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9999@126.com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开卷 > 新偶像 > 列表
关注我们:

"吕梁教父"死刑路:中钢是其"摇钱树" 妻子帮洗钱

从央视播出的庭审画面看, 时年66岁的张中生头发已经全白。当天,他身穿白色衬衫和深灰色外套,在两名法警押送下,走上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被告席。听到宣判时,他连续眨了几下眼睛,面无表情,一脸木然。

这名副厅级官员,不但创下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官员受贿额的一个新高,同时也成为中共十八大后第一个未涉及命案而被判死刑的贪腐官员。

有“吕梁头号官霸”“吕梁教父” 之称的张中生,是土生土长的吕梁人,求学和职业生涯也未离开过吕梁。当地人称其当副县长时,县长拿他没办法;当县长时,县委书记拿他没办法;当吕梁行署副专员时,专员拿他没办法;当副市长时,市长和市委书记都拿他没办法。

《中国新闻周刊》从张中生的领导、同事、校友及与其直接打过交道的企业家处获悉,张出生在一个裁缝家庭,从政后对吕梁的发展有一定贡献,但后来贪婪成性,胆大妄为,性格蛮横,尤5a8其是在其长期主管的煤炭领域,通过插手资源整合、项目审批等大肆敛财,与很多煤老板往来密切,编织了一张庞大而复杂的政商关系网,破坏了当地营商环境。

《中国新闻周刊》还在调查中了解到,张中生在落马后态度恶劣,拒不配合调查。

有性格,也有靠山

1952年11月,张中生出生在山西省吕梁市中阳县。在1971年行政区域调划中,中阳县西北部的十二个公社和离石县西部的十三个公社、一个镇被划出,设立柳林县,其中就包括张中生所在的乡镇。所以,张中生的籍贯也写柳林县。

张中生的一名柳林县老乡,同时也是他的中学校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张中生父亲当过兵,部队转业后做了裁缝,为人沉默寡言、老实巴交,母亲也是普通家庭妇女。

在兄弟姐妹四人中,张中生排行老二,上有一个姐姐、下有两个弟弟。张家哥仨仕途发展都不错,二弟曾任山西省政府一位原主要领导的秘书,三弟则是一家央企下属子公司的高管。

在中阳县南街完全小学读完小学后,张中生进入中阳县东方红学校读中学。由于性格顽劣,成绩不好,初中毕业后就不再上学。

1969年,17岁的张中生来到中阳县粮食局,成为一名保管员。

现年80岁的高智广是时任中阳县粮食局党支部书记、局长,也是张中生早期的领导。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他称,张中生比较聪明,说话得体,腿脚麻利。做了一年多保管员后,张被提拔为中阳县粮食局下属的枝柯粮站站长,后来又出任粮油加工厂厂长。

1982年,中阳县粮食局为了粮油加工厂更好地发展,决定将其交给个人承包。局领导觉得张中生头脑灵活,便指定时任厂长的他来承包。

在任粮油加工厂厂长期间,张中生还被发现挪用单位资金,给岳父家修窑?a8础K苟啻谓亮杆橇瞎└晃皇比胃毕爻さ募胰宋怪恚⒁虼说玫搅苏馕幌亓斓嫉纳褪丁U胖猩?983年调任中阳县食品公司经理后,仍时不时把单位的猪头、猪肚等当做礼品送给上述县领导。

张中生担任食品公司经理期间,该公司曾发生过一桩营私舞弊案。当时,食品公司囤积了大量猪饲料,以待饲料涨钱时转卖给粮站,赚取差价。澎湃新闻援引当时在中阳纪检机关任职的一位知情者称,此案由当年粮食局内贼案牵出。

据该知情者回忆,一天上午,办案人员来到食品公司,准备向张中生问话,但张“十分嚣张”,不予配合。县审计局去食品公司查账时,张中生说“今天检察院来,明天纪检委来,审计局也在,这我还能工作”,说罢,未打招呼,开车扬长而去。

这位知情者称,办案人员等了一天半,也没见到张中生。不久,在县委主要领导插手下,此案不了了之。这一案件,不仅能看出张中生的性格,也能看出其当时就有靠山。

在中阳县食品公司做了两年经理后,张中生又担任过中阳县工商局局长、财政局局长。1990年,38岁的张中生升任中阳县副县长。此后,又历任中阳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中阳县委副书记、常务副县长,中阳县委副书记、县长;中阳县委书记。

2003年6月,张中生离开他深耕了34年的中阳官场,调任吕梁行署副专员、党组成员。1年后,张中生任吕梁市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分管煤炭、工业领域。2009年7月,他成为吕梁市委常委。

2013年3月,张中生到龄退休。2014年5月29日,在退休一年多后,张中生被宣布接受调查。引人注意的是,作为一位副厅级官员,他是由中纪委直接带走调查的。

多个信息源称,张中生被带走后,吕梁市召开市委常委会,内部通报了张中生的案情,并透露该案已经查实的?a80芑呓鸲畛?亿元。

2016年3月6日,山西时任省委书记王儒林在全国两会上不点名地提到了张中生。他说,山西119个县市区,2015年财政收入最少的是3300万,排在后9位的9个县都是贫困县,它们的财政收入加在一起为6.07亿。“这位副市长贪腐的金额,现在查实的是6.44亿,超过了9个贫困县去年一年的财政收入。”

王儒林说,这种(腐败)不仅严重破坏经济发展,而且直接败坏干群关系,动摇党的执政基础。“如果这么发展下去,经济搞不好、上不去,而且还将民不聊生,党将不党,国将不国。”

多位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张中生从中阳县委书记职位上离任时,有人深夜在他家门口悄悄摆放花圈为其“欢送”,还有多地百姓自发放鞭炮庆祝,“比过年还热闹”。

妻子为其洗钱

2015年12月,张中生一案被移交给山西。该省纪委对张中生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随后,张中生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其违纪所得也被收缴。

山西省纪委通报称,张中生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为掩盖违纪事实,勾结不法商人,伪造证据,订立攻守同盟,对抗组织审查;严重违反组织纪律,未经组织批准,擅离职守,数十次私自出境等。

2016年1月4日,山西省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张中生决定逮捕。

2018年3月28日,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张中生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一审公开宣判。张中生以受贿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法院同时判决对张中生受贿所得财物和来源不明财产及其孳息予以追缴,上缴国库,不足部分,继续追缴。

临汾中院称,经审理查明,1997年至2013年,张中生利用担任山西省中阳县县长、中阳县委书记、山西省吕梁地区行署副专员、中共吕梁市委常委、副市长等职务便利,为他人在煤炭资源整合、项目审批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0.4亿余元。张中生家庭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其对折合人民币共计1.3亿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10.4亿这个数额,大大超过了此前传出的6.44亿元。有知情人士说,张中生一案牵涉面甚广,调查难度很大,这也是其在落马近四年后案子才宣判的一个原因。

临汾中院称,目前已查封、扣押张中生犯罪所得赃款赃物折合人民币共计8.28亿余元,包括现金、银行存款、房产、车辆等。对于其未能退缴到案的3.5亿余元其他赃款赃物,将在判决生效后继续依法追缴。

临汾中院还表示,张中生案中的其他涉案人员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或是否依法追诉,将由有关司法机关依法进行处理。

临汾中院还透露,在该案的十八起受贿犯罪事实中,有两起受贿数额均在2亿元以上。他还主动向他人索贿8868万余元,其中仅向一人索要财物的数额即达6085万余元。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