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关注我们:

你是我的眼!失明小伙领回宁波第一条持证导盲犬

自动播放开关 自动播放

宁波第一条持证导盲犬杜克

正在加载...

< >

    “杜克,怎么了?为什么不走呀?”21日上午,宁波宁海长街镇的环河新街上,身着红色工作服的导盲犬杜克突然停下脚步。王丙兵诧异片刻后,立马反应过来,他的左手紧紧牵着杜克背上的导盲鞍,右手在空中挥舞了一下,身体微微向前探了探。果然,一辆电瓶车横在跟前“好孩子,我们走吧!”说罢,他侧身绕开。

    这一幕,有人侧目,有人习以为常。自打3月1日,王丙兵把杜克从大连导盲犬培训基地回来后,但凡不是雨天,他都会跟这个伙伴上街,一来让它熟悉环境,二来是彼此磨合。镇上来了一只导盲犬,这新鲜事一传十十传百,大伙儿都知道,也都表示友好。

    杜克是一条拉布拉多犬,今年两岁多。王丙兵说,杜克是他的眼睛,将会带他去很多地方,自从有了它,世界好像变大了。据记者了解到,杜克来自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是宁波第一条有工作证的导盲犬。

    12岁时摔倒头部着地

    造成双目失明

    21日一早,在宁海长街镇环河新街上的一家盲人推拿馆,记者见到了王丙兵。27岁的他一米八的高个,身形很壮,若不是他右眼球因病变已泛白,记者倒是没看出他与平常人有啥不同。

    “右眼球是两年前开始变白的,在此之前,我不带盲杖出门的话,撞到人会被骂。我解释眼睛看不到,人家还不信呢。”他告诉记者,左眼球变白也是早晚的事情。

    王丙兵的眼睛并非天生有问题。他从小好动,爱玩,12岁那年跟小伙伴打篮球,摔了一跤,头部着地,把视神经摔坏了。接下来的半年,父母带着他到上海、北京寻名医,也试过各种偏方,可在所有能想到的办法都用了之后,眼前却依然一片漆黑。

    12岁失明了,这对王丙兵来说,无疑是一场灾难。未来,看不到这个世界,还能干什么?这时,有人给了王丙兵两个提议,要么去算命,要么学推拿。

    算命?好像不太靠谱,重新振作的他放弃学业,决定去广州学盲人推拿。“爸妈都在工地干活,我胆子也大,联系好那边的人,自己一个人从宁海出发,坐火车去广州。坐车、取票、提行李等等,我都请别人帮忙,就这样,一路也安全到达了。”王丙兵笑说,他还蛮佩服当时年纪小小的自己,什么都看不见,怎么就敢独自出门。

    在广州待了六年,学成归来的他在老家开了一家盲人推拿馆,因为手艺不错,渐渐积累起一批老客户。生活稳定下来的他,2011年结了婚,如今女儿已经上幼儿园。

    有家庭有事业的王丙兵很幸福,但他唯一遗憾的是,因为自己的眼睛,无法好好地走出去。他想去西安,去南京,去更多的城市,看不见没关系,他说,可以感受。

    起初并不信任导盲犬的引导

    每一步都迈得忐忑

    2006年,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成立,作为公益机构,基地培训出的导盲犬全部免费交付视障人士使用。一次偶然的机会,王丙兵通过广播得知了这个消息。他很雀跃,他想申领导盲犬的想法从此生根发芽,可考虑到当时还在租房,自己的居住空间尚小,再无地方腾出供给一条大型犬只。

    2014年,攒到一定积蓄后,王丙兵买了一套房子,也是在这一年,他提出向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申领导盲犬的意愿。不过,在填写申领表格后,他一等就是四年多。“需要导盲犬的人多,但培训基地就一个,只能等。”

    2018年1月,基地来电告知他将能领到一只导盲犬时,王丙兵说,他当时兴奋得一晚没睡好。“在领回来前,要先到基地跟导盲犬进行六周的感情培养和培训。这一次,我也是一个人过去的。”他跟记者描述了自己的出行方式,家门口叫顺风车到宁波地铁站,再到栎社机场,飞机降落后,叫出租车到基地。这一路,请过路人帮忙或找志愿者。

    “导盲犬一岁前是在寄养家庭生活,我的这只叫杜克。坦白说,最开始在基地,辅导员让我抓住它背上的导盲鞍,跟它走的时候,我是硬着头皮迈步子,心里慌啊,我根本不相信它,就怕自己摔倒。”王丙兵坦言,两周后他彻底相信了杜克,因为有一次在基地附近训练完毕后,辅导员描述说刚才走过的路的上方就是几根斜拉的电线,为了不让他碰到,杜克带他紧紧挨着一侧电线杆走。

    路遇障碍物

    导盲犬每次都会停下脚步提醒他

    在结束六周的训练后,3月1日晚上,杜克跟着王丙兵回到了宁海长街镇。

    为了让杜克适应新环境,只要天气好,他就带着出门转转。可换了一个地方的杜克有些紧张,偶尔不在工作状态,第一次出门,它拉着王丙兵到水果店门口。“可能是我给他吃过苹果的原因吧。”

    回家前,王丙兵给杜克细心地擦脚

    “按照基地的规定,回到当地后有三个月的磨合期,磨合期里有问题,可以重新换一条导盲犬。不过,经过这些天的相处,我们已经能走几条线路了,杜克很乖,能听我的指令,路上遇到障碍物都会提醒我。”说着,坐在沙发上的王丙兵俯下身摸了摸趴在一边的杜克。

    他说,杜克在大连基地时就很懂得照顾他。那会儿上路训练,路上雪很厚,没到了小腿肚,人行道和车道已经分不清楚。当时汽车开过,留下一道道轮胎印,杜克就引导他走在这里,它踩在厚厚的雪堆上。

    似乎能看到记者脸上的质疑,王丙兵起身拿来杜克的工作服和导盲鞍。“杜克!过来,我们要工作了!”听到指令,杜克立马起身,摇摇尾巴走到他跟前。一一穿戴完毕后,王丙兵做出“卧”、“趴”等几个服从指令,跟它走出店门。

    店外就是环河新街,是小镇相对繁华的一条街,人行道前一排的店铺,偶有杂物堆放在前。杜克引导王丙兵在人行道上行走,记者看到,只要有台阶、杂物等障碍物挡在跟前,它就会马上停下脚步,提醒王丙兵留意。

    走了没一会儿,前方遇到两个障碍物,左边一处花坛,右边一辆电瓶车,中间的空挡能走一个人。

    杜克走近,停下不动,王丙兵用脚试探,碰到花坛,于是拉着它往右边走。可由于电瓶车挡着,杜克还是一动不动,他有些纳闷,身体前倾,碰到了电瓶车把手。“杜克,好孩子!”排除障碍物后,王丙兵欣喜地摸了摸它。

    “你看,根本不用担心!”他侧着头跟一旁跟随的记者说,“以后出去旅游,我就指望杜克了呢。以前一个人出去,还跌跌撞撞的,现在我可不怕了!”

    杜克是宁波第一条有工作证的导盲犬

    采访中,王丙兵告诉记者,据他所知,杜克还是宁波第一条有工作证的导盲犬。为此,当天下午,记者回到宁波后就联系了宁波市残疾人联合会盲人协会会长张国华。

    “此前宁波确实没有导盲犬!”张国华肯定地告诉记者,关于宁海有人申领到了导盲犬,早有耳闻。他认为,日常生活有导盲犬的陪伴,的确比一根盲杖方便多了。

    既然便利,那么为何此前没人申领?对于记者这个问题,他解释,宁波很多盲人都知道导盲犬,也知道它所带来的便利,但因为申领的条件多,很多人只好放弃念头。

    “就像这个小伙子,申请了四五年才成功。申请时间太久,是一个原因。另外,家庭条件太差的也不行。”张国华说,导盲犬要吃的好,住的好,这个群体里不少是拿低保的,显然不符合。而且,导盲犬要洗澡、梳毛,日常打理对很多人来说,也是一大难题。

    这几个因素一叠加,很多盲人就退却了。随后,记者上网查看了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的官网,其中介绍了该基地是我国大陆地区第一家也是目前为止唯一一家,能够在导盲犬的繁育、培训、应用等多方面提供专业性指导的非营利的导盲犬培训机构。而对外也注明了申领条件,其中就包括身体健康、无影响正常行动能力的重大疾病,可自行负担导盲犬使用期间日常所需费用,能独立饲养管理动物等。

    “导盲犬更适合年纪轻一点的人,只有腿脚灵活,走路快的人才能跟着导盲犬的脚步。”张国华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