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9999@126.com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名医堂 > 列表
关注我们:

电商法不能只有监管,而应促进经济创新

这部进行中的电子商务法应该站在更前沿的视角,以更开放的心态,进一步支持、促进电子商务发展,维护市场秩序,保障电子商务各方主体的合法权益。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 刘国华

2018年6月19日,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三次提交全国人大,并在6月29日到7月28日征求修改意见。整体来说,三审草案对电子商务领域很多现实的问题都进行了回应,相对第二审稿已经有了不小的提升,但也有一些提升的空间。

1

这部法律虽叫电商法,但还更应该考虑到中国数字经济整体的发展,甚至还应该考虑与电子商务发展相关的制造业及供应链体系。

中国1995年下半年接入互联网,之后的三年电子商务开始酝酿。1999年可以算是中国电商元年,电商在这一年真正进入了实质化商业阶段。

1999 年4

月15日,阿里巴巴网站正式上线,也在这一年第一次拿到了孙正义的首笔投资。1999年9月,8848网策划了“72小时网络生存试验”,但试验中12名选手绞尽脑汁,仅通过网络买到了永和豆浆。

10年之后,中国电子商务开始人声鼎沸,纷纷转型登场。京东、当当、苏宁等也在这个时候正式从垂直转向综合B2C。之后,移动互联网开始大行其道,各种电商APP

此后一次次完成市场细分。

这期间很多传统的制造企业或是直接到网上开店,试图摆脱原来相对单一的销售渠道体系;或是为在线零售商提供代加工、供货等服务,为电子商务的发展提供了坚强的后盾。

图/图虫创意

到2011年前后,中国电子商务实际上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严格来说已经不应该叫电子商务了。在电子商务刚开始诞生的时候,线上与线上只有严格的区分的,互联网对线下的实体经济产生的影响十分有限,几乎是两条平行线,很少有交集。但是走着走着,这两条平行线就开始越来越多地交织在一起,难以分出彼此。

电子商务的发展的确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对传统经济巨大的冲击,但这是社会发展的阵痛。电子商务本身并不打压和排斥传统企业,它反而会通过数据的连接,对整个生产制造领域、供应链体系进了了效率改造。

这时,“数字”成为连接线上线下、物流等整个电子商务体系的核心关键词,数据成为电子商务与线下实体的“石油”,与电子商务相关的制造业及供应链体系连接在一起。随着万物互联时代的来临,“数字”会进一步模糊电子商务的概念。

因此,这个时候出台电子商务法,除了对电子商务进行合理的界定外,还应该通盘考虑到数字经济整体的联动性,电子商务与整个供应链生态的联动性。

2

第二个我们应该考虑的是:这部法律出台的主要目的,应该是促进中国电子商业和数字经济的发展,有利于竞争和创新。

1865年,汽车刚刚开始出现,英国议会层通过了一项管理汽车的法案。其中,法案要求每一辆汽车,要有一个人在车前50米做引导,不断摇动红旗开道,并且车速不能超过每小时6.4公里(成年人正常走路速度大约是4-5公里)。这就是著名的《红旗法案》。

《红旗法案》时代的英国汽车行驶在路上,前面需要一个引导员挥舞着红旗为汽车开道。图中坐在车上的其中一人,就是劳斯莱斯创始人之一的查理·劳斯(图片来源于网络)

《红旗法案》直接扼杀了英国在当年成为汽车大国的机会,随后汽车工业在美国、德国迅速崛起。1895年,整整耽搁30年后,《红旗法案》被废除。在此之前,英国对汽车的研制几乎处于停滞状态,这是英国汽车发展上的黑暗历史。

很多企业家都讲过他们非常担心在商业领域的红旗法案问题,这也成为很多企业创新者的心病。

从政府层面来说,红旗法案的出台是因为对新发展趋势不清楚,而定下的荒唐政策。而创新只好被迫在种种荒唐制度的压制下,不断寻求突破,最终才迫使制度做出改变,但是已经大大延迟了社会进步的速度。

法律经济学家罗伯特·库特写过一本名著,叫做《所罗门之结:法律能为战胜贫困做什么?》。他在这本书里论证的一个主题是,无效的法律是今天世界国家贫困的根源,而只有改变这一点,才能够激励创新和资本的结合,从而刺激经济的发展。

电子商务今天的发展,的确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微商假货横行、大数据杀熟、默认搭售、刷单等的做假、欺骗行为,理应在法律上给与限制监督,这些也都在电商法第三稿有所回应。

但是更多电子商务问题的解决,应该是政府与企业一起共同想办法,确立起既有利于企业发展,又有助于社会发展的政策。如果这点不确定好,很可能拖延中国电子商务发展的良机。

3

平心而论,电商法草案第三稿绝大部分的条文都是合情理的,但是个人也觉得也有几个值得进一步的考虑。

一是关于税收的问题。中国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在一定程度上是国家提供的宽松生存空间而取得的。电子商务尽管发展了20多年,但是整体上还是一个新事物,很多规律和发展的可能性还不很明朗。其规模也远低于工业经济,结构还未成型。电子商务法作为一个新的法律领域,有其特殊性,应该保留一定的可缓冲空间,甚至应该与专业的税法划清界限。因此,现阶段重要的不是去为了征税而征税,而是再“让子弹飞一会儿”。采取更加包容的监管态度,进一步放大电子商务的社会价值。

另外,由于电子商务目前整体上竞争十分激烈,高昂的流量成本使得很多电商经营者的利润已经非常微薄。如果陡然间再次加重负担,可能会一次性“刷掉”很多中小经营者。因此,可以考虑分批次、分阶段的开展相关税收政策的落地。

图/图虫创意

二是关于平台的监管与审核成本问题。从草案第三稿看来,法律制定者的“中心”意识还是稍显浓烈,而服务意识稍有欠缺。

作为电子商务平台,固然在监管上存在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如果把监管的责任一股脑推给平台,也是有问题的。为了承担监管责任,一些平台不得不招聘上千人、甚至上万人的审核队伍。巨额的成本费用,可能会导致电子商务的游戏最后玩不下去。

实际上电子商务只是商品呈现的终端,其源头还有大量的监管需要与平台配合才有效。电子商务法从能够从平台、供应链及政府几个方面,强调各自承担一定的责任,尤其是政府应该主动承担一部分的监管和审核服务。

三是对电子商务参与主体中的个人经营业务可以考虑进一步放宽。在第三审稿中规定:“个人销售自产农副产品、家庭手工业产品,个人利用自己的技能从事依法无须取得许可的便民劳务活动和零星小额交易活动,以及依照法律、行政法规不需要进行登记的除外。”

该表述虽然在比前一稿有所放宽,但是对于那些尝试进行规模交易新进入者而言,却是设置了一道比较高的门槛。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电子商务进化过程中的重要转化主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