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9999@126.com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开卷 > 开讲啦 > 列表
关注我们:

中国南海“地图编辑器”被禁止出口 老板是啥心情

  你还记得那艘亚洲最大的,也是最先进的中国超级“工程船”吗?那艘名为“天鲲”号重型绞吸挖泥船,因为可以凭借“一己之力”在南海填海造岛,为祖国“开疆辟土”,所以也被网友们戏称是中国的“地图编辑器”。近日,《环球时报》独家专访了研制这台“编辑器”的企业的“掌门人”朱连宇,听他讲述一家中国制造业公司是如何逆袭为行业翘楚的。

  环球时报:网友给振华重工制造的“天鲲号”起了个新爱称,以前叫“造岛神器”,现在叫“地图编辑器”,您喜欢这个绰号吗?

  朱连宇:11月3日,我们建造的亚洲最大、最先进的绞吸挖泥船“天鲲号”下水,标志着中国疏浚装备研发建造能力进一步升级,已处于世界先进水平。网友把“天鲲号”称作“地图编辑器”,说明大家非常认可振华重工制造的工程船的性能和功用,我觉得不错!

  环球时报:今年天鲲号、洋山港四期全自动码头出尽风头,下一步我们需要关注什么?

  朱连宇:现在洋山港四期的全自动化码头已经启用,我想接下来应该关注振华重工在海外拓展的情况。比如海外还有哪些新订单会来?另外就是我们目前正在海外建设的两个项目,一个是意大利VADO全自动化码头,另一个是阿联酋阿布扎比全自动化码头,这两个全自动化码头的合同已经签了,意大利VADO码头预计2019年就能启用,阿布扎比项目要更靠后一点。

  环球时报:这两个项目跟洋山港相比不同之处在于?

  朱连宇:从规模上讲,洋山港目前肯定是最大的。VADO全自动化码头和阿布扎比全自动化码头我们在国外造自动化码头对我们就是一个考验,之前我们的自动化码头承包项目都是在国内实施、本土支撑,现场的沟通、协调等方面,相对来说要比在国外要容易一些。

  另外,当地的文化、法律法规这些方面也会对我们形成一些挑战。不过,本质上来说,这两个海外码头跟洋山港一样,所有的港机设备和设备控制系统都是振华重工在实施。

  环球时报:为什么他们要选择中国企业来做自动化码头?他们自己做不了吗?

  朱连宇:为什么以前自动化码头在有些国家落地就比较困难?我感觉有两个方面,首先是基于成本的考虑,因为自动化码头普遍来讲投资比较大,从成本上来说,自动化码头建设的投资比人工码头大,但从长远来看,这个增加的投资是可接受的。另外就是思维方式的问题,或者叫认知度。有人感觉自动化码头可能效率不如人工码头效率高,但是现在,我们已在国内运营的这三个自动化码头已经颠覆了这种思维,所以从成本、效率这两方面综合来考量的话,未来会有更多的国家选择自动化码头。

  另外,在全自动化码头领域,虽然我们的其他竞争对手一般都是联合一些其他的公司在做,比如有一些其他公司帮着做某一个模块,完全自主配套的能力不足。但振华重工的优势就在于:我们可以做一个整套的东西,就好像精装房一样,用户领钥匙就可以了。

  发展历程

  环球时报:根据统计,振华重工的港机设备目前在全球市场份额常年稳定在70%以上,回头来看,最初我国重型港机设备制造业的底子是怎样的?

  朱连宇:90年代初期以前,我国造船和港机制造相对于国外发达国家一直处于落后状态,长期受国外技术垄断。进入世界市场较晚的振华重工,曾被国际一线港口视为“杂牌军”,那时的德国克虏伯、日本三菱和三井、韩国现代基本占据全球95%以上的份额,并控制了核心技术,在世人眼里,人家就是高质量、高品质的代名词。

  上世纪90年代初,世界上只有欧洲有集装箱起重机运输船,并处于垄断地位。振华重工的起重机运到国外,必须用人家的船,而且要遵从船公司的协议,而这个协议对振华是不公平的,价格高而且船期不确定,这就使振华一直陷于被动,往往难以在预定时间内交货,必定会影响振华的声誉。

  在这种情况下,也是迫于无奈,振华重工造起了自己的运输船。不过准确的讲,当时由于资金紧张,不是建造,而是改造。1993年,振华重工想方设法,花200万美元买了一艘旧的运煤船,花4个月改造成我们需要的运输船,于是有了振华重工第一艘运输船,慢慢的,我们也有了自己的船队,大大降低了运输成本。现在振华重工已经拥有29条6-10万吨级的远洋运输轮,这也成为振华的竞争优势。

  现在回想一下,在创业初期,压力很大,资金非常紧张,哪有钱造船啊,我们也是被逼上梁山。

  环球时报:这种情况下,振华重工的第一单生意是怎么做成的?

  朱连宇:振华看到了集装箱运输的巨大市场潜力,就紧紧把握住了这个机遇。并且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先从发达国家打开市场。这跟传统的先打开发展中国家市场的思路不太一样,为什么?因为先从欠发达国家打开市场可能比较容易,但是接下来打开发达国家的市场可能会很难。但是如果说先从发达国家打开了市场,那么再进入其他的国家和地区就比较容易。

  所以,1992年振华重工的第一份海外订单就来自加拿大温哥华港,振华重工凭借着价格优势和认真严谨的态度在众多竞标者中获胜。第一单尽管没有为振华重工带来多少利润,但为振华重工赢得了好名声。第二年,温哥华港口又向振华重工订购一台岸桥。美国迈阿密港到温哥华港参观,非常看好振华的产品,1994年,美国迈阿密港一次性从振华重工订下4台岸桥。

  接下来,德国、荷兰、新加坡……陆陆续续的,被西方国家牢牢占据的市场都被我们打开。实际上到了1998年开始,振华就一跃成为世界第一,一直持续到现在。从卖出第一台设备到成为世界第一,只用了短短6年时间。

  环球时报:6年成世界第一,靠的是什么?

  朱连宇:首先是靠精益求精的态度和不断自主创新的精神,我可以再举个例子,其实,1992年加拿大温哥华港项目之前,在新加坡,振华重工曾5次投标不中。那时的新加坡已成为世界的航运中心,那里全是世界大牌起重机在竞争,一位新加坡港人士告诉我们:不进入新加坡市场,以后振华走的每一步都将举步维艰。只要同新加坡港务集团(PSA)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港机设备进入新加坡港,世界各地港口码头的大门都会向振华敞开。

  最后,在1995年振华拿到了一台重562吨的超轻型岸桥订单,我们都明白这个订单的价值意味着什么,全公司最优秀的工艺技术人员,像造工艺品一样造起重机,对岸桥的每个零件都一丝不苟地进行精确计算,最终总装好的岸桥质量为560吨,比项目要求的足足轻了两吨!

  另一个例子,2004年,振华成功地研发出来了双起升的岸桥起重机。当时国际权威专家都纷纷感叹,这个双起升岸桥的诞生标志了港机行业中国纪元的开始。

  在技术和创新之外,振华占有这么大的市场份额,另一个原因就是高度重视客户需求,以前的企业大都是先生产,再销售,而振华是先收集客户需求,根据需求做设计,再生产,完全满足客户个性化的需求。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