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9999@126.com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名医堂 > 专稿 > 列表
关注我们:

“鸳鸯协议”背后:武汉金控涉嫌向民企利益输送

  本报记者 王保真报道

  2017年7月13日,武汉市纪委官网发布巡察组意见指出,武汉市国资委出资的武汉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金控),“资产管理层级多、链条长,涉嫌资金体外循环,存在国有资产流失风险,为民营企业大量借款,涉嫌利益输送。”

  上述点名批评,将财大气粗的武汉金控一下子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武汉市民陈阳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湖北省和济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济公司)是一家有国资背景的公司,其收购武汉金银湖国际高尔夫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尔夫公司)股权的6亿多元资金,来源于武汉金控的全资子公司武汉信用风险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信用)。而巨额收购来的股权,最终却转让到了外逃商人柳锦强控制的两家私企名下。“我多次实名举报,但有关部门至今没有查处。”

  股权转让惊现“鸳鸯协议”

  工商登记显示,高尔夫公司成立于1993年8月5日,注册资本4800万元,股东分别为中建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建集团公司)、武汉房地产信托咨询股份有限公司(现更名为武汉顺天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天泰公司)、武汉市东西湖区房地产综合开发公司(以下简称:东西湖区公司)和武汉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以下简称:武汉国信公司)。

  高尔夫公司成立当年,投资兴建了华中地区首座十八洞国际标准的高尔夫球场。因经营困难,2007年12月18日,中建集团公司与瑞华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华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所持65%的股权以3120万元价款转让。与此同时,东西湖公司、顺天泰公司和武汉国信公司也先后分别与湖北三星贸易发展实业总公司(以下简称:三星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分别将所持15%、15%和5%的股权以720万、720万和240万的价款转让。

  2008年1月4日,武汉市商务局就上述股权转让作出《关于高尔夫公司变更事项的批复》(武商务〔2008〕1号)。

  2008年1月24日,武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东西湖分局(以下简称:东西湖工商分局)作出《变更登记通知书》。同日,武汉市工商局向高尔夫公司颁发了新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然而,高尔夫公司新的营业执照发出仅20多天,意外发生了。2008年2月20日,东西湖工商分局在电脑中发现,高尔夫公司在股权转让前存在被法院查封的情况,于是在电脑中将高尔夫公司股权登记重新恢复至2008年1月24日变更登记前的股东登记状况。

  三星公司得知后,向东西湖工商分局发出《关于要求贵局依法维护我司合法股权的紧急报告》,声称:中建集团公司的股权在2008年1月24日变更登记后,其已支付了近1亿元,现经查询发现股权又恢复至变更以前的登记状况,要求立即恢复其合法的股东身份,并办理高尔夫公司的正常年检手续。

  此时,工商管理人员才知道,在上述股权转让中,高尔夫公司除了向监管部门提交的4份《股权转让协议》外,在此前的2007年9月16日,中建集团公司还曾与和济公司签订了《股权收购协议书》,约定和济公司出资6.5亿元收购高尔夫公司的全部股权。

  然而,工商管理人员发现上述情况后,没有作出任何反应。

  2017年12月26日,武汉市民陈阳以《武汉市工商局在一起公司股权变更中涉嫌渎职》为题,通过阳光信访平台反映了上述情况。

  今年1月18日,《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随同陈阳来到武汉市工商局。该局纪检监察部门的工作人员杨晓红向陈阳宣读了一份答复意见,大意是:工商部门对高尔夫公司的股权变更登记符合法律规定,陈阳的投诉与事实不符。

  陈阳要求提供书面答复,被杨晓红一口回绝:“如果要书面答复,必须另外写书面申请。”

  国有股权评估涉嫌弄虚作假

  2017年12月25日,陈阳通过阳光信访平台,反映武汉市商务局违反《外商投资企业投资者股权变更的若干规定》,在处理东西湖公司、顺天泰公司、武汉国信公司的国有资产时没有向审批机关报送主管部门对股权变更签署的意见、资产评估报告以及国有资产管理部门对资产评估报告出具的确认书的情况下,违规作出《关于高尔夫公司变更事项的批复》(武商务〔2008〕1号),导致巨额国有资产流失。

  次日,武汉市商务局作出回复,避而不谈陈阳提出的国资流失问题,而是声称:依据2006年4月1日湖北省商务厅《关于进一步简化外商投资企业审批程序有关事项的通知》(鄂商资[2006]8号),“我局于2008年对外商投资企业的股权变更进行审批不属越权审批。”

  今年1月18日,记者来到了武汉市商务局,见到了信访办公室的王主任。对于记者询问高尔夫公司的国有股东转让股权是否经过国资主管部门的批准,王主任电话询问了行政审批处处长吕亮,得到的回复是“国资主管部门已经审批”。

  记者提出查阅相关资料,但被王主任婉拒。

  陈阳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高尔夫公司进行股权转让时,向商务部门和工商部门提交的《股权转让协议》,转让总价款为4800万元。“如果国资主管部门审批了,那就涉嫌弄虚作假。依据高尔夫公司向监管部门提供的《股权转让协议》,东西湖公司、顺天泰公司和武汉国信公司等3家国有公司的股权转让款只有1680万元,而按照高尔夫公司实际履行的股权转让款6.5亿元计算,3家国有公司的股权转让款则高达2.27亿元。”

  为了查清事实真相,记者来到武汉市国资委,见到了宣传工作处处长戎波洪。戎波洪告诉记者,国资管理实行的是“属地管理”。记者要了解的这几家公司,应找区级国资管理部门。

  今年1月19日,记者来到东西湖区财政局,该局办公室主任严胜利留下了记者的采访提纲,表示转交国资科回复。3天后,记者短信联系国资科负责人刘胜华,询问能否就东西湖公司股权转让时的批复情况进行说明,但一直没有收到回复。

  顺天泰公司、武汉国信公司的登记住所在武汉市江岸区,而江岸区的国资管理部门为国资监管科,是江岸区经信局的内设机构。该局盛副局长看完顺天泰公司、武汉国信公司的《营业执照》后表示,“这两家公司,都不是江岸区的区管企业。”

  国资收购的股权转移到了私企名下

  《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得知,柳锦强曾先后出任和济公司、三星公司、湖北香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的负责人。

  2013年4月,湖北省纪委对该省财政厅原副厅长周顺明立案调查后,柳锦强因涉案外逃美国。2017年4月,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被调查,又曝出其与柳锦强存在多处交集。

  工商资料显示,和济公司成立于2003年3月12日,注册资本3000万元,其中马建出资1530万元,汤玉华出资1470万元。

  2009年5月18日,武汉信用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资公司)入股和济公司。随后,武汉信用发展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发公司)也入股和济公司。

  信资公司和信发公司的最终投资人,均为武汉信用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投公司)。信投公司为武汉信用控股的股权多元化子公司,而武汉信用是武汉金控下属的全资子公司。

  由于以上关联关系,和济公司也就有了国资血统。

  2017年11月15日,武汉市工商局在法院的协助执行要求下,将和济公司受让的高尔夫公司65%股权由瑞华公司变更为兴成国际企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成公司)。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