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维权 > 列表
关注我们:

太子龙拖欠百余家供货商货款

曾为全国服装行业百强企业之一的服装品牌 “太子龙”如今因欠钱不还摊上了官司。北京商报记者近期陆续接到多家企业投诉,称公司已被太子龙拖欠巨额货款达一年之久。近几年,太子龙已陆续抛弃服装类主营业务,把经营重心转向商业地产以及动漫等文化创意产业等副业。不过,据上述企业透露,由于持续亏损和经营不善,太子龙的服装主业和商业地产、文创副业连年处于亏损状态。拖欠百余家供货商货款服装行业近几年进入寒冬,企业净利下滑、资金链紧张成为“新常态”,更有甚者以破产告别市场。广州某供货商负责人近日向北京商报记者投诉,称浙江太子龙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从去年初开始拖欠该供货商货款20余万元,至今仍有十几万元未清偿。据上述负责人介绍,目前还有不少企业被拖欠货款,其中金额较大的一家被拖欠了上千万元,另有企业被拖欠长达三年之久。北京商报记者随后联系到为太子龙提供面料的供货商负责人,据介绍,太子龙拖欠该公司货款达600余万元,太子龙近两年来一直以“资金周转不开”为由拖延还款时间。据上述两家企业负责人透露,“前几年太子龙老板把钱投资去做商业地产,投入十几亿元,弄了个像万达那样的商业体,位置不好,也卖不出去,现在把老本行拖得要死了,欠了很多厂家的钱。”在浙江太子龙服饰股份有限公司总裁蔡冬冬认证的微博内,威顿纺织负责人留言表示,太子龙长期拖欠货款,并表示资金链紧张是由于太子龙抽调资金开发房地产逸乐城项目导致。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近几年,太子龙一直声称正在进行贷款,并将偿还货款,但到目前为止,太子龙清偿的债务仅是杯水车薪。浙江太子龙服饰股份有限公司副总随后致电北京商报记者并表示,拖欠货款确实存在,当地政府也知晓此事。“太子龙服饰由于担保出现问题,导致企业资金链紧张。”该副总表示,太子龙服装业务经营较困难,正在与供货商沟通,并通过分期付款等多种方式积极解决。同时该副总透露,部分试图通过当地媒体和省级电视台进行曝光的供货商均遭到当地政府的阻止。上述副总透露,目前企业共拖欠100多个供应商货款,每家供货商被拖欠的金额为千余元至数千万元不等。北京商报记者粗略统计,太子龙拖欠货款已过亿元。目前太子龙已有部分存款被法院冻结。对此,律师表示,企业可向法院起诉,如果对方有财产可同时申请财产保全。动漫、地产遭遇巨亏事实上,从2005年起,太子龙就已不务服装正业开始制作动漫剧,并试图通过打造原创大IP龙太子打造像迪士尼一样的多产业集合体。北京商报记者查阅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浙江太子龙服饰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注册资本1.5亿元,法人和董事长均为王培火。此外,王培火还担任太子龙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浙江逸乐城置业有限公司、浙江龙迪士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近30家企业法人和董事长等职务,涉及行业包括服装、批发、房地产、文化传媒、零售和纺织业等。2005年,太子龙控股集团成立了文化传播公司,开始进军文化产业。从2008年起,太子龙投入巨资拍摄156集大型少儿动漫剧《龙脉传奇·中国古代科学家的故事》,之后又陆续拍摄了《龙太子》、《龙太子之小鬼当家》、《龙太子之银河大冒险》等系列动画片。据不完全统计,太子龙在动漫剧中的投入达近3亿元。据太子龙控股集团总裁助理马国军介绍,占地3500亩、总投资几十亿元(太子龙控股占30%股份)的文化动漫影视基地太子龙梦想城项目已于2011年在诸暨市开工建设,有望几年后投入运营。不过,太子龙梦想城建设至今仍未见开业消息,恐半路夭折。事实上,近十年间,在当地政府和相关政策的号召和推动下,浙江不少企业涉猎“看上去很美”的动漫行业,太子龙仅是其一。不过,有业内人士算了一笔账。一部动画片每分钟成本在1万-2万元,而卖给电视台很可能仅1000-2000元/分钟,播制价格倒挂,当地政府推出补贴政策后,电视台的议价能力更强,收购动画的价格也就更低,动漫行业产业链可谓长期未形成。太子龙服饰副总也表示,做动漫无法盈利。“做动漫投资巨大,即使有当地政府的补贴,即便动漫在央视等众多电视台播出,制作、播出几百集动画后,太子龙依旧亏本。”随后,太子龙控股集团瞄准系列动画“龙太子”的形象,打算从游乐项目和童装的角度带动主业发展。2013年集团打造了逸乐城文化广场商贸游乐项目,总建筑面积超18万平方米,集“逸乐城·奥特莱斯”、“龙太子·欢乐谷”、“逸乐城电子商务楼”三个主题核心板块。去年5月底,太子龙利用“龙太子”大IP投资10亿元建设占地百亩的旅游休闲综合体“龙太子·欢乐谷”在诸暨国际商贸城·逸乐城文化广场如期开园。不过截至目前,该项目在点评网站的评论仅有2条。据供货商透露,太子龙相关负责人表示,该项目开业后效益不好,导致企业资金链紧张。太子龙服饰副总表示,龙太子·欢乐谷坐落在诸暨,诸暨作为县级城市,客流量、旅游资源和吸客能力并不理想。“当时在投资龙太子·欢乐谷时感觉是好的,但现在确实不行,主业也受到了拖累。”2015年8月,开元酒店集团与太子龙集团宣布跨界战略合作,将打通连锁店、酒店、旅游等产业共享板块。主业亏损 断臂保命太子龙主业经营不善2014年起就已初见端倪。彼时,太子龙与品牌加盟商韩万强因特许经营权而起的官司闹得沸沸扬扬,随后,韩万强举报太子龙涉嫌偷逃税。韩万强出示的举报信显示,太子龙在与加盟商合作过程中违背法律、违反财务管理制度,加盟商货款汇入公司指定的私人账户。韩万强曾透露,2012年7月,太子龙公司拓展部人员通过第三方找到他,并称“太子龙公司在全国有近万家专卖店,且每家生意都非常好,尤其是安徽区专卖店每年的销售达百万元,而且现在公司正积极筹备上市,有很多优惠政策”,欲拉他加盟。双方初步商定,韩万强提供房子,太子龙公司负责装修、货品、管理;营业额40%归个人,店内的经费由韩万强承担。确立基本合作方案后,韩万强便在安徽寿县南大街租了四间门面房。2012年8月5日,双方签订了《太子龙特许经营合同》,合同期限为三年。韩万强随后于2012年9月开始经营太子龙服装店。不过,在经营了一段时间后,韩万强向太子龙公司人员发送手机短信息,主要内容为“本店自开业以来经营惨淡,严重亏损,无能力支付房租,致使无法经营下去,再加公司从未予以账目结算过。本人宣布即日起关闭经营”。韩万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太子龙未按《特许加盟管理办法》向他告知有关公司的特许加盟信息,且存在向其吹嘘专卖店数量与经营额的情形,后来他才知晓安徽区域大部分太子龙店都经营惨淡。而曾经拥有“近万家”专卖店的太子龙如今经营情况如何?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2015年7月起,太子龙开始尝试社交分销体系,在品牌已上线的“云商”平台上,太子龙招募消费者成为“事业合作伙伴”,即微商分销员。根据太子龙的官方描述,只要消费者在云商平台下单,购买一件衣服,就有资格成为太子龙的事业合作伙伴。消费者可以在社交渠道分享太子龙产品,成交之后,订单由太子龙官方平台统一接收、发货,分销商无需囤货,可直接获得销售提成(约32%左右)。太子龙方面称,该项目上线15天内吸引了上万人加入,并成为品牌合伙人。有消息称,太子龙“云商”平台近期正在与微盟等微信第三方服务商接触,或为微商系统的搭建做铺垫。从太子龙目前公布的微商体系来看,品牌分销商被分为三个层级:龙族馆、子族馆、太族馆。太子龙服饰副总表示,在目前的形势下,赚钱很难。上述负责人表示,太子龙经营最好的阶段共有门店1000多家,目前仍在经营的仅剩近200家门店,北京门店全部关闭。他表示,闭店是为开源节流,太子龙除关闭全国范围内亏损的连锁经营门店外,还将进行企业裁员,缩小规模;同时,企业也在积极与供应商进行沟通,计划从今年起两年内把债务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