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关注我们:

七尺男儿受困于一张床榻 妻子带着他出嫁

自动播放开关 自动播放

松阳好人周玉英的前夫刘豪瑾独白

正在加载...

< >

    这年春天来得挺早。丽水松阳新兴镇上安村的一栋栋农家别墅里,又传来了炒茶机的轰鸣声,空气里弥漫着茶香,茶农们紧张有序地忙碌着,正是日进斗金的幸福时刻呀!

    在其中一栋小别墅前,周玉英在晾晒新收的茶青,丈夫赵金龙在筛选炒制好的茶叶,炒茶机自动运转,两位工人在前照看。刚放学回家的小女儿,在房前屋后蹦跶,叽叽喳喳。这户人家的另一位男主人,刘豪瑾,则躺在床上敲打着电脑,挑选要进的新货。

    从三楼坠下

    他终身受困于一张床榻

    刘豪瑾

    “我很感谢前妻玉英,没有她的坚持,我们家早就散了,也很感谢小赵,没有他,我也可能早就不在人世了。”刘豪瑾几度哽咽。这个七尺男儿,无论如何不会想到,在31岁之后的日子会受困于一张床榻。

    年轻时候的他高大帅气,在杭州结识漂亮贤惠的周玉英后,携手回乡。刘豪瑾做木匠养家,周玉英相夫教子,日子其乐融融。然而,2000年的一场工伤,让他从天堂堕入地狱。那天,刘豪瑾在建筑工地干活,踩中一块不结实的木板,刹那,从三楼坠下,坠落的身板如松脆竹枝,一折两半。刘豪瑾肚脐以下的部分失去了知觉,成为一级伤残,生活不能自理。

    他曾想自杀

    妻子带着他出嫁

    意外击垮了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周玉英觉得,像是天塌了。她柔弱的肩膀承担起了照顾家的重任,年幼的女儿、残疾的丈夫,还有家里的一亩茶园,全靠她照料。要强的刘豪瑾成为了弱者,他难以接受,劝玉英跟他离婚,甚至还想自杀,“一了百了,我活着是拖累家人。”周玉英发现后,抱着他哭:“我们是一家人,我不能丢下你,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少你一口。”即便情比金坚,但家中债台高筑,他们的小家,仍在风雨中飘摇。

    这时候,赵金龙出现了。这个从安徽来的年轻人,在刘家隔壁学习炒茶技术。他时常见到周玉英带着女儿在茶园劳作,看到她把刘豪瑾照顾得很好,打心底里觉得这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女人。他明白刘家的不易,便常来帮助玉英,有时还帮忙照看茶园,照顾刘豪瑾。

    刘豪瑾多次劝周玉英跟他离婚。“只有我们离了,你才能幸福。”周玉英不同意,要她抛下残疾的丈夫,她做不到。但隔壁的“炒茶客”赵金龙,却又这么执着地对她好,对刘家这么照顾。

    怎么办?看着家里的困境,周玉英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带着前夫出嫁。她提出,与赵金龙结婚后,由两人共同照顾刘豪瑾,共同抚养她与前夫所生的女儿。

    赵金龙竟然一口答应了,这个安徽小伙甚至没告诉父母,先斩后奏。2006年,刘豪瑾与周玉英办理了离婚手续,赵金龙则正式成为了周玉英的丈夫。

    亲如兄弟

    新生活蒸蒸日上

    一妻两夫共住一屋,闲言碎语自然随之而来。但赵金龙用勤快和真心,告诉玉英,她没选错人,也告诉街坊邻居,他能协调好关系,带着家人过上好日子。

    每天,赵金龙为刘豪瑾端洗脸水,按摩身子,饭菜送到床前,待他如长兄。刘豪瑾曾在遂昌人民医院治疗褥疮,赵金龙跑前跑后,悉心照料。不知道的人,都以为他们是一母同胞的兄弟。

    家里的茶叶生意也越做越旺,赵金龙学到炒茶手艺后办置了炒茶机,每年加工茶叶有10多万元收入,不仅偿还了当初刘家欠下的债务,还在村里建起了农家小别墅。“我也很感谢玉英和刘大哥,是他们让我在异乡有了一个家。”

    十多年过去,这家人平和幸福地生活着。“我跟小赵从来没有红过脸,吵过架。”刘豪瑾感慨。如今,周玉英与刘豪瑾的女儿已经大学毕业开始工作了,今年春节,她还给赵金龙包了个大红包。而刘豪瑾,也不再消沉,闲暇时间利用电脑和手机接触外面的世界,天气好还坐轮椅到茶叶市场卖卖香烟。

    三人合影

    天色暗了,我们起身告别,三口子送我们到门口。走远了,炒茶机的轰鸣声和春茶的清香还在空气中游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