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开卷 > 开讲啦 > 列表
关注我们:

郴州市第三人民院,极不负责任的医院!

我来自河南省遂平县,今年32岁,2007年嫁至湖南郴州,现住郴州市内。

2008年我怀孕2个月后在进行产检时,医生告诉我们小孩怀在宫角位置,并且我的子宫内有一个不完全纵隔,如果任其发展,不但小孩不能正常生长发育,还会导致子宫穿孔,甚至危及生命,医生建议我们将小孩打掉,还必须进行子宫纵隔切除手术。

后在朋友的介绍下,2009年6月26日,我在市三人民医院(健康路)陈秋明(妇科副主任医师)的主刀下,做了子宫纵隔切除手术,手术过程中,医生在我的子宫内安装了一个防止子宫粘连的T型环,2009年6月30日我完成手术出院。

出院后的8月和9月我2次月经白带均不正常,我很担心自己的身体状况,马上找到主刀医生陈秋明反映情况,她没有给我做任何检查,说这是手术后的正常反应,只是给我开了点消炎药,经吃药治疗,效果十分不理想。

2009年10月,因T型环安装时限已到,我又到陈秋明那里施行了宫腔镜检查以及在宫腔镜下的取环手术。术后陈秋明告诉我子宫的伤口愈合很好,手术很成功,并告诉我一个月后再进行一次B超复查就可以了。

2009年11月,我在陈秋明处进行术后复查,陈秋明给我开了彩超检查单,对此我产生了疑惑,我觉得像我这样的患者不是应该采用宫腔镜才能看得更清楚吗?我在B超室门口给陈秋明打了电话询问我的疑惑,并向她反映我的月经量非常少,月经颜色发黑等状况,陈秋明在电话里说宫腔镜看不清楚,只有B超才能看得清楚,并且做了手术后有些人的月经会有些改变,慢慢的自己就会调节过来。于是我就按照她的意思做了B超。B超检查只能显示我的子宫大小、子宫壁薄厚较为正常,陈秋明在看到B超检查单后告诉我一切正常,我已经痊愈,我可以再次怀孕了。

在听到陈秋明的答复后,我放心回家了,虽然月经突然量少、颜色异常,但是专家医生已确定我身体完全康复,所以我也认为那只是手术后的正常现象。

但是,直到2010年7月我的身体情况一直持续,并且一直未能怀孕。这让我觉得极不正常,于是再次找到陈秋明反映上述情况,陈秋明这次还是只建议我吃些中药调整一下,告诉我不用担心,手术很成功,没有什么大问题,接下来就给我开了一个4次的彩超排卵监测(彩超4次排卵监测费用是200元,她给我开的是彩超,做的却是黑白的,黑白B超监测费用只要100元)。通过B超排卵检测检查,又显示一切正常,于是她又再次让我回家自己调养。

2010年8月17日,因为我还是没怀孕,我又找到陈秋明,这次她没多问什么情况,直接让我去做输卵管通水手术,在通水手术的实施过程中,医生告诉我,我的输卵管正常。

到了2010年12月,我仍未怀孕,为了彻底查找病因,我就让我的老公去做检查,检查结果显示,我老公一切正常。在陈秋明的手术和诊断下,我们做了各项检查,各项检查均一切正常,我以前也怀过孕,为什么在做了子宫纵隔切除手术后,我就不能怀孕了呢,这让我和我老公感到非常疑惑,我们在主刀医生陈秋明那里却怎么也检查不出真正原因,这一切让我们万念俱灰。

到了2011年1月4日,我妈妈知道我的情况后,告诉我在河南郑州有一家治疗不孕不育的专业医院非常有名,要我立即过去检查。这家医院的医生在听取了我的情况后,首先就怀疑是手术后子宫粘连导致不孕,让我立刻做宫腔镜检查,通过检查发现我的子宫宫腔粘连十分严重,已导致宫腔呈筒状,如果要恢复子宫正常功能必须要再次进行剥离手术,并且手术难度已经相当大了,即使手术成功我也有可能终身不孕。医生还告诉我,像我这种患者,出现月经不正常,首先就应该考虑是否是子宫粘连,做过子宫纵隔切除手术的患者极容易发生子宫粘连的情况,并导致月经不正常,如果不及时处理,就会导致不孕,这种情况一般的妇科医生都会考虑到。像我这种症状是拖延的时间太久,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目前子宫粘连十分严重,手术已经相当困难,由于再次施行剥离手术,会造成子宫壁变得非常薄,再次怀孕的几率非常小。

听到医生的介绍后,我有如五雷轰顶,感觉脑袋一片空白!我怎么也不敢相信市三人民医院的专家医生竟然会是如此庸医!竟然会是如此冷血!竟然会是如此残忍!我那么频繁地找到陈秋明,向她反映我身体的不适,告诉她我一直没有怀孕,她却只会告诉我手术如何成功,只会胡乱地、频繁地安排我做那些昂贵的、无用的检查。一年多来,我是多么地相信陈秋明的医学水平,多么地坚信市级医院的道德诚信,我无数次的往返奔波,无数次地带着期望和企盼,虽然每次都是失望而归,但是我从来没有怨恨过任何人,我总以为是自己身体的原因。没想到却是庸医误诊,害我终身,让我即将散失一个做母亲的权利。

我找到陈秋明和郴州市第三人民医院讨要说法,他们却一口咬定自己没有过错,带着不屑的声音对我说:有本事,你们就去法院起诉吧!

听着他们嘲讽的话语,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我泪流满面,说不出任何话语!人怎么可以这么没有道德,怎么可以这么没有人性呢?我是一个外地女人,嫁在郴州,除了丈夫,我在郴州举目无亲。我今年已经32岁了,我不敢去想如果我不能生育了,今后我的日子该怎么过!我不敢去想,一个没有孩子的婚姻会走向何方!

我乞求大家帮帮我,帮我维护我自身的权益,帮我出出主意讨要一个公正的说法!或者帮帮我把我的帖子发到各个有影响力的网站上去,我是一个普通老百姓,我没有能力去对抗一个强大的机构,只有希望能靠大家的爱心以及媒体的介入来帮帮我,我恳求大家了!哭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