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9999@126.com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影音 > 汇泉贷 > 列表
关注我们:

河南巩义瑞元机械制造有限公司骗取客户血汗钱谁来管?

河南巩义:瑞元机械制造有限公司骗取客户血汗钱谁诚信一直被中国人认为是一种美德而践行于工作与生活之中,经营企业自然也离不开诚信。然而,最近山西的张先生在巩义购买机械设备的事件,将张先生对企业诚信的认知瞬间击得粉碎。

巩义隶属于河南省,位于嵩山北麓,西距古都洛阳市76公里,东距郑州82公里。巩义为"郑州-巩义-洛阳工业走廊"核心城市之一。巩义的机械制造行业在国内也非常有名。

33万元血汗钱被骗,损失近50万反遭恶意起诉

张先生扩大经营范围,需要购置一台煤泥烘干机,通过网络搜索,看到了郑州市瑞元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的网站,按照网站上面留的联系电话咨询了煤泥烘干机的相关问题,电话中,接电话的人自称姓宋,是公司的销售经理,后来知道宋经理全名为宋继军,郑州市瑞元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的法人就是宋继军的老婆,宋继军说,该公司就是我的。

在和宋继军咨询完相关问题后的第二天,宋继军给我打电话联系,说是出差路过我家,顺便到我家进行场地查看,并对机械性能等问题进一步给我进行了介绍解答。宋继军从我家走后每天都电话联系我询问相关情况,经常给我发一些产品的图片,并一再给我保证,他的设备性能好,生产能力有保障,正常每小时能烘干煤泥60吨,宋继军说你买我的这个煤泥烘干机算是捡到便宜了,原来我每台少90万不卖的,你买的这台是给陕西神木一个企业定做的,他当时定做了两台,第一台拉走后这一台不要了,这一台当时付了20万的定金,后来他这20万的定金也不要了,要不是我这台机器设备吃了他20万的定金算是赚的,另外我现在急着给工人发工资,急着用钱,我手里没钱没办法做事,不然我是不会卖给你。在宋继军的要求下,我和宋继军在2016年元月22日签订了买卖协议,签订合同时,我看合同上的约定和宋继军对我的口头约定不一致,就提出了质疑,宋继军解释说,你放心好了,这合同就是走一个形式,厂子都是我的,不要紧。实际还按我们说的做就好了,我又不会骗你。合同签订后你支付11万元的定金(即合同总价款的20%)。第二笔货款等货物送到你家卸车后你再付40%即22万元,余下的等设备调试好后再付给我22万元。

(图为宋继军)

设备搞不好不问你要尾款,之后我们就签订了合同。我向宋继军支付了定金11万元。在这期间我去了宋继军所在的瑞元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实地查看宋继军实际生产能力和技术实力,看后发现宋继军工厂的场地里摆放的生产设备有的已陈旧生锈。但宋继军说,不影响产品质量。

2016年2月1日宋继军联系我说:“年底了我欠工人点工资,工人不好好干活装车,你把钱给我打过来,你不放心的话,你自己找车过来拉,运费我出。”当时我就说:“不是说好了,货拉到我家才付第二笔款吗?”宋继军强调说:“年底了欠工人工资,工人不好好干活,你把钱打给我了,我给他们发一部分,工人就不闹事而好好干活了。”宋继军向我再三保证没事。当时我急着搞生产,我想应该没事,宋继军不可能骗我吧,就这样我于2016年2月2日带着车辆去巩义拉货,到当天夜里10点左右装了一部分设备之后,宋继军以要出差为借口,要求我打款,我说车装完后出了你们厂我再打。但宋继军说,我得先走,我先打个收条,你打完款了厂里的人把收条给你。之后,宋继军便离开厂子。我把款打给宋继军后,车子刚离开厂子大门,厂里的人就出来了,其中带头的这个人是当天中午就到宋继军厂子里的,说是宋继军的朋友,我们几人聊了一下午,包括我给宋继军说,设备装完拉走后付款的事情。他带头把我的车拦下后又说他是公安局副局长的儿子,是厂里的股东,宋继军说的不算,说我把所有机械设备的全款即55万元给齐后才可以走,就在这时我拨打宋继军电话,宋继军称不了解情况,不予理会我,再拨打他的电话就接不通了。万般无奈,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选择了报警,当地派出所到现场后,说是经济纠纷不予处理。就这样事情一直拖到现在,我拉货时六辆货车被扣了15天,把货卸到宋继军厂里后才放行,我支付租车费用70000多元。另外,宋继军派人去我那里按照他提供的设备打安放设备的地基,另外支付费用77000元,总共支付140000余元。

期间我找人来给宋继军协商取货的事,宋继军说货可以取走,但价格要翻倍到110万元。就这样,宋继军收了我的货款赖着不给我货物。2017年4月9日我却莫名的接到了巩义市人民法院邮寄的传票和起诉状,宋继军以我不接收设备、不按合约履行合同为由,把我起诉到了巩义市人民法院,并要求我继续支付余下货款并赔偿16万元的违约金。

投诉遭遇“踢皮球”,监管部门是打击治理还是变相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