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9999@126.com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维权 > 校媒 > 列表
关注我们:

十九大后“首虎”鲁炜案,是哪里审核的?

原标题:十九大后“首虎”鲁炜案,是哪里审核的?

撰文| 孟亚旭

“中央纪委案件审理室严肃审核处理中央网信办原主任鲁炜严重违纪案时,就以充分的证据证实了鲁炜毫无党性原则,对党中央极端不忠诚,可谓‘四个意识’个个皆无、‘六项纪律’项项违反,属于典型的‘两面人’”。

△鲁炜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在最近的《中国纪检监察杂志》中,提到了这么一句话。

公开资料显示,中央纪委案件审理室是中央纪委的内设机构,职责包括审理中央纪委直接处理和省(部)级党组织、政府(部门)报批或备案的案件。

该室主任是被外界誉为“最年轻高院一把手”的陈国猛。

“消弭党和国家政治隐患”

也就是说,鲁炜案是中央纪委案件审理室审核处理的,不过,究竟如何审核处理的官方并没有公布。

不过,各位不妨来参考下今年3月陈国猛在中国纪检监察报上发表的一篇署名文章《推动案件审理工作走进新时代》。

陈国猛提到,案件审理是一项严肃的政治工作。把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作为首要政治任务。把对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问题的审核处理放在首要位置。在案件审理过程中——

首先要看被审查党员领导干部的“四个意识”强不强,在政治和大局上是不是向核心看齐,是不是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重点审核处理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相互交织形成利益集团、山头主义和宗派主义作祟大搞非组织活动的腐败案件,坚决清除对党不忠诚不老实、阳奉阴违的两面人、两面派,消弭党和国家政治隐患

严格审核处理政治上离心离德、思想上蜕化变质、组织上拉帮结派、行动上阳奉阴违的问题,坚决维护党的团结统一

这样的要求,在鲁炜的那份“史上最严厉措辞”中体现得也十分明显,对比来看:

审理过“赖昌星案”的陈国猛

陈国猛,1966年10月出生,福建晋江人,毕业于厦门大学法律系法学专业,曾担任过厦门市思明区法院院长,厦门市中院副院长、院长,福建省委政法委副书记等职务。

2016年1月,陈国猛履新浙江省高院院长,刷新了省高院一把手年龄的新低。彼时省级高院院长中最年轻的是时任重庆高院的院长钱锋(当时51岁),而陈国猛,当时仅49岁。

不过,陈国猛虽然年轻,但履历可一点不单薄。

他在厦门中院任院长时曾推动“涉台法庭”及“减刑、假释巡回法庭”,还审理过“赖昌星案”。

“浙江是一个大省,案件很多,去了以后才知道人均结案量全国第一,有很多敏感案件,案多人少矛盾突出,法院压力来自如何维护稳定、发挥职责、服务经济社会发展。”陈国猛此前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说,他会思考如何在司法体制改革背景下做好这些工作。

掌舵浙江高院未满2年,2017年9月,他上调中央纪委任案件审理室主任(副部长级)。

这个案件审理室也与不少大要案相关,该室负责审理中央纪委直接处理的案件,以及省(部)级党组织、政府(部门)报批或备案的案件等。

比如,十九大后“首虎”鲁炜。

当然也不仅仅是鲁炜。

鲁炜落马后,辽宁省原副省长刘强、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杰辉、陕西省原副省长冯新柱等人也相继落马,最近落马的,应该是财政部原副部长张少春。

多说一句。

陈国猛的前任是去年“空降”新疆任纪委书记的罗东川。

2017年1月,时任中央纪委案件审理室主任的罗东川告诉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正在对民政部原部长李立国、原副部长窦玉沛进行审查,一旦把事实、把情况查清楚,根据他们的违纪事实和性质,将会依照党纪处分条例作出处分。

一个月后消息传来,李立国被留党察看二年,降为副局级非领导职务;窦玉沛被党内严重警告,提前退休。

“一些地方简单认为快就是好”

陈国猛还是个锐意革新、思想开明的“改革派”。

2001年9月,时任厦门市思明区法院院长的陈国猛敲响大陆法庭第一槌。不到一年,2002年6月,《人民法院法槌使用规定》开始施行,全国法庭统一开始使用法槌。

陈国猛也因此被誉为“中国大陆法槌第一人”。

不过,到了中央纪委之后,陈国猛所在的案件审理室依旧担负了改革的任务。

去年11月15日,该室曾举办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涉及执纪审理工作专题讲座,介绍了试点地区的工作进展情况、审理工作做法及面临的主要问题。

“中央纪委案件审理室作为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成员单位,将会承担改革试点工作中的相关任务。”案件审理室有关负责人此前曾这样对媒体介绍。

今年5月10日至16日,203名案件审理干部参加了全国省级纪委监委机关案件审理业务提高班。

在这个班上,“如何严把案件质量关”是重点之一。

据中国纪检监察杂志,监察委员会成立后,审查和审理时间共同包含在留置总时间内,留置总时间较短和审查工作任务繁重的矛盾日益突出。

“在案件数量大幅增加、审查调查节奏明显加快的背景下,一些地方简单认为快就是好,导致审理时间经常受到挤占,甚至只给审理部门几天时间,严重影响案件质量。”

如何破题?

陈国猛的回答是:

“对案件事实证据、定性处理、程序手续、涉案款物等进行全面审核”“对案件质量的要求决不能有任何放松,要留足必要的审理时间,实事求是、慎之又慎地审理好每一起案件,确保案件质量。”

也就是说,要构建“铁案工程”。

资料| 新华网中国纪检监察杂志中国纪检监察报中央纪委官网等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