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9999@126.com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开卷 > 新偶像 > 列表
关注我们:

“王树勇故意伤害”一案的事实真相续二

“王树勇故意伤害”一案的事实真相续二——为什么诬告陷害犯罪分子 至今没有受到法律追究

《“殴打案”——“王树勇故意伤害”一案的事实真相》自2017年3月份上网刊登以来,搜狐、新浪、人民、新华、凤凰、腾讯、易网等各大网络和中央、省、市新闻媒体网络、政法各机关网站都已转载,想必广大网民和许多领导干部都已阅读此文,了解了“王树勇故意伤害”一案的事实真相。此案经张掖市甘州区人民法院2016年12月一审判决,宣告王树勇无罪,张掖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年3月二审裁定,维持了无罪判决。至今半年多时间过去了,大家不禁要问,这个案子就这样罢了吗?诬告陷害了王树勇的犯罪分子受到法律追究了没有?在这里,本人对这两个问题简要回答如下:一是这个案子没有完,王树勇的代理人早在2017年1月份就向张掖市甘州区公安局举报了案件“原告方”刘时雨、阿芳等人捏造事实诬告陷害和诽谤王树勇的犯罪行为,并递交了大量的事实证据。二是诬告陷害犯罪分子至今没有受到任何追究。张掖市甘州区公安局在收到举报后,先是以“无犯罪事实”为由,给举报人下达了《不予立案通知书》;后因举报人不服申请复议,甘州区公安局又向举报人下达了《刑事复议决定书》,撤销了《不予立案通知书》。对本案重新调查。但至今仍然没有正式立案。也就是说,王树勇被人捏造事实、制造假证、诬告陷害和诽谤达五年之久,蒙冤达五年之久。在案件真相大白八个月之后,诬告陷害犯罪分子仍然逍遥法外。仍然有人在保护着这些黑恶势力。这一期,本人就举报刘时雨、阿芳等人诬告陷害和诽谤行为的情况和甘州区公安局个别人在“王树勇故意伤害”一案中的所作所为披露如下,以告知对此案的关切者。一、举报刘时雨、阿芳等人捏造事实、诬告陷害犯罪的情况。 (一)早在2014年王树勇举报刘时雨的情况。1.2014年3月,张掖市甘州区公安局依据甘肃仁龙、甘肃科信、甘肃政法学院和西南政法大学四个鉴定机构的司法鉴定结论,准备以故意伤害罪对王树勇提起公诉时。王树勇发现(其实在此前早已发现)上述四个鉴定机构做出的鉴定意见书中,都全部采信了由刘时雨(又名刘虎对)和阿芳私自找人编写的两份“诊断证明”。而这两份“诊断证明”与刘时雨住过院的张掖市人民医院和甘肃省人民医院的病历和多份客观检查结论严重冲突,不相符合,完全是捏造事实的。因此于2014年4月15日向甘州区公安局递交了举报刘时雨捏造事实、伪造证据诬告陷害和诽谤王树勇的《控告书》。2.《控告书》摘要如下: 控告人:王树勇(其他个人情况略) 被控告人:刘虎对(又名刘时雨)(其他个人情况略)请求事项:对被控告人捏造事实伪造证据对控告人诬告陷害及诽谤行为进行立案侦查,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事实与理由:2011年9月23日,市法制办干部刘虎对(以下简称刘)因2010年民主考核为基本称职一事到王树勇(以下简称王)在统计局的办公室寻衅滋事,先后用玻璃烟灰缸、脸盆、钢水壶砸王,其中烟灰缸拿起后被王用手打落,脸盆砸在王的手背上,钢水壶击中王的后脑,并致王倒地,造成急性颅脑损伤。在回避和阻止刘行凶的过程中,王出于自卫,出于推挡,击中其面部。事后刘到南街派出所报案,当日入住市人民医院骨科,于29日出院。入院期间,刘先后伪装鼻骨骨折、颈锥骨折、耳聋等症状,经医院反复核查后排除。刘出院时找人伪造了一份颈6椎体压缩性骨折、鼻骨骨折的诊断证明。9月30日又以刘时雨的姓名入住甘肃省人民医院骨二科,经复查再次排除鼻骨骨折和颈椎骨折。但刘再次找人捏造了一份颈6压缩性骨折、双耳感应性耳聋的诊断证明。刘以这两份伪造的诊断证明为依据分别于2011年10月24日到甘肃省仁龙司法物证鉴定所、2012年7月19日到甘肃科信司法医学鉴定所进行司法鉴定。该两所在不辩真伪、不全面了解实情的情况下违规出具了轻伤鉴定和重伤鉴定。2012年10月3日甘肃政法学院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时,依据这两份伪造的诊断证明,仅凭法医学文证审查不顾市人民医院、省人民医院的原始检查结论和病案记载内容,做出了重伤鉴定。2013年12月10日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时,在文证审查资料摘录中,不顾市人民医院、省人民医院的原始检查结论和病案记载再次认可了这两份伪造的诊断证明内容。在排除刘伪聋后做出轻伤鉴定。事实表明,这两份伪造的诊断证明在已形成的司法鉴定中均得到认可并作为主要证据使用,起到了以假乱真、无中生有的作用,严重干扰了司法鉴定的客观性、公正性。刘所做的这一切,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捏造事实、伪造证据,意图使控告人受到刑事追究。其行为明显涉嫌违犯《刑法》第二百四十三条:“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意图使他人受到刑事追究……。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犯前款罪的,从重处罚”(刘为市政府法制办干部)。此案演变至此,已对控告人的人身安全造成严重威胁,故请求公安机关对其行为立案侦查,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具体详情如下:刘伙同陈多平伪造张掖市人民医院诊断证明张掖市人民医院住院病案首页、病历第3页、出院记录单记载的出院诊断为“颈6椎体压缩性骨折(陈旧性)。而鉴定书引用的由刘提供的诊断证明内容为“1、颈6椎体压缩性骨折;2、鼻骨骨折;3、全身多处软组织性挫伤”。而且从病历资料反映的刘在住院期间主任医师为王永恒、住院医师为李辉映,但刘所持诊断证明签字医生却为从未参与过刘诊断治疗的陈多平,且诊断证明的字迹不是出自一人之手。按市人民医院规定,出院诊断证明由参与治疗的医生出具,内容要和病案记载一致。刘所持诊断证明确系伪造。刘伙同薛文伪造甘肃省人民医院诊断证明2011年9月30日,甘肃省人民医院对刘虎对的鼻骨及颈椎进行了ct平扫及三维重建检查,ct检查报告显示:“颈6椎体变扁,未见明显低密度骨折线,附件骨质结构完整。鼻骨骨质结构完整,形态如常。”诊断意见:1、鼻骨ct平扫及三维重建未见明显异常。2、颈6椎体变扁”其检查结果和张掖市人民医院完全一致。但甘肃省人民医院骨二科医生薛文出具的出院诊断却为“颈6压缩骨折”。于检查结果有本质不同。薛文出具的“出院诊断”证明上盖的是骨二科印章,没有省人民医院诊断证明专用章,该诊断证明也系违规捏造。刘的颈6椎体压缩性骨折为陈旧性骨折,非此次冲突所致,有伪伤情形2011年9月24日,市人民医院影像中心对刘颈椎进行了ct检查,ct报告显示“颈椎序列曲度如常,颈6椎体略变扁;轴扫显示椎体骨质连续”,诊断结果为:“颈6椎体变扁”。2011年9月26日,市人民医院影像中心对刘虎对颈椎进行了mri检查,mri报告显示“颈椎生理曲度变直,颈6椎体变扁,其骨质信号未见异常;余各椎体形态及骨质信号如常,未见骨折征象。未见明显突出及膨出征象。诊断结果是“颈6椎体略变扁,陈旧性压缩骨折可能”。甘肃省人民医院2011年9月30日对刘鼻骨及颈椎进行ct平扫及三维重建,报告显示:“颈6椎体变扁,未见明显低密度骨折线,诊断意见:颈6椎体变扁”。省人民医院的检查结果和市人民医院完全一致。上述ct及mri检查显示,刘的颈6椎体变扁,但骨质信号未见异常,椎旁软组织层次清晰、无肿胀,没有新骨折发生。2011年9月29日,市人民医院出院诊断和出院记录中均记载为“颈6椎体压缩性骨折(陈旧性)”或“颈6椎体陈旧性压缩性骨折”。从专家咨询得知,颈椎体前缘略变扁为中老年人骨质疏松伏案低头过多的一种常见现象,不属于骨折。 刘鼻骨骨折不存在,有伪伤情形张掖市人民医院9月24日对刘虎对鼻骨进行“胃肠数字检查报告单”dr检查显示.“鼻骨骨皮连续完整,未见明显骨折及其他异常存在。”检查结论是:“鼻骨骨质未见明显异常”。甘肃省人民医院2011年9月30日对刘鼻骨及颈椎进行ct平扫及三维重建,报告显示:“鼻骨骨质结构完整,形态如常。诊断意见:鼻骨ct平扫及三维重建未见明显异常”。省人民医院的检查结果和市人民医院完全一致。刘在张掖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期间经各类检查确认耳部没有受到任何损伤症状,不存在形成外伤性耳聋的因素,存在伪聋情形。2011年9月26日、9月27日的会诊意见记载,“外耳道通畅、清洁、鼓膜完整无充血”,双耳不存在损伤的状况。2011年9月27日市人民医院影像中心对刘时雨的耳部颞骨ct检查记载“双侧颞骨未见骨折、双侧乳突峰房气化良好,其内未见异常密度影。双侧外耳道通畅,外耳道内未见异常密度影。中耳鼓室内未见异常密度影,听小骨结构正常。内耳前庭、半规管、耳蜗结构如常”。诊断结果是:“双侧颞骨未见异常改变”。2011年9月23日,头颅ct检查显示“颅骨骨质未见异常,脑实质内未见异常密度影,脑室大小形态如常,中线结构无移位,脑表面未见异常,脑干及小脑内未见异常密度影。”诊断结果“颅脑未见明显异常”。以上客观检查说明刘时雨在张掖市人民医院住院前耳部未受到任何伤害,颞骨及颅脑也未受到损伤。既然耳部未受到伤害,何以存在外伤性耳聋。刘在网上利用伪造的诊断证明内容、捏造的事实对王进行污蔑和诽谤。刘自2012年6月4日开始在天涯论坛、张掖吧、新浪网用伪造的诊断和捏造的事实对王进行大肆侮辱和诽谤。转发达上千次,点击达数万次。对王的声誉构成严重损害,也对王的工作、家庭生活、身心健康造成严重恶劣影响。二0一四年三月六日 3.甘州区公安局对《控告书》的处理情况:甘州区公安局在2014年4月15日收到王树勇递交的《控告书》之后,不加审查,罔顾举报人提供的大量事实证据,直接以“无犯罪事实”为由,于次日(4月16日)给举报人王树勇下达了《不予立案通知书》。王树勇又于2014年4月23日递交了《复议申请书》,甘州区公安局仍然不审不查,仍然以“没有犯罪事实”于次日(4月24日)下达了《复议决定书》,“决定维持原不予立案决定”。 王树勇依法依据提出的举报,就这样迅速、专横地被拒绝了。2014年9月,甘州区公安局依据刘时雨的“报案材料”、刘时雨找人编写的“诊断证明”和依据“诊断证明”做出的几份“鉴定意见书”将王树勇以“故意伤害罪”起诉到甘州区人民检察院。以下是当时甘州区公安局的《不予立案通知书》、《复议决定书》和《起诉意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