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9999@126.com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关注我们:

野蛮生长停步,金融强监管瞄准存量整治

“我们的金融系统怎么了?大家把钱放到银行理财拿4%的收益,企业最终借钱的成本却要18%。中间发生了什么?”一位公募基金负责人日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回头看最近的五六年,金融体系的资源配置能力明显出现了问题,资本无法被配置到最需要支持的企业或个人手中。

2017年金融强监管风暴从证券市场扩展至银行、保险市场,经过一年的摸底和试探,资产管理行业统一监管规则雏形已成,资管新规即将正式出台。银监会主席郭树清日前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表示,经过去年对同业、理财、表外业务的监管,银行业资金脱实向虚势头已得到初步遏制。

控住增量后,监管将向存量强力出手。目前证券市场监管已经常态化,下一步银行、保险市场的强监管也将接连出击。“可以看到,金融监管一般会经历控增量、规则重塑、整治存量三个阶段,”一位券商分析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监管部门已经在从过去一手抓创新发展、一手抓监管,向从严监管的定位回归,金融机构应当顺势而变,更快调整才能赢取更大空间。反之,逆势而动恐怕会承担惨痛的代价。

第一财经插图 刘飞

股市“风暴眼”转移

A股市场以2015年上半年“去杠杆”为标志,开启了一轮强力监管风暴。在经历异常波动、各方“救市”之后,市场趋于平稳,监管层又出手打击市场乱象,同时完善规则、补制度漏洞。目前,以日常监管与稽查执法相配合的监管模式已经十分常态化。

证监会主席助理张慎峰19日在第一届新时代资本论坛上公布了本轮强监管的“成绩单”。从“市场平稳运行”这一监管目标来看,2017年上证50、沪深300分别累计上涨25.08%和21.78%,跑赢境外主要蓝筹指数。股市波幅明显收窄,全年换手率2.66倍。上证综指波动率13.98%,创历史新低,全年上证综指振幅超过2%的交易日仅3个。

市场估值下移,2017年底上证50、沪深300指数市盈率分别为13倍和16.8倍,市盈率超过100倍的个股较2016年底减少三成。

从“融资功能显著发挥”这一监管目标来看,2017年全年IPO企业419家,融资2186亿元,“堰塞湖”有效缓解。截至2017年底,沪深两市上市公司达3485家,总市值56.71万亿元,流通市值44.93万亿元。上市公司共完成再融资8002亿元,完成并购重组交易金额达1.87万亿元。交易所市场发行债券2433只,合计筹资3.91万亿元。

另一个监管目标是“市场规范运行”。据张慎峰介绍,2017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224项,罚没款74.79亿元,对44人实施市场禁入,均创历史新高。

可以看到,资本市场监管也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控增量、立规则、治存量。市场风险得到控制、市场乱象得到遏制之后,证监会在过去一年中,一方面改革股票发行制度,推进发审委制度改革;另一方面,完善再融资政策,抑制利益输送和脱实向虚行为。同时,出台减持新规,打击“清仓式”减持、“过桥”减持等乱象。

下一步则是针对存量市场,加强监管协调,推动市场各方回归本源。据张慎峰介绍,证监会将根据国务院金融委的部署要求,充分依靠金融委办公室和人民银行牵头的金融稳定协调机制,全力维护资本市场稳定运行。另外,健全“以监管会员为中心”的交易行为监管模式,建立完善“穿透式”监管机制,防止监管套利。还要强化稽查执法力度,充分运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推进资本市场科技监管。

“回顾2017年4~5月、2017年11~12月的两次市场回调,均缘于金融监管趋严引发资金面趋紧,进而引致市场回调。”海通策略分析师荀玉根21日发表观点称,金融监管虽然是2018年的重要背景,但不一定成为市场的风险点。对股市而言,风险分为暴露的风险和隐藏的风险,真正值得担心的是后者。

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今后三年重点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管理层已经高度重视并且在防范金融风险了,这个风险可能不用太担忧了。”荀玉根认为,2018年市场的扰动变量将是通胀超预期和海外市场波动。

金融业“挤存量”才刚开始

监管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这个底线一定是在银行领域。如郭树清所说,银行业资产规模占我国金融资产总量的80%以上,在经济改革与发展中的地位举足轻重。

据他介绍,经过去年对同业、理财、表外业务的监管,银行业资金脱实向虚势头得到初步遏制,银行业总资产少扩张16万亿元,银行理财少增5万多亿元,银行通过“特殊目的载体”投资少增约10万亿元,交叉金融产品的野蛮生长趋于停止。

但是银行不良资产反弹压力较大,相当多金融机构内控机制不健全,影子银行存量依然较高,违法违规金融行为还时有发生,经济社会生活中的不健康现象和国际上的各种不确定因素都可能对金融体系形成冲击。由此构成的“灰犀牛”和“黑天鹅”隐患威胁着我国的金融稳定。

大资管“野蛮生长”多年,一直饱受诟病。但各金融业态相互叠加,普通人即使有质疑也难以言明其中利害关系。

据海通宏观分析师姜超统计,2007年银行理财规模5000多亿元,2013年底达到10万亿元,2017年初已经达到30万亿元;从大资管来看,2014年末整个资管行业规模20.5亿元,2017年三季度末53.5万亿元,而银行通过非银机构进行投资是推动大资管行业快速增长的最重要因素。

2015年的股市震荡不仅揭示出股市“配资加杠杆”的问题,更暴露出大资管背景下,金融混业伴生的监管缺失。证监会主席刘士余2016年12月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上的致辞,将彼时关于金融监管的争论推上顶峰——“我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随后,强监管从证券业向保险、银行等进一步扩展。

以银行市场为例,2017年银监会共作出3452件行政处罚决定,在全系统形成强监管、严监管的氛围,银行业合规经营意识有所提升。

资产管理行业的重塑,也是整个金融系统回归本源的过程。郭树清在近日的采访中也表示,攻坚战的目标是要使宏观杠杆率得到有效控制,金融结构适应性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明显增强,硬性约束制度建设全面加强,系统性风险得到有效防控。围绕上述目标,银行业要努力促进形成金融和实体经济、金融和房地产、金融体系内部三个方面的良性循环。

金融机构是金融市场的主要参与者,其行为直接关系到金融体系的健康。

郭树清针对金融机构的表态也十分有力度,他在接受采访时说,当前规范的股东管理和公司治理没有同步跟上,既存在股东不作为、不到位,从而导致“内部人”控制问题;也发生了少数股东乱越位、胡作为,随意干预银行正常经营的问题。不仅存在有的股东甚至把银行当作自己的提款机,肆意进行不正当关联交易和利益输送。还有少数不法分子通过复杂架构、虚假出资、循环注资,违规构建庞大的金融集团,已经成为深化金融改革和维护银行体系安全的严重障碍,必须依法予以严肃处理。

华创证券研究所固定收益组组长周冠南认为,央行自2016年三季度开始逐步收紧流动性,三会则针对金融机构“乱搞同业、乱加杠杆、乱做表外”等金融乱象加大整治力度,这是金融监管的第一阶段。

第二个阶段,是监管层重塑规则,推出资管新规,并围绕新规推出一系列监管措施。2018年则将进入第三阶段,即监管协调统一,推动行业归本溯源。在去年“三三四十”专项治理基础上,银监会1月13日再发《关于进一步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4号文),深入推进整治乱象工作。

“2017年只是控制乱象增量,2018年还要更进一步,试图去解决乱象的根源。”她认为,新老划断的标准比想象更严格,风暴模式即将开始。

至于业内猜测的监管会对“处置风险的风险”、“金融创新停滞不前”、“制约实体经济发展”等问题投鼠忌器,她认为这都不会成为监管出手治理乱象的制约条件。因为,监管层显然是在充分考虑上述问题之后采取的措施,而且有了前一年专项治理和评估的基础,下一步监管工作的强力推进只会更有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