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9999@126.com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维权 > 折扣汇 > 列表
关注我们:

一个荒诞的判决

  一直以为法院是一个讲理的地方,但是面对我所碰到的武汉海事法院南通派出庭的关于(2016)鄂72民初560号这样的判决书,直接颠覆了我对法院的认知,难道这就是希望建立法制社会下的我国的法院吗?   在法院的一审判决书中称,“锦多公司直至2015年1月8日才向船检机构提交修理方案,瑞泰公司已不可能在约定期限内完成修理工程”,法院为何如此说?判断的标准是什么?哪个行业标准中要求船东向船检机构报备修理方案成了修理开始的前提的?船东与船厂签订修理合同,并在修理完成后船东向船厂支付修理费用,船东已经将修理项目清单交给了船厂,那船厂就应该立即根据船东的要求开始修理,但是船厂在船东多次催促的情况下,毫无理由地拖延修理,甚至干脆停工,而现在法院竟然以船东晚向船检机构报备修理方案为由,毫无根据可言的情况下为船厂找不能在约定期限内完成修理工程的借口。就算退一万步讲,真如法院所说的那样,那为何船厂在船东向船检报备修理方案之前,船东再三催促船厂开始修理的情况下,船厂从来就没有向船东提出过不能开始修理的理由呢?甚至在开庭过程中,船厂也从来没有提到过船东晚向船检机构报备修理方案而耽误修理的开工的理由,而事实是在我司向船检机构报备修理方案之前,船厂已经开始进行修理了,因此法院就此下结论显然是毫无根据地在偏袒船厂,那么我想知道法院的立场去哪里了?  在整个修理过程中,船厂从来就没有对整个修理周期60天有任何的异议,只有船东在不断地催促船厂抓紧修理,船厂只是在庭审过程中才提出由于船东大量增加了修理项目而耽误了修理周期,但是对于增加的修理项目,船厂却又提不出增加的修理项目的证据,倒是船东向法庭提出了很多减少的修理项目,而现在法院竟然将2015年1月8日到2015年12月28日整整11个多月的时间全部作为正常的修理期间,无视船东在此期间内多次向船厂提出抗议,指出船厂毫无理由地停工和拖延修理,法院以证据来说话的立场又到哪里去了?  法院将船东2015年12月17日的邮件作为敦促船厂尽快完成相关工作的一个证据,开始计算船厂违约日期,但是法院忽略了一个事实,船厂其实早就知道修理工程没有完成,理由是:2015年11月23日,船厂已经将至今仍未完成的工程计算在结算单里了,如舱盖,主机系泊试验等等,而船厂又在2015年12月10日给我司发的邮件中明确说,只有我司与船厂谈妥结算单后才能开始下一步的修理,而此时船厂开出的修理费总计为460万,后经过我司艰苦地与船厂谈判之后,船厂也只是将价格降到了430万,我司至此已经没有任何的办法与船厂谈到一个合理的价格了,而法院应该很清楚,真正的修理费经评估公司评估后的价格只有316万,而船厂在反诉时,他们反诉的修理费又降到了360万,说明他们船厂知道之前他们开给我司的修理费是奇高的,已经远远高于修理合同规定的价格了,不然船厂也不会毫无理由在反诉时将修理费自动降低了将近100万。船厂利用一部分工程故意停着不做,然后逼迫船东接受他们不合理的超高的修理费,这都已经涉嫌合同欺诈了,但是法院对此视若无睹,反而将2015年12月28日作为船厂违约开始的日期(将船厂的开始违约的日期大大地往后推迟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这样的法院是一个主持正义的地方吗?  修理合同中明确规定,修理费的支付在修理完工验收通过后,但是目前船厂仍有许多修理项目还未完工,特别是舱盖仍胡乱堆放在船厂的场地里,也就是说修理费应该支付的时间仍未到,所有人都知道,只有付出了服务之后才能收费的这一最基本的道理,但是武汉海事法院南通派出庭却不懂,反而要求我司支付全部的修理费并且判船厂对此有留置权,即使船厂仍有许多工程没有修理完成,法院这样判的依据又是什么?难道法院支持船厂不用修理就可以收取修理费吗?法院希望船厂作为一个什么角色存在于这个法制社会呢?  法院在判决中提出“因锦多公司未提交相应证据,故其要求调整违约损失的计算方法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法院难道忘了?我司早就向法院提出了对船期损失进行评估的要求,当时法院选择了一个无专业资质的评估公司来对我司的船期损失进行评估,虽然我司一开始就对这个选择提出了异议,但是法院最终没有采纳我司的意见,从而造成评估公司对船期损失的评估无法采用,后我司又再次提出了对船期损失进行评估,法院仍没有采纳我司的意见。可笑的是最终法院利用自己的失误而得出锦多公司未提交相应船期损失证据的结论,法院把自己置于什么样的位置上了呢?而且锦多公司明明也向法院提交过该轮的光租合同的,也完全可以计算得出船东真正的船期损失的,但是法院最终选择了远远低于实际损失的修理合同中的违约金来计算船期损失,我真不知道法院如此偏袒船厂是出于什么目的?  我国的民事诉讼法第四十四条第三款中明确规定,与本案当事人,诉讼代理人有其它关系,可能影响对案件公正审理的审判人员应该回避,但是在本案中,我司最近从圈内的朋友处得知,审判长汪朝清明明与瑞泰公司的老板私交很好,但是其并没有按照法律规定的那样去主动回避,而更有甚者,案情如此明确的一个案子,从法院受理到判决,法庭一审一共延续了2年多的时间,致使我司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我不明白,难道武汉海事法院南通派出庭连中国的民事诉讼法都不懂了吗?  在判决书中法院提到:“鄂天坪评鉴字(2017)第013号评估报告对“德米”轮合理修理费用作出的评估结论,依据充分,程序合法,本院予以采信,但应扣除瑞泰公司未完成的舱口盖吊装及人工项目费用8700元”,我想在此问一下,如果就按此判决书结案的话,舱口盖我司将如何处理?舱盖目前为止仍给船厂扣留于船厂的场地内,在我司与船厂打官司的前提下,我司想从船厂所控制的场所内通过我司自行将舱盖吊回船上是完全不现实的事情,我相信所有人都会明白这个道理的,而法院又没有在判决书中作出任何的舱盖处理方案,而对于我司提出的其它的应扣除的费用法院却置之不理,因此不得不让我司怀疑,法院作出如此的判决是不是故意给我司设置了一个隐形的障碍?即使我司愿意接受了这个判决,船厂能自动将舱口盖给我司吊到船上去吗?这最终将使我司因为不能将舱盖吊上船而造成进一步的损失法院这样做到底意欲何为?  事后,我司从各方得到证实,瑞泰船厂老板的夫人是南通市的高层领导,而本案的审判长与瑞泰船厂老板私交很好,武汉海事法院南通派出庭作出这样荒诞的判决难道就是因为这两个原因吗?不然谁能解释这个判决为何如此毫无原则地偏向于船厂呢?如真如此的话,请问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说给谁听的?  最后,我想要知道,连法院都这样办事不公的话,在我们中国还有谁能来为我们这些无权无势的小老百姓主持公道?  上海锦多船务有限公司  沈锦龙:13916002024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