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9999@126.com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小镇 > 杂谈 > 列表
关注我们:

山西临汾市长被环保部约谈一年后:不能只看眼前

    临汾市长被环保部约谈一年后:治污代价虽大,不能只看眼前

    临汾市长刘予强手机里装有5个环境监测APP。

    这位山西的正厅级官员,每天早晨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摸手机、查看临汾空气质量。他自称每天至少要看几十次空气质量指数,并且“不是看完就算了”,还要研究某个具体数值变化起伏的原因。

    促使刘予强如此重视环保的直接动力,来自一年多前的临汾二氧化硫“爆表事件”。

    2016年底及2017年1月,临汾二氧化硫浓度持续攀高,实时监测指数多次“破千”(每立方米微克值),严重超标。刘予强作为市政府主要负责人,被环保部约谈。

    “要说没压力,那是假的。”近日,刘予强接受澎湃新闻()采访,回顾一年以来心路历程。

    他表示,尽管此前已做好被问责的准备,但环保部约谈不是针对某个人,而是约谈整个临汾。作为市长,唯有面对现实,想办法解决问题。

    另据刘予强介绍,过去一年多,其工作精力一半以上都放在环保治污。随着生态立市理念在全市逐步树立,去年冬季以来,临汾空气质量比上一年同期有所好转。

    但这并不意味着当地空气环境已经走出困境。在刘予强看来,临汾治污还处在浅层次的治标阶段,想彻底摘掉“污染大户”的帽子,任务还很重,很多工作还在路上。

    爆表

    2018年3月7日下午,北京,万寿庄宾馆。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山西代表团正在召开分组会议。

    来自该团的全国人大代表、环保部环境规划院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王金南刚刚完成有关“科技治污”的阐述。

    这时一个声音响起,“王院士,我是临汾市市长刘予强,我很认同您的观点。临汾去年铁腕治污,取得阶段性成效,但越往后难度越大,环保不能用蛮力,‘治本’上要多想办法。”

    临汾市长为何如此关注环保?时间回到一个关键节点——2017年1月4日。

    那天,临汾是个阴天,空气里弥漫着呛人的煤烟味。气象播报提示,当天温度为2-7°C,部分地区有雾或重度霾。

    糟糕的空气状况已持续多日。来自临汾新闻网的消息显示,从2016年12月31日0时起,临汾启动重污染天气红色预警,对各县(市、区)重点行业工业企业、施工工地、燃煤锅炉和机动车等实施管控措施。

    而在更早的2016年12月21日,山西省环保厅对外发布消息,2016年12月19日,临汾市二氧化硫浓度严重超标,最高超出17.3倍。

    为此,山西省大气污染防治工作领导组办公室紧急向临汾市人民政府发布应对重污染天气7号调度令,要求立即采取有效措施降低空气中二氧化硫浓度。

    半个月过去,临汾空气质量不仅没有好转,还有愈演愈烈之势。

    2017年1月3日,新年第一个工作日,刘予强主持召开市政府常务会议,研究的第一个议题就是环保。

    会议提到,由于产业结构偏重,环保执法监管不到位等因素影响,临汾环境形势十分严峻。特别是进入冬季采暖期以来,受不利气象因素影响,全市空气环境质量跟往年相比有所恶化,重污染天气比较严重。

    仅仅一天后,2017年1月4日,临汾PM2.5和PM10双双爆表,二氧化硫浓度更是达到惊人的1152微克/立方米,远远超出国家标准(60微克/每立方米)。

    这天晚上将近11点,刘予强通过手机微信收到一篇有关临汾二氧化硫浓度超标的文章。他出门看了看,感觉外面雾蒙蒙的,回家取了副口罩,紧急赶往市政府。

    那是刘予强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因为空气质量戴口罩。

    据他回忆,当晚赶到市政府后,临时召集市经信委、环保、气象、卫生在内多个部门主要负责人研究治污对策。这个会,开到了第二天凌晨。

    然而互联网时代,治污速度远远比不上信息传播速度。2017年1月5日,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博士后李汀通过个人微博发表文章《昨天,临汾的空气怎么了》,将临汾二氧化硫浓度超标拉入公众视野。

    文章指出,2017年1月5日凌晨,临汾二氧化硫实时浓度达到1303微克/立方米。连续30天,当地二氧化硫平均浓度为814微克/立方米。两项数值均远远超过世界卫生组织制定的有关标准和我国环境空气标准。

    原因

    临汾空气怎么了?这曾经也是刘予强迫切想知道的答案。

    2017年1月,临汾二氧化硫浓度超标之际,这位山西本土官员担任市长只有半年多。

    其履历显示,刘予强早年曾在与临汾相邻的晋城任职,之后又担任过山西省监察厅副厅长、党组成员,忻州市委常委、纪委书记和临汾市委常委、纪委书记。

    “对于临汾基本情况,还有环保工作的重要性,我是有一定认识和理解的。”2018年3月,刘予强告诉澎湃新闻,他从2016年5月开始担任临汾代市长,上任不久,就接到山西省环保厅有关人士的提醒,要特别注意临汾的环保。

    另据山西省环保厅发布的有关数据,2016年6月,临汾环境空气质量综合指数位居全省11地市倒数第一。2016年入冬以后,该市环境空气质量综合指数再度成为全省倒数第一。这些严峻现实,让刘予强更加不能、也不敢对环保工作有丝毫懈怠。

    连续数日喧嚣之后,2017年1月9日,临汾市环保局负责人张文清就二氧化硫超标给出三点主要原因。

    张文清将问题主因归咎于燃煤,并指出居民燃用散煤占到了市区燃煤二氧化硫总排量的70%以上。此外,工业燃煤排放和不利于污染物扩散的地理地貌,也是临汾市区二氧化硫高居不下的原因所在。

    这以一解释并未得到外界广泛认可。2017年1月12日晚,环保部和山西省政府联合派出的专家组抵达临汾,再一次为当地环境把脉问诊。

    根据连日分析,2017年1月15日,山西省环保厅对外通报临汾二氧化硫超标五大原因。除此前提及的散煤燃烧和工业排放,供暖锅炉滞后、东城集中供热脱硫装置形同虚设等内容也被列入。

    时隔一年,刘予强回过头再去分析,依然认为劣质散煤燃烧是临汾二氧化硫超标的重要原因之一。

    他拿出手机,向澎湃新闻展示了一张当地居民燃烧劣质散煤、产生滚滚浓烟的照片,“你看冒出来的烟,还只是一户人家。”

    刘予强解释,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临汾老百姓在没有集中供暖的情况下,多使用高硫煤取暖、烧饭,这种煤未经处理,主要用于炼焦,释放的二氧化硫非常高。

    此外,刘予强还表示,临汾单一的产业结构也给地方带来巨大环境压力,全市工业经济大约九成为煤焦冶电等传统产业,企业转型升级,与环保治污息息相关。

    二氧化硫超标事件,也给临汾官方带来巨大压力。

    2017年1月10日,该市分管环保的副市长闫建国就持续出现的重污染天气问题向市民道歉,并表示诚恳接受媒体和社会各界的关切和批评。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