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影音 > 最南京 > 列表
关注我们:

请求黄埔区教育局搭建平台解决广州开发区第二

2017年11月14日上学期间叶睿诚身故,后经广州开发区第二小学五(3)班的家长和学生陈述,事情的起因是因叶睿诚期中考试语文考得比较好,受到班主任余老师的私下表扬。引起班上殴骐维、马睿良、罗浩天、叶方凯、何承骏、陈逸轩六名同学心生嫉妒,抓住他的小尾巴不放(2017年11月11日在711便利店拿了一包薯片未付钱),造谣生事,反复嘲笑、威胁、恐吓(会坐牢,会死,种种死,且班上其他同学跟着起哄),给孩子以沉重的心理压力,从上午十点到下午三点多,历经5个多小时的语言暴力——最终造成了人间悲剧。  语言暴力(百度解释),顾名思义就是使用谩骂、诋毁、蔑视、嘲笑等侮辱歧视性的语言,侵犯和损害他人的精神和心理,属精神伤害的范畴。很多情况下,语言暴力源自不平等的相互关系,受害者通常缺乏自卫的力量,未成年人遭受的语言暴力就属于这一类。身上受过的伤过一段就忘了,心里受的伤却是没那么容易愈合,所以说语言暴力比身体暴力更加具有杀伤力。孩子没有甄别事物真假的能力,你说什么他信什么。不相干的人可以不在乎,能用语言来伤害他的人,却恰恰是他在乎的人——相亲相爱的同学,这正是语言强大的杀伤力-语言暴力。  我们家本是一个幸福快乐的四口之家,儿子的去世带给这个家致命性的打击和一辈子的心灵创伤。爸爸失去了对生活的希望,生活变得没有目标和动力,已经四个多月没有去上班,,整天把自己关在家里,沉默寡言,易怒且不与人交流,严重抑郁。都说孩子是妈妈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失去孩子等于要了妈妈的命,妈妈每天半夜惊醒,心一阵阵的绞痛,遇到熟悉的场景眼泪止不住的流。孩子去世四个多月,妈妈就流了四个多月的眼泪,导致双眼畏光,右眼看人看物都是模糊不清。妹妹因为失去哥哥变得敏感、爱哭、没有安全感。妹妹还在二小读书,因为转学成本实在是昂贵,抛开生活成本不说,仅租房成本就要30多万。我们家没有爷爷奶奶,两个孩子是妈妈一把屎一把尿养育长大,为了孩子妈妈放弃了自己,放弃了工作,好不容易孩子大了,妈妈可以出去工作,家庭却遭此变故。  事发后,六个家长有的搬家,有的将自己开的公司关门,有的换工作,有的见到我就报警,激起了我的愤怒。他们的孩子给我的家庭带来的是一辈子的伤害,家长们却不敢出来面对,一味的逃避、掩盖,难道内心不会受到良心的谴责吗?  虽然我们跟广州开发区第二小学和黄埔区教育局签订了协议,但仍存在一些后续的问题。协议中明确指出可以遵循法律途径追究相关学生和家长的责任,这说明教育局和学校在处理此事的过程中明确地知悉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和来龙去脉,也充分地认识到这六名学生的语言暴力是导致悲剧发生的直接原因。根据《民法总则》、《侵权责任法》等相关法律的规定,这六名学生的行为构成侵权,作为限制责任能力人,其家长(法定监护人)应对其侵权行为承担赔偿责任。案发后,上述家长相互串通,形成攻守同盟,以沉默、抵赖、逃避等方式回应我们的要求,甚至有家长还威胁我们:如果继续找他们讨要说法,就掐死我女儿。学校基于逃避自身责任和包庇侵权者的考虑,对此事一直讳莫如深甚至积极掩盖,并且给其他家长施加压力,不让他们出面作证。以致在我们向其他家长调查取证的过程中,遭遇重重阻力,此前对我们深表同情的家长现在都是欲言又止,担心来自学校和侵权者的报复。我们也试图和法律援助律师去辖区派出所调取案发后对上述六名学生的询问笔录,但遭到派出所的无理拒绝。如此雪上加霜,令我们深感绝望和愤怒。维权之路上,我们为何走得如此艰辛?!侵权者、学校、家长、派出所,每个人都摆出一副冷冰冰的面孔,无非就是觉得我们拿不出直接证据,所以有恃无恐。  我们的诉求其实也很简单,就是让这六名学生承担因恶意侵权而产生的法律责任,给他们一个教训:人是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的。同时也给其他学生一个明确的警示,避免类似的校园欺凌事件和语言暴力再次发生,让每一位学生都能在天朗气清的校园里健康成长。倘若罪恶得不到惩罚,侵权者可以逃避责任,则令逝者何以长眠?令生者何以安心?  现将我们的诉求表达如下:  此事发生在广州开发区第二小学校园内,而且是在上课时间,在这里请求黄埔区教育局牵头搭建平台,和平解决此事,给逝者一个交代,也给生者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我们要求这六个学生的家长共同赔偿我们因转学而产生的租房费用、养育孩子的物质成本以及精神损失合计人民币65万元整。此外,还要求这六名学生当面道歉,承认自己的错误,给九泉之下的孩子一个迟来的忏悔和歉疚。  

请求黄埔区教育局搭建平台解决广州开发区第二小学学生语言暴力事件

  

请求黄埔区教育局搭建平台解决广州开发区第二小学学生语言暴力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