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9999@126.com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影音 > 列表
关注我们:

如今的高通为什么不能“躺着数钱”了?

作为全球最大的手机芯片巨头,高通最近处境有点不妙。

今天,高通刚刚交出了最新一季的财报。其中,净利润同比大幅下跌89.7%,高通解释主要原因是苹果及其供应商没有支付专利授权费。

在过去一众中国手机厂商对高通发起抵制之后,近期苹果跟高通的关系又开始剑拔弩张起来,双方在全球各地你来我往发起诉讼。双方的核心分歧在于,苹果认为高通的收费方式太贵太不合理(因为高通要根据整机售价进行抽成),高通则认为用我的产品就必须接受我的定价方式。

诉讼短期难有结果,高通CEO史蒂夫·莫伦科夫表示这样的状态还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而另一方面,业界传言苹果也在加抓紧寻找替代高通的方案,比如从上一代iPhone 7开始,苹果就已经引入了英特尔的基带芯片。

中国手机品牌也开始研发手机芯片。在澎湃S1芯片发布后,小米成为第四家拥有自主芯片的智能手机公司。而华为近两年也靠着搭载麒麟处理器的手机抢占市场份额,甚至不断的向苹果和三星发起挑战。 至此,全球前三的手机厂商苹果、三星、华为都已经有了自己的芯片,新秀小米也紧紧跟上。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高通在手机芯片领域所向披靡。联发科等厂商只能在中低端市场找份额,而老牌巨头英特尔在移动端一直处于追赶状态,难以威胁高通地位。

但是,局势正在发生变化。

高通并没有败在联发科、英特尔这些竞争者的手里,它最大的失误,在于站到了自己客户的对立面。

高通做错了什么?

高通可以说是一家“躺着数钱”的公司。

它的主营业务分为QCT、QTL和QSI三大部分。依靠高通常年积累的专利,QTL业务线(技术授权部门,主要负责对高通历年积累和收购的技术专利进行授权)在2013、2014和2015财年分别为其贡献了30%、29%和31%的业务营收,相当于每年80亿左右的美金。赚来的钱高通每年也会投入大量资金用于研发。

不过,高通的收费方式比较特殊。它除了向厂商收取卖芯片的费用,还需要按手机整机售价抽取一定比例的分成。这个抽成比例不透明,但业界称一般在整机价格的4%左右。

可以说,高通利用独创的专利授权模式赚的盆满钵满,继而用收入投入研发更领先的芯片,继续统领市场。

而且,为了巩固自己的专利优势,此前高通与中国企业签订协议时,采取了“专利反授权”的政策。具体来说,就是说手机厂商在使用高通芯片之前,必须与高通签署专利授权协议,将手机厂商本身的专利免费反授权给高通,且规定不得利用这些专利起诉高通的其他客户。

由此高通建立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生态圈,并让小厂商们心甘情愿地为并不合理的高昂“高通税”买单。因为这让缺乏专利的中小厂商们减少了被同行起诉的风险。包括小米、OPPO、酷派等公司都因为专利缺失的问题在海外市场的步伐变得异常缓慢,而在国内却获得了快速的成长。

由于高通“专利反授权”的影响,拥有1247件专利的国内厂商几乎不能为此盈利。而据不完全统计,如果取消“高通税”,会让高通每年在中国市场的专利授权费用至少减少2至3亿美元。

但高通大赚的同时,下游手机厂商们的不满也在累积。在众多下游厂商们的呼吁下,中国国家发改委关注到了高通专利的问题并启动调查。

2015年2月,发改委对高通开出了一张高达60.88亿元人民币的巨额罚单。并对高通提出了整改措施,其中比较重要的两个大变化是:

1、对销往中国境内的手机,按照整机批发净售价的65%收取专利许可费;

2、不强制我国手机厂商将专利进行免费反向许可。

这样,高通依靠专利建立起的生态圈被部分瓦解。一些国产厂商也开始拒绝向高通缴纳专利费,比如魅族。

但是,强势的高通在沟通无果后向魅族提起诉讼。2016年6月23日,高通就魅族侵犯高通3G,4G专利问题索赔5.2亿元。高通表示,此前与魅族进行了谈判,希望根据高通2015年提交给中国国家发改委的改正计划签订专利授权协议。但经过多方交涉,双方未达成共识,魅族拒绝向高通支付专利费用。

两家的恩怨由来已久。

早在魅族立项手机业务时,黄章就曾在魅族论坛表达了对高通的不满,称CDMA需要缴纳高额专利费,魅族不开发CDMA手机。随后魅族开发了多款手机,但是在2015年前始终没有开发CDMA制式的手机。

而在阿里巴巴投资魅族后,后者在手机市场有了质的飞跃,合作第一年的销量就达到了2000万,高通意识到“收网的时刻到了”。

为什么魅族迟迟不愿意给高通交专利费?多名业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的答复很一致:“原因在于太贵,贵到难以想象。”而事实上,高通和中国手机厂商的专利问题并非魅族个案,大部分手机厂商都不愿意交专利费。

但在智能手机的热销期,由于厂商卖的多,高通的专利费虽然价格极高,但是只要早点拿到处理器,专利费依旧可以负担。不过2015年的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整体销量开始出现放缓甚至是下滑,高通选择继续收取高额专利费,就严重影响了厂商的利润。

一名手机业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高通根本不只是卖处理器,而是买整套的解决方案,如果你的手机采用高通的CPU,必须同时使用高通的基带、电源管理、信号放大、无线模块等等一系列整套解决方案,芯片采购成本相当高。而如果不采用高通的CPU,除CPU成本降低外,其余的各种芯片供应商都有更多选择,可以综合考虑性能和价格因素选择,这样整体的手机制造成本就会低很多。”

在与魅族争吵的背后,显示出高通正逐渐失去对国内手机厂商的威慑力。同样在2015年,高端的骁龙810发热严重,中低端的处理器性能弱于竞争对手MTK,为高通敲响了警钟。

高通的压力是什么?

在高通发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财报中显示,三季度实现营收53.7亿美元,环比上升7%,同比下降11%。三季度营收受到了与苹果公司诉讼的不良影响,高通预测,第四财季公司专利授权部门的营收将下滑至10亿美元,同比下降47%左右。

高通今天发布了2017年第四财季的财报,报告显示高通本季度营收为59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62亿美元下降5%;净利润为2亿美元,同比下滑89%。

在智能手机市场逐渐接近天花板的今天,高通作为智能手机市场最大的赢家之一,显然也开始受到市场增长乏力的影响。

根据Gartner的智能手机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全球手机市场整体出货量为15亿部,下滑1.6%。这与几年前的PC市场何其相似。在手机功能越来越强大的今天,智能手机的使用寿命也将逐渐增加,智能手机市场已经逐渐成熟并接近饱和。

不过,高通却似乎并不担心。

高通董事会执行主席保罗 E·雅各布(Paul E. Jacobs)表示,未来5年智能手机还将会卖出80亿部,并将有超万亿台连网设备。他的理由是,未来手机可以通过整合更多功能实现创新,而且,在万物互联时代,高通将迎来更大的市场空间。

有业内分析人士表示,目前困扰高通的主要有以下两点。

首先,高通的营收增长和净收入的增长随着诉讼和智能手机市场的发展,可能存在的波动性在未来一段时间将一直存在。另一方面,种种迹象表明,高通收购恩智浦半导体(2016年10月27日,高通以110美元每股的价格,收购恩智浦已发行的全部股票,总价值约470亿美元,全部以现金支付。)的不确定性在增加,结果难以预料,开拓新市场就更加毋须多言了。

任何以上一点外部因素,都将会对高通的业务和营收产生极大的影响。由于受到诉讼的影响,高通在2017年第一季度损失了将近20%的收入,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例证。

也就是说,同时面对这两大难点,高通需要在未来推出更多、更新、更先进的产品,来证明自己、说服消费者,同时刺激市场。

不过就像前面提到的,对高通来说联发科的追赶以及英特尔的紧逼并不致命,手机巨头的“集体叛变”才是釜底抽薪。

而在物联网、人工智能等领域,竞争对手们同样也虎视眈眈。

联发科副总经理游人杰曾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目前联发科已拿下智能音箱市场80%的份额,未来会在物联网市场“超车”;而苹果、华为、三星也正在处理器的人工智能领域上深耕,继A11、麒麟970后,三星也计划在未来三年内实现自家智能手机中搭载人工智能芯片。

自1985年创立,到今天刚刚迈过“三十而立”门槛的高通,几乎主导了整个智能手机芯片市场。进入2017年以来,巨头的“叛变”和在专利费上的纠缠正逐渐让这家公司迷失方向。

这家依旧能够“躺着数钱”的公司现在正犹豫地站在十字路口。它将如何协调自己与客户们的关系?是继续高高在上地号令所有人,还是改变策略,合作共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