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婚嫁 > 保险 > 列表
关注我们:

河南温县宋冯吝村黑恶势力横行乡里!受害人王小军家三十年无出路!(转载)

在全国掀起扫黑除恶与反腐相结合之际,河南温县宋冯吝村王小军,特向全社会举报一起该村一股横行乡里三十年的黑恶势力----王文保家族。王文保曾任武德镇乡教办主任、其妹曾任温县副县长、焦作市山阳区副区长、焦作市房管局局长;其家中多人在温县交通局、移民局等任干部职务。  1988年,王文保没有任何依据,倚仗其妹王玉荣是副县长的权势纠结一帮近家族势力打伤王小军的母亲,强行用砖在王小军家的门前垒起一道十四米多长的砖垛,堵住王小军家门口不能通行(附图一),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图中红色箭头为王文保堵在王小军家门前的砖蹲。红色圆圈为王小军家当年出入大门。  之后又象强盗一样在王小军家的后院宅基地上强行刨走四颗树木,无奈之下,王小军向土地部门投诉,土地部门责令王文保拆除障碍,王文保仗势抗法,拒不移除障碍;无奈王小军们起诉到温县法院,因王文保没有证据能够支持他的侵权行为,于是其妹王玉荣就利用自己是副县长的权势到法院进行猖獗活动,亲自交待办案厅长给他帮忙,导致案件长时间无结果,王小军们被迫向主管院长投诉,当主管院长找到办案厅长问情况时厅长说出了王玉荣让他帮忙的一幕,被王小军们在门外亲耳听到,之后他们在法庭内外相互勾结,为达到枉法判决的目的就共同密谋。在村里利用村支书的老婆和王文保的长子媳妇是亲姊妹的关系,村委肆无忌惮地给王文保开具伪证,法院明知伪证,却玩忽职守、徇私枉法做出了枉法判决(将共有伙路判归王文保使用,明目张胆剥夺了王小军家的出入通行权)、焦作市中院维持了一审的判决;王小军家不服,王文保就勾结温县政法部门的少数官员,打伤并对王小军父子四人栽赃陷害,他们倚仗权势动用公安机关,不问青红皂白将王小军拘留15天,对王小军的父亲罚款200元,并对王小军的两个弟弟行政警告。之后温县法院法官严西京更是知法犯法,站在现场让王文保将原有的十四米砖垛,改砌成一条长达百米的南北长墙,并在长墙两端砌垒两座门楼,将胡同据为己有,彻底堵死了王小军的出路(附图二)。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这墙代表了邪恶和罪恶的黑恶势力长墙,给王小军家的生产生活造成极大的侵害,完全打乱了王小军全家人正常的生活秩序。甚至王小军家人每天上厕所,也只能在长墙内的50公分的狭窄空间侧身而过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图为王小军的父亲当年去厕所时经过长墙,如今老人家已经去世,可怜老人直到去世,也没能盼来公平正义)!  从1992年起,王小军家一直奔波在省内三级法院以及相关的职能监督部门之间寻找维权的方法和途径,可是毫无结果。2007年起王小军家被迫进京上访维权。2008年国家人大下函交办,直至2012年此案才得以再审,推翻了过去两审法院的枉法判决。再审的结果是“原告王小军家享有在其宅院西侧伙道上的通行权,被告王文保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清除在伙道上的设置的障碍物,保障伙道畅通”。   面对再审生效的判决,王文保再次纠集其家庭恶势力对抗执行,已经构成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温县法院为了推卸过去错误的执行行为两年不予强制执行,无数次地对王小军家进行搪塞欺骗。当王小军家按照法律的规定向焦作市中院提起强制执行申请时,焦作中院却说本院就没有这种规定而不作为。2014年,中央第八巡视组到河南巡视,王小军再次向巡视组投诉,温县法院迫于压力,才在这道过去本院亲临现场支持王文保设置的九十多米长的墙上拆开一点一米的口子,执行数额仅占总数的百分之一(附图四)。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温县法院以张国军(主管执行的副院长)、刘长河(温县法院执行局局长)为首就滥用裁定终结执行,执行官王瑞峰又对王小军家实施暴力行为。无奈之下王小军家向焦作市中院提起复议,此时两审法院上下串通、欺上瞒下、沆瀣一气,焦作市中院不仅在复议裁定中有意玩文字游戏,而且包庇温县法院的错误终结执行裁定。王小军不间断向省高院提起执行申诉,两年多来一直不见任何回音;王小军多次到省高院走访诉求,每次仅仅拿到一张同样格式的告知书,让他们到中院申请,中院却对告知书视而不见,导致王小军家跑断了腿,却根本不解决实际问题。  从县市两级法院做出的错误终结执行裁定和复议裁定以来,王文保这个恶势家庭更加猖狂,王小军家的房屋已经变成了危房,急待翻修,可一堵长墙使王小军家无法施工修房;无奈之下,王小军家只好在后院重新盖房,可是温县法院支持王文保设置的这道罪恶长墙依旧严重阻碍了王小军家施工,王小军请的施工队在挖树根时,不慎将王文保设置的这道长墙的后半段带倒,王文保就利用两审法院的错误终结执行裁定书,屡次三番到王小军家的施工现场进行干扰、破坏,赶走施工队,多次对王小军家人实施侮辱、谩骂软暴力行为。王文保的长子王天理、王天胜身为地方行政官员,拿着国家的俸禄、在本应该正常上班的时间内却脱离工作岗位,跑到王小军家的施工现场参与、并指使、教唆其弟妹到王小军家的工地上干扰、破坏、寻衅滋事。致使王小军家拖延三年仍没能修盖好房屋。  而更让人寒心的是,面对被欺负的王小军家,温县公安局武德镇派出所民警薛君宝是非不分、滥用职权、超越职权对王文保设置的罪恶长墙实施物价评估,企图对王小军家进行打击迫害,并不断地对王小军家人实施恐吓、威胁;王小军家将问题反应到温县公安局相关科室,局相关领导对王小军的投诉不管不问、恶语中伤、推诿搪塞。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一堵违法违纪的罪恶长墙,严重妨碍了王小军家的正常生活,但却三十年得不到解决,王小军家奔波数十年,却求不来一个公平正义!  这堵长墙,堵的不仅仅是王小军的出入通行权,堵的还是基层百姓享受公平正义的通道!  温县政府、乡、村两级的个别官员,打着维稳、化解矛盾的旗号,面对司法腐败、面对王文保这样的恶势家庭,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充当两面人,向恶势力低头,居然以劝说王文保拆除罪恶长墙为理由,再给王文保家划出两座宅基地。而王文保家人皆为非农户籍,根本没有资格在农村批划宅基地。并且之前,王文保家在宋冯吝村倚仗权势、欺压乡邻、把持基层政府,以不可告人、不择手段的方式未经确权已经占有多处宅基地而闲置无用、杂草横生,荒无人烟。  王小军家作为一介平民百姓、三十年来遭受尽了王文保这样恶势家庭、村霸、和司法腐败的侵害。在这三十年间,王小军的父母为此失去了宝贵的生命,含恨离开了人世,在殡葬王小军母亲之时连棺木都无法抬出。王文保这个恶势家庭的非法行为已经在全村激起极大民愤。  在这起长达三十年的侵害案中,当事人想问温县的父母官!何为民生?王小军家三十年不能享受正常的出入通行,危房不能修建,算不算民生!  三十年来,王小军家不间断上访专权,并且多次将案情反应到巡视组,巡视组也转交温县政法部门,现今限期办理,为何现在问题仍原地踏步不前。  那些拿国家粮饷的政府官员,请问什么是不做为?懒作为?百姓的需求在你们眼里到底算什么???  朗朗乾坤、王小军家何时才能争取到公平正义!  仰望青天,温县的政法领导何时才能有所做为,铲除农村黑恶势力,还百姓一个公平正义/。  打赏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