作他们执法的依据,权力肆虐下,执法者则已经堕落成了土皇帝的家丁,基层如此,试想所谓建设法治社会情何以堪?  要说这个乐平洪岩镇的镇长书记不懂法吗,也不尽然;权力不受制约形成的土皇帝思维方式,让他在非法拘禁记者这件事上,他也会产生内心的惶恐不安,毕竟他无法无天的权力只被制约在小小的洪岩镇地盘内,而他胆大包天拘禁的却是党报记者,尤其记者来调查的恰恰是让他们心虚的豪华办公楼。于是乎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事发第二天,该镇领导去了江西日报社道歉,随后又发了道歉的短信。更搞笑的是,该镇土皇帝竟然在短信中公然试图用“土特产”来摆平记者,“我是乐平洪岩镇的镇长,昨天的事我深表歉意!今天特来向您陪个礼,请您见谅!我带了点土特产给您,某某会转交给您,以表诚意!”。土皇帝对自己的权力很自信,以为用土特产就能摆平见多识广的省报记者,真是土得掉碴。  “土皇帝”的土特产成为他们面对负面舆情之危机公关的工具,这绝不是他们很廉洁,在违规建设的五栋豪华办公楼面前,土特产只能说明他们丝毫没有认识到自身违纪的错误,在他们看来,省党报的记者应该是自己人,一点土特产就能摆平的,因为地方上的丑闻给政府抹黑,记者应该帮忙掩盖才对,在土皇帝们看来,一点土特产算是客气了。  不过对乐平洪岩镇的土皇帝们来说,即使是向媒体记者送土特产来危机公关,这也是行贿、也是腐败,在打虎拍蝇的反腐败大形势下,顶风作案违规修建豪华办公楼就已经涉嫌严重犯法违纪,事后又试图向媒体记者行贿来掩盖丑闻,甚至滥权动用警力非法拘禁记者,难道这还不够引起江西方面的重视吗?苍蝇虽小也是害虫,基层腐败某种程度上更是群众耳闻目睹的政府形象,这样自以为是的土皇帝,当地纪检部门应该彻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