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9999@126.com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小镇 > 昌南 > 列表
关注我们:

延安市宝塔区法院执行局局长陈文才——

延安市宝塔区法院执行局局长陈文才——

以公谋私大肆索贿 遭多人实名举报

法官,本应是“公平正义”的维护者,是社会运行规则的“裁判”,守望法律的公平和正义,予乱法者以惩戒,给弱势者以力量,其肩负责任神圣而不可或缺。然而,延安市宝塔区执行局局长陈文才却依仗职权,玩弄法律于股掌之中,大肆为自己敛财,暗示数名申请执行人为自己送财送物,在其不当要求无法满足或者遭拒之后,故意设障拖延办案,现多名受害者实名举报其违纪违法行为,要求纪检部门介入,查处其违纪违法行为,还受害者以公道。

举报人1:高随保,身份证号:61260119531102063X。我于2009年12月31日,经人介绍向白建兴(系包工头白军军之父)以民间贷款的形式借款人民币100万元,月息2分利(年息24%,在法律保护范围内),有白建兴出具借条为证,2012年9月15日白建兴因病去世,得知这个情况后我多次向白建兴的法定继承人——其妻惠梅梅和其子白军军讨要,均无果。无奈之下,我于2014年11月27日,向延安市宝塔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惠梅梅和其子白军军、其女儿白洁、白佳佳,立即偿还其父所欠我的所有借款本金和利息,2016年7月26日,宝塔区人民法院作出(2016)陕0602民初1722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由被告惠梅梅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一次性清偿我借款100万元及利息;被告白军军、白洁、白佳佳在其继承白建兴遗产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如果未按指定期间偿还,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告不服一审判决后上诉至延安市中院,中院于2016年12月23日,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至此,该案似乎尘埃落定。然而,被告并未主动履行债务清偿,判决结果成了一纸空文。我只好申请法院对其采取强制执行程序,我方律师多次向宝塔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并提供了许多有效的遗产继承债权债务的相关线索和必要证据,但区法院办案人员要落实取证时,由于主管执行局长陈文才的阻挠,一直不予落实取证。我方律师申请法院根据法律程序对遗产继承人采取账号冻结、拉入黑名单等有效强制手段,陈文才至今不予批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陈文才作为法院公职人员,公然替被告出头,今年5月份,在执行局办公室向我提出要求和被告私了的请求,说是只要我放弃利息只要本金就可以了,被我断然拒绝。我认为,其行为有替被告说情徇私枉法的动机,有拿了被告财物的可能,现请求纪检部门对陈文才在执行我的案件上所作所为进行严肃调查处理,毕竟,多方证据表明被告完全有能力对我的债务进行清偿,如此卖力的为被执行人进行偏袒,不能不令人生疑。

上班时间大门紧锁

举报人2:张银行,身份证号:612627195808200019。我于2007年向白建兴民间借款1050万,至2012年9月15日白建兴去世,其尚欠我245万元本金(诉讼中我放弃了利息),宝塔区法院2013年6月判我胜诉,要求被告惠梅梅、白军军清偿我的245万本金,但一直到了2014年7月,在我通过努力绕过执行局局长陈文才后,法院才为我执行回此笔款项。

我之所以举报陈文才,是因为陈多次向我索要财物,使我认为只要他得了好处,我的借款会很快执行到位。然而,事实却是,陈文才在索要了我的好处费后,并没有采取限制对方人身自由、冻结对方财产和拉入黑名单等有效措施,致使我虽赢了官司,却迟迟拿不到本金,造成我资金周转不力,陷入财务困境。现将其向我索贿的过程叙述如下:

2013年法院判决生效之后,我总共根据陈文才的要求,向其总共送过6万多元钱。第一次是在宝塔区法院对面的黄河畔餐厅给了陈文才2万元,当时还有法院的另外一位工作人员在现场,第二次在长青路速8酒店,陈文才当时借给领导买羽毛球馆门票的名义又向我要了2万元。还有一次在其办公室里,他称办案需要加油,我又给了他1万元。此外,每逢过节,他都打电话让我意思意思,每次都给其一两千元,合计有1万多元。以上事实千真万确,如有必要,我可以与其本人当面对质。

为父大操大办丧事

举报人3:杨金梅,身份证号:610623197708051325。我是姬秀英的女儿,我叫杨金梅,我母于2008年借款给白建兴220万元,由于2012年9月15日其去世,在讨要无果后,我母只好于2014年将白建兴法定继承人惠梅梅、白军军诉诸法庭,在我方声明放弃利息后,宝塔区法院判决惠梅梅、白军军向我们偿还本金。

该案在进入执行阶段后,为了尽快拿到本金,我应陈文才的要求,曾向其送过一套价值8800元的减肥药,2014年7月1日,法院冻结了被告方白军军的账户,按道理,在债务人账户被冻结的一周时间内,法院就应该按照判决将款项达到我方账户上,但陈文才一直压着不给批字,并找人向我提出索贿20万元的要求,我很是气愤,当时我正在坐月子,无奈之下,我于2014年7月7日到10日,带着未满月的孩子去了陈文才办公室好几次,答应在执行到位后再感谢他,无奈之下,我又找到宝塔区法院院长让尽快给我执行,即便这样,这笔钱还是被陈文才压到7月29日才转给我们。事后,由于实在气不过,我没有感谢他,但陈文才却因此记恨上了我,甚至找到家人大骂了一通。

举报人4:艾军,身份证号:610623195803120414。我有个案子2014年2月起诉到宝塔法院的,2015年1月宝塔法院判决我胜诉,被告不服上诉延安中院,6月延安市中院终审维持原判。但是,蹊跷的是在宝塔法院执行的同一个月被告转移了资产,按法律规定在法院判决后要冻结保全财产,宝塔法院执行局以资产转移没有办法为由不执行。我曾多次找陈文才都没有解决,去年,没有办法我给陈文才在他家小区楼下送了20000元现金,让给我执行案子,结果今年四月份,陈文才给我退了15000元,至今没有执行回来一分钱。

在此我们希望,相关纪检部门人员能在接到举报后好好调查此事,不要让陈文才这样的法官败坏了神圣的法律,败坏了法院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形象,国家给了你们执法权力,也给了你们执法经费,你陈文才却拿来作为自己敛财的手段,这样的害群之马不除,胜诉人的权益怎么保障?法律的公正何在?

据了解,陈文才身为宝塔法院执行局领导,利用领导身份索要办事人员的钱物在延安都是公开的秘密,少则几万元多则几十万,而且吃了原告吃被告。目前,除过实名举报的人员外,还有更多的受害者可以站出来,一起质证陈文才。

陈文才除以上违纪事实外,我们还举报其为父大操大办丧事一事。2017年7月6日,本是正常的工作日(星期三),宝塔区法院除了一两间办公室有工作人员,其余办公室均大门紧锁,原来,法院的很多人都去了陈文才的老家行门户(即参加陈文才老父亲的丧事)了,地点在子长县杨家园则镇杨一村,在该村,我们暗中拍了照片可以作证。当时,在村里的巷道内,满满当当,停放了很多辆前去吊唁的车辆,甚至,有法院法警穿着便衣在现场维持秩序,至于陈文才报备过此事没有?是否如实报备?收了多少礼金,希望纪检部门能够按照国家八项规定要求,如实调查,大刹此类歪风邪气。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