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9999@126.com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关注我们:

行之不远的共享女友,背后值得深究

上月18日,某情趣电商平台官微发表致歉声明,宣布将暂停旗下“共享女友”项目的运营。声明表示,对于己经完成预订并交纳押金的用户,平台将全数退回押金和费用,并赔偿双倍费用作为违约金。这出“共享女友”的创业闹剧落下了帷幕,戛然而止。“共享女友”风波平息了,但此事却折射出中国共享经济的各种乱象。

共享女友“横空出世”仅四天就被叫停

去年就有好友在微信群里戏称,中国男女比例失调严重光棍太多,要是做个共享女友项目肯定大有市场。当然大家都知道这只是一个善意的玩笑,因为在国内现行法律之下任何形式的性交易都不可能实现合法化,而女友共享已经超过了法律允许的范畴,涉嫌有组织性卖淫。

不过万万没想到,今年9月还真有人将这个玩笑当成创业项目做出来了。只是出租的,哦不好意思,“共享”的不是真人女友,而是成人情趣用品的仿真版充气娃娃。9月14日,他趣宣布推出“共享女友”服务——即共享充气娃娃。用户需支付8000元押金,一天使用租金为298元,三天为698元,一周则为1298元。

国内男女比例严重失调,不可避免地带来了男性性压抑问题,有需求就会有市场。此前仿真版充气娃娃作为合法的个人情趣用品销售,但较高的售价抑制了用户需求。“共享女友”改变了传统的经营方式由售转租,降低了用户消费门槛,从而扩大了市场需求。尽管这在其他行业早有先例,但对于情趣用品市场来说仍不失是一种模式上的创新。

不过最具有争议的是还“共享女友”这个名称。焦点热词“共享”加上女友带来的性暗示,让“共享女友”瞬时成为热门的社交话题,受到了业界和网友的广泛关注。

也正是话题性非常强烈,“共享女友”在北京开展地推引发轰动,当天就被属地的三里屯派出所约谈。最终三里屯派出所以地推是“低俗活动扰乱社会治安”为由,对其处以罚款,要求地推人员写检查和保证书,将充气娃娃带离北京。

两天之后,运营方在压力之下宣布暂停该项目运营,也就出现了文章开头写的一幕。仅仅四天时间,“共享女友”从诞生到下线,走过了短暂的轮回。

“共享”经济虚火过旺,或现倒闭潮

自从共享单车一炮而红之后,中国的“共享”经济就开始急剧升温。在眼球经济和资本的推动下,各种分时租赁产品改头换面以“共享”创业项目出现在大众面前。诸如共享汽车、共享电动车、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图书馆等,都如雨后春笋般地冒了出来。共享女友不过是借共享二字搏眼球的最新一个项目,但显然不会是最后一个。

尽管各种共享项目蜂拥而上,但真正能做大规模让人们看到市场前景的却很少。即便是有着较大市场需求的共享单车,至今也没有建立起自己的盈利模式,更多的是资本驱动的规模之战。今年上半年,共享单车开始出现项目无法维系退出市场的现象,多个共享单车项目关停,而还在运营的项目也时不时爆出用户押金难退、裁员等负面新闻。而在10月份,才火了没不久的共享充电宝也诞生了首个阵亡者。

今年6月,悟空单车成为首家退出市场的共享单车企业,它仅仅运营了5个月时间。一个月后,3Vbike共享单车也宣布退出市场,其运营时间更是短到了4个月。曾推出黄金单车的酷骑也因为前期烧钱过度陷入经营困境,创始人兼CEO高唯伟被罢免,仍没有看到好转的曙光。

最新的消息显示,共享充电宝在度过了火热期之后也开始出现类似现象。10月11日,杭州共享充电宝企业乐电宣布停止运营共享充电宝业务,从上线到停止运营,也不过7个月。而在此前的9月份,另一家共享充电宝企业Hi电也被爆出了全面收缩线下推广团队的裁员内幕。

种种迹象显示,“共享”经济创业项目即便有资本的支持,其创业生命周期却显然短于正常水平,而成功率却非常不乐观。创业者心态浮躁、急功近利,不按经济规律办事,一味追求大快猛;各路资本如赌徒一般疯狂押注投机,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二者合在一起,使得“共享”经济虚火过旺,看似繁荣却底子空虚难以支撑。大胆预测,如同之前的O2O一样,共享经济也将迎来虚火之后的倒闭潮。

共享经济是个筐,但不代表啥都可以往里装

早在共享单车刚出现朋友问我其前景如何时,我不认可其共享经济属性,但看好行业发展前景,理由是城市最后一公里出行的市场需求非常旺盛。但更多的“共享”项目纯粹跟风,甚至完全是建立在假定的市场需求之上。

比如共享充电宝,智能手机用户的出行充电需求就被创业者放大了。随着电池技术的不断进步,多数用户已形成每天晚上充电的习惯,智能手机一天一充基本可以满足日常工作生活的需要。只有在车站、机场等少数场景下,用户充电不便时才会有相应需求。有意无意地高估用户需求的结果,除了欺骗自己和投资人,就只有在实际商用中被数据打脸。

据钛媒体文章分析认为,押金100元的共享充电宝只需使用率保持在40%就可收回成本。然而街电的运营数据显示实际的使用率仅有15.7%。街电目前在全国70多座城市拥有30多万台终端,投放了近140万个充电宝,达到较大的规模。街电的使用率尚且如此之低,其他投入规模小的更可想而知。足以证实了前面的观点:充电宝的使用场景少,而市场需求很小。

当下共享经济概念火热是事实,创业者希望借此来扩大影响的心情也可以理解。共享经济确实是一个筐,但不代表啥都可以往里装。现在,不但种种伪共享项目往里面装,而且连伪需求项目也硬塞进来。而像“共享女友”这样挑战法律底线的项目,最后毁掉的不只是自己,还会破坏创业大环境。

【作者介绍:蚂蚁虫,科技评论人,专栏作者。微信公众号:蚂蚁虫(minian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