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名医堂 > 专稿 > 列表
关注我们:

刘晓“在机关工作多年就一定贪污”被制造罪名判刑四年

刘晓“在机关工作多年就一定贪污”被制造罪名判刑四年  

  实名控诉发帖:刘晓 身份证:654001195707072512   关注电话:18999702799  发帖人刘晓声明为本文真实性和发帖转帖行为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刘晓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七师林业局的一名公务员,优秀党员。  刘晓遭受了农七师检察分院副检察长李建军陷害,两次退侦、两次起诉之后被判刑四年,造成刘晓六十一岁退不了休。生活无来源,浑身是病。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刘晓再次通过网络实名控诉,希望纠错的春风能吹到刘晓的身上,能够将刘晓从水深火热之中拯救出来。  农七师中级法院如此判决刘晓有罪  作为原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七师林业局的工作人员的刘晓一直敬畏法律,相信神州大地处处都能够感受到司法公正的阳光。  可是,原本是一名公务员和优秀党员的刘晓却遭遇了极其的司法不公,法院颠倒黑白编制罪名将其判刑,以下是农七师中级法院将刘晓判刑定罪的“事实认定”。  1999年11月中旬,刘晓和余建分别受农七师林业局、奎屯园艺场的委派去辽宁锦州等地购葡萄苗。  在农七师林业局领导的安排下,刘晓专门负责对葡萄苗预付款的收取和管理,共收取各单位农户预付购苗款376268元,其中师林业局垫付购苗款40000元。到辽宁后,刘晓他们购进葡萄苗的价格每株为2.2元至2.5元不等,共计购苗148530株,支付购苗款352476元。  回疆后,刘晓向林业局局长郭大平提出加价销售葡萄苗,差价作为林业局的经费,郭大平让刘把费用算一算,有什么费用都算进去,林业局不能亏本、往里贴钱。  刘晓将每株葡萄苗加价后销售给奎屯园艺场及各单位农户,得差价88295元。刘晓在购苗时要求销苗方以每株3元至3.5元的价格开据两张合计购苗株数为72990株,金额为230613元的虚假发票,比实际购苗款高出48138元。  1999年12月上旬的一天,第一批葡萄苗款收回后,刘晓请示局长郭大平并提出‘刘晓这次购苗挣了一些钱,大家都辛苦了,分了吧’。  局长郭大平表示同意,并到林业局业务办公室当着全体工作人员的面说:“今年购买苗木,大家都辛苦,赚了一笔钱,咱们把它分了”。  2000年4月份,第二批购苗款收回后,刘晓又将购葡萄苗差价款分给他人,自己分得13295元。另查,刘晓他们在购葡萄苗过程中产生的火车、汽车运费、装卸费、检疫费、差旅费等费用分别由公家予以报销。  法院如此认定到底有多少真实的呢?  刘晓将自己被判刑的遭遇定格为“兵团第一冤”到底其冤枉在什么地方呢?  时任副检察长李建军要求制造罪名将刘晓判刑  1999年10月下旬,农七师林业局郭大平局长派刘晓去辽宁锦州把郭局长事先考察好的葡萄新品种引回来。  刘晓到辽宁锦州等地找到郭局长指定的葡萄新品种后,电话告知郭局长葡萄新品种找到了。郭局长安排林业局业务王继增给其汇去5.2万元购苗款。  其中,4万元是师林业局引进葡萄新品种的推广费,1.2万元是131团农户让刘晓代购的葡萄苗木费。  刘晓把葡萄新品种引回来交给师林业工作管理站,郭局长亲自去现场验收,同年12月21日郭局长在购苗发票上签字“同意报”,刘晓把此发票交给会计冲抵王继增的汇款,刘晓没有领取发票上任何款项。  郭局长安排刘晓把林业局4万元引回来的葡萄新品种种苗发给有责任心,技术强的农户去试种。并没有安排刘晓把葡萄新品种种苗钱收回来。至此,刘晓引进葡萄新品种的任务就此结束了。  五年后,就在刘晓即将去香港参加公务员培训时,农七师检察分院副检察长李建军下令将刘晓直接拘留,非要说刘晓把林业局4万元引进葡萄新品种的种苗钱贪污了。  办案人员说;“购货有发票,构不成贪污”。  李建军说;“刘晓在机关工作十几年能不贪污吗?查!”  在事实不清,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羁押了刘晓715天,采取车轮战的审讯,几天几夜整得刘晓头重脚轻,口吐鲜血,鼻子流血、还尿血,逼迫刘晓一次口服12粒阿莫西林。  在几天不见好转的情况下,他们就拉刘晓去伊犁州奎屯医院检查,恐吓说其得了肺癌、非法搜查、隐藏重要证据、逼其承认贪污35700元,农七师检察分院把原始“借”条改为“收”条说刘晓受贿15000元。  因为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冤案,奎屯垦区检察院两次退侦、两次起诉、三上三下、8份判决、硬判刘晓四年有期徒刑。   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但刘晓依然有罪!  1999年,郭局长对刘晓说;4万元是兵团林业局让师林业局引进葡萄新品种的钱。师计划委文件规定;确保资金专款专用、不得挪用。  五年后的2004年8月,农七师检察分院说;4万元是垫付给农户的购苗款。  这4万元到底是什么款?垫付给谁了?是通过什么途径到刘晓手中的?  这些基本事实都不清楚,模棱两可就说刘晓贪污,实属冤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一、二审法院认定师林业局4万元的去向自相矛盾。奎屯垦区法院认定;刘晓使用林业局垫付的4万元用以购买葡萄树苗和葡萄种条。  农七师中级法院认定;你仅购买了4300元的种条,余款35700元没有下落。一、二审法院认定同一个事实的结果自相矛盾,充分说明法院的判决事实不清。这两个判决到底算那个?判刘晓有罪?  农七师检察分院的办案人员把葡萄新品种种苗钱收走了。收了多少?这部分钱奎屯垦区法院认定刘晓贪污,事实清楚吗?  1999年,郭局长安排刘晓把引回来的葡萄新品种种苗发给有责任心、技术比较强的农户试种,并没有安排刘晓把葡萄新品种种苗钱收回来。林业局做到了项目资金专款专用。2004年8月,五年后农七师检察分院办案人员违反规定把葡萄新品种种苗钱从农户手中收走指控刘晓贪污!用心何在?  农七师检察分院办案人员在没有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搜查刘晓办公室,把刘晓2000年笔记本收走了,该证据是证明师林业局4万元去向的重要证据。但在法庭上没有示证、质证2000年工作手册。对刘晓不公平。  农七师检察分院说刘晓把引回来的葡萄新品种苗加价卖给农户,收了钱没有交给师林业局。问题是;刘晓把葡萄新品种苗卖给那个农户了?收了谁的多少钱?农七师检察分院没有拿出相应的证据。  农七师中级法院驳回通知说;你仅购买了4300元种条,余款35700元没有下落。农七师中级法院有35700元下落不明的证据吗?  “刘晓把35700元的葡萄新品种引回来,有人供货、有人运输、有人验收、有购苗发票、有领导签字、有种植农户出示的证据、有农七师检察分院五年后的调查询问笔录、刘晓2000年工作手册都能证明35700元的下落?钱刘晓怎么就贪污了?法院对应当采信的证据不予采纳,对应当调查核实的事实不予调查,故意迎合农七师检察分院的旨意,做出枉法裁判!”  刘晓去辽宁锦州地区引进葡萄新品种是郭局长派刘晓去的,郭局长对引进葡萄新品种的全过程十分清楚。郭局长也是证明刘晓贪污的主要证人之一,理应出庭作证。  “刘晓要求郭局长出庭作证,审判长也同意郭局长出庭作证。但郭局长没有出庭作证。对于涉及到对定罪量刑有重大关系的证人必须出庭。不出庭证人的证言不得作为定案的依据。刘晓作为一名公务员,服从命令是刘晓的天职。郭局长不出庭作证,法院单方面采信农七师检察分院对刘晓的指控,对刘晓不公平!  没有经过质证的证据也成为判刑的依据  证据的认定,必须经过控辩双方的示证、质证以后,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没有经过示证、质证的证据是不能作为定案依据的。  奎屯垦区法院认定刘晓受贿15000元是用假发票冲抵的个人借款!但借条15000元没有在法庭上示证、质证。  陈云亮给刘晓借15000元钱时,刘晓就给陈云亮打了借条,案发时借条还在陈云亮手里。在法庭上为什么不质证刘晓15000元的原始借条?而出示的是一张2万元借条,这2万元与刘晓借款15000元没有关系!  农七师中级法院认定刘晓受贿15000元是用虚假发票冲抵个人欠款。刘晓没有欠过别人的钱,既然法院说是刘晓的欠款,公诉人就应该在法庭上拿出刘晓的欠条示证、质证!但公诉人没有示证、质证。那么农七师中级法院认定刘晓“受贿”的证据(欠条)在哪里?  农七师检察分院指控刘晓受贿15000元,没有行贿人,没有讯问笔录、没有调查笔录。犯罪行为对象是否存在,乃是证明犯罪确实发生的必要证据。  农七师检察分院指控刘晓受贿,没有行贿人证明刘晓受贿。  一、二审法院认定刘晓受贿的主要证据(借条、欠条)也没有在法庭上示证、质证。所以,刘晓没有受贿的犯罪事实。需要说明的是农七师检察分院不遵守职业操守,制造假证据,把刘晓借私人的钱转为借园艺场的钱(公款)指控刘晓受贿。如此犯罪!不仅是刘晓本人的耻辱,也是农七师法院、检察院人员的耻辱!  检察分院办案程序严重违法到了什么程度  刘晓被农七师检察分院非法拘留。  2004年8月3日晚上,农七师检察分院黄华、邓小新把刘晓堵在家门口,以找刘晓说事为由,将刘晓带到农七师检察分院审讯室。  在拘留证上签完名按上手印,第二天羁押在银线宾馆。从8月3日失去自由到2004年8月15日第二次拘留共计12天。  这12天没有在判决书中表明,也没有折算刑期。这12天算什么?  农七师检察分院非法搜查。  2004年8月4日中午,农七师检察分院办案人员搜查刘晓办公室,没有出示搜查证、没有现场见证人、没有填写提取物品清单,从刘晓办公室拿走很多东西没有办理任何手续。  时隔16天后,(2004年8月20日)邓小新才到独山子看守所逼刘晓补签部分提取物品手续,刘晓2000年工作手册详细的记载着师林业局4万元的去向,该证据是法院判刘晓坐牢的主要证据,但没有在法庭上示证、质证。  农七师检察分院掩盖事实真相。  刘晓引进的葡萄新品种苗木是辽宁省绥中县小庄子镇张殿新和陈志平提供的,农七师检察分院也派人去辽宁省绥中县小庄子镇调查了此事,但在两次起诉书中一字不提张殿新和陈志平的名字,就连张殿新提供的葡萄新品种名称、数量、单价也一字不提。  还有55500元的购苗发票是张殿新让陈志平在当地税务局开具的限额发票。既然农七师检察分院派人去调查了就应该在法庭上出示张殿新和陈志平的证言证词。但公诉人没有出示!农七师检察分院故意掩盖刘晓无罪的事实真相。  农七师检察分院不讲规矩,知法犯法。  奎屯垦区检察院于2005年10月17日撤诉,于2005年10月31日再次起诉。两次起诉刘晓个人贪污的表诉一模一样,充分说明农七师检察分院没有新的事实或者新的证据。  奎屯垦区检察院迫于农七师检察分院的压力,知法犯法。  上级检察院查办的案件交下级检察院起诉,被下级检察院二次退回补充侦查后,在无获取新证据的情况下,将错就错,已超期羁押,只办了一次延期羁押手续,从拘留到拿上生效判决羁押刘晓715天,明知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案件,仍然要提起公诉。理由是;刘晓在机关工作十几年能不贪污吗?  总之,刘晓的案件是一起人为制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冤案。这起案件之所以能延续走到今天,也必定是权力干预司法的结果,职务犯罪案件是刑事案件,兵团法院为什么要以信访程序给予终结,堵住刘晓申诉的大门,这其中的猫腻众人皆知。

本文标题:《刘晓“在机关工作多年就一定贪污”被制造罪名判刑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