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9999@126.com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名医堂 > 列表
关注我们:

关于刘计民家族涉嫌诈骗亳州人民血汗钱的一封举报信

  关于刘计民家族涉嫌诈骗亳州人民血汗钱的一封举报信  敬爱的领导:  对于刘计民家族在亳州市谯城区注册成立《亳州市耀信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亳州市恒信达通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两公司以代理《金信银通》民间借贷公司为平台,打着国家法律法规允许的旗号,却想尽一切方式方法钻国家法律法规的空子,变相吸取亳州市人民5000万资金血汗钱。然后以歪曲事实、欺骗,并勾结黑社会利用威胁、恐吓、打压等手段把这笔钱据为己有一事,在此特向亳州市领导,和相关部门反应此事。希望市领导能秉公执法,秉公办案,为我们做主。  被举报人:《亳州市耀信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计民、总经理肖延彬、财务总监刘家付、法人代表刘海勇,《亳州市恒信达通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计民、总经理王子彪、秦森,财务总监刘家付、法人代表王珍。刘计民手下打手黑社会成员秦森、刘明亮、刘威、为首的若干人。  之所以说是家族性的企业团体,是因为刘计民是董事长、刘家付是刘计民一个父母的亲哥、肖延彬和刘计民是亲家、秦森是刘计民以及刘家付的外甥、王珍和刘家付是夫妻、刘海勇是刘家付的儿子。  事由背景:2014年3月,刘计民等人在亳州市注册成立《亳州市耀信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地址是谯城区文帝路212号。2014年4月又在亳州市注册成立《亳州市恒信达通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地址是光明东路第103铺。主营业务范围是信息咨询。而后两个公司分别代理加盟了《金信银通》民间借贷公司。据肖延彬,刘家付二人叙述,刘计民在河北省廊坊市定居多年,说刘计民做这个行业很多年了,经验和经历都非常丰富,在当地也是黑白两道都能摆平的人。这次回到家乡亳州也是为了带领他们家族的亲友们共同致富。公司开业之后,两公司也都有公司的对公账户,但都是闲置不用的,而是以刘家付个人名义在各个银行办理了若干新账户用作于公司进出资金的往来凭证。刘计民负开发责寻找当地客户资源,刘家付负责两个公司的所有资金的进出帐管理。他们兄弟两人一外一内配合着管理经营公司。公司大小事物(包括公司制度制定,人员招聘,工资提成,客户审核等)都由刘计民一手负责,即使当刘计民出门不在亳州市时,刘家付也会把公司所发生的一切事情电话汇报给刘计民,由刘计民同意下达命令。  公司营业期间由刘计民领去一个叫侯敏的女借款人,她先后向刘计民共借了1000万元的资金,刘计民就让刘家付作为出借人和侯敏签署了借款协议,所借资金由刘家付账号汇入侯敏的账号。后期刘计民又领去几个借款人分别是颜松岭借款200万,昊辉置业开发商借款300万,佟广伟借款2000万,宋玉清借款2000万,李运田借款1000万,王子彪借款800万,孙孔全借款100万,李彬借款500万,孟晓明借款300万,王秀皊、李超等人,分别办理了借款手续,而刘计民全部都是让刘家付作为出借人和这些人签署的合同,所借资金也是从刘家付的银行账号汇出去的。公司营业期间总共借出8000万左右,而前期投入的3000万左右是刘计民从廊坊调给刘家付的,其余5000万左右就是他们在亳州集资筹来的资金。  由于昊辉置业的300万借款是以学府家园的24套房产作为抵押物网签在刘家付名下,所以刘家付就经常拿着这个有着抵押的借款合同给我们炫耀,让我们相信他们公司和所有的借款人签的借款合同都有抵押物。而他们公司和我们做的手续都是一纸共同理财协议书,是以刘家付名义作为最大出资人,我们作为零散小出资人把钱先汇给刘家付,由刘家付集中资金汇给人家,而我们的本钱随时都可以找刘家付要。虽然当时我们心有疑虑,刘计民、刘家付说大家都是亳州人,不会坑骗自己家乡人的钱的,到期就会由刘家付付给我们本金和利息,经过两三个月的考察,本金利息都能随时拿回,疑虑的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事件起因:从2014年3月到2014年年底,公司付给我们本金和利息都按时发放。直至2015年初,部分需要用钱的放款客户到公司抽钱时才知道钱很难抽出来了,刘家付出面解释说让大家再等等,说是公司借出去的钱都没有收回来,公司暂时没有钱。当时去抽钱的人还不是很多。直到2015年4月份连本带息都没有影了,到此所有人才意识到上当受骗了。找他们董事长刘计民已经找不到了,手机也关机了,就连公司的总经理也消失不见了,只剩一个刘家付和几个员工在公司。刘家付还是说钱的事让大家继续等,再问其他的事情他就说一概不知道。询问他们员工,他们员工说工资从2月份停了,他们也找不到刘计民,他们员工自己家的钱也是拿不到了。  从2015年4月份开始,公司前前后后就聚集了上百人前来要债,他们公司给的答复就是叫我们所有人等,但是没有具体的时间范围,就只是等。就这样一个月过去了没有什么结果和说法,后来由于所欠的金额较大,涉及的当地人民群众也达到百人之多,我们这些客户就联合起来通过一个多月的时间打听,得知他们公司从2014年7月份以后就没有办理过业务,就是说2014年7月份以后打着做了新业务的幌子吸收的上千万的资金都不知去向。后来我们逼着刘家付和我们一起去催债,得到更惊人是实情是,那些欠了他们公司钱的企业或个人,竟然给我们说是他们的欠款早都还给了公司董事长刘计民以及刘计民家属李莲芳和女儿李娜手里,刘计民他们把借出去的几千万资金反而都转移到了刘计民自己的手里,却给我们说没有钱,不还钱给我们。自此我们所有人透彻的知道事情的真相后,我们再次到公司去找刘家付让他联系刘计民出面,结果刘家付却说联系不上各种借口为由推脱。碰巧一个认识刘计民的客户艰难的联系到了刘计民问他要怎么处理这事,可刘计民却说他和公司没关系,这事牵扯不到他。自这之后姓刘的一家人就翻脸了,只要公司里要账的人数达到一定数量,刘家付应付不了就给他外甥秦森打电话前来镇压,秦森到公司就辱骂我们,多次发生肢体冲突,我们前后遭到多次殴打,其中还有怀孕的孕妇也遭到殴打,秦森拿着菜刀扬言要捅死我们。而刘明亮,刘威也多次领着满身纹身的社会人员到公司说狠话,恐吓我们。说我们想报警就报警,想到法院起诉就起诉,就算把刘家付抓走了,他们也能花点钱把刘家付从监狱弄出来。  2015年5月底,我们不再忍受他们的威胁和恐吓,前后去了上百人报警,录口供,提供证据。刘计民知道我们报警后就多次拍秦森带领着一众人到公安局门口堵拦我们,恐吓我们说谁要是进去报警就捅死谁,叫我们一分钱都拿不到,吓的老头老婆都不敢吭声。之后虽然刘家付也被公安局传唤了几次,可是也没有啥进展,就像没有发生过这件事情一样。有客户打听说是刘计民给相关领导送礼了,才拖着不办的。后来,到2015年7月中旬,已经过了快两个月的时间了都没有得到警方任何的回复。随后我们所有客户聚集在市政府信访局多次上访、拉横幅,多次报警从而给他们施加社会舆论压力。终于,最后公安局只好把刘家付进行了刑事拘留,而对他们公司董事长刘计民拿着我们的钱依然在外逍遥法外的实事不予理睬。而且后来刘计民还指使秦森把两家公司的固定资产都在晚上偷偷的转移了,现在他们家的人一个都找不到了,他们一家就是把钱都转移集中到自己手里面,然后再叫刘家付做替罪羊,即使把刘家付判个十年八年,刘计民也能花些钱减轻处罚,最后就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了。  在这共产党领导的正能量大时代中还会有他们这样目无王法,胆大妄为的人、完全不把政府,法律法规放在眼里。我们要打击杜绝这些与国家为敌,与人民群众为敌的社会毒瘤。最后还是要再次恳请市领导能重视这个事情,能帮助我们这群无助的人民。  以上所说均为实事,均可调查取证证实,绝无虚假信息。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