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9999@126.com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开卷 > 小灶 > 列表
关注我们:

“广告词比说明书详

多数中国人对南美的印象停留在巴西和阿根廷,至于委内瑞拉,能不假思索确认它在非洲还是南美、南美北部还是南美南部的中国人,可能并不多。

不过,这个面积不大的国家在国际舞台上还挺有声音的。不仅因为其具备南美第一、世界第二,能与沙特一战的石油储量,也因为其兼具政绩与争议,在国内外影响巨大的已故前总统查韦斯,更因为该国逾千亿美元的外债几无偿还希望。

这些看似互相矛盾的信息构筑了一个事实:假如这世界上有一个穷得叮当响的任性国家借了巨额外债还相信自己能还清,那这个国家一定是委内瑞拉。

那么,世界上第一个法定虚拟货币出现在该国,大概也并不奇怪了。

看我能有多任性

2月20日隆重登场的虚拟货币“石油币”,绝不是委内瑞拉现任总统马杜罗的第一次任性。

政治强人查韦斯在2013年去世后,权势和魅力都不及前任的马杜罗在“钦定”和“胜选”两重加持下继任总统并担当至今。然而,如果只是能力不行,马杜罗或许不至落得“疯子”“白痴”的称号。

查韦斯死后不到2年,国际油价遭遇了超乎腰斩的下跌,直到今天也只能在2014年的“腰部”左右晃荡。不幸的是,作为唯一的支柱产业,石油收入占委内瑞拉全部出口收入的80%强;当油价暴跌,经济状况可想而知。

2015年,委内瑞拉GDP倒减5.7%,2016年更是高达8%。大萧条带来了严重的货币贬值,其2016年通货膨胀率接近500%,生活水平从“人均收入1.9万美元的南美首富国家”跌落至“想吃死老鼠而不得”。

比这不咋地的时运更不咋地的,是马杜罗的内政、外交水平。

在经济危机中,马杜罗宛如投身战争,毫不犹豫启动紧急状态,祭出限量供给、政府定价等一系列昏招,破坏本来宁静的市场秩序,导致通胀愈演愈烈。放着不合理的经济结构不管,马杜罗把所有锅都甩给了“反动势力颠覆”。面对反对党时,他心中不存法律,钱没收、人拘留是家常便饭,由此引发的各种街头暴动,每每导致数十平民死于非命。

以“查韦斯之子”自居的他,根本无法像查韦斯般招人民喜欢。2017年的民调中,80%的委内瑞拉受访者对其不满,导致马杜罗几无可能像查韦斯般无争议连任。

即便如此,马杜罗仍然效仿查韦斯的强人政治,一边竭力说服人民“只要给我更多权力,一切问题迎刃而解”,一边悍然启动制宪议会,试图赋予总统更多权力。显然他没有明白,更大的权力加身,只能让他背更大的锅。

制宪会议是个悬案。委内瑞拉官方声明,制宪委员会选举相当成功,全国1950万选民中有逾800万人参加了投票,投票率高达41.5%——而反对党则称政府撒谎,并指出投票者最多200来万。制宪目的是扩大总统权力,问题在于,查韦斯时代的宪法中,该国总统权力难道还不够大?

而制宪引发的连锁反应更是令人哭笑不得。美国马上指责委内瑞拉“迈出走向独裁的一步”,进而扩大了对委内瑞拉的金融制裁;而哥伦比亚、巴拿马、秘鲁、阿根廷、哥斯达黎加等美洲兄弟相继宣布,鉴于委内瑞拉不允许国际观察员入境,他们将拒不承认此次制宪委员会选举的结果。荒唐如是,烂摊子雪上加霜。

诚然,委内瑞拉原定于今年4月举行大选(如今已推迟至5月),届时马杜罗有可能狼狈下岗。然而,没有马杜罗的委内瑞拉,就那么值得信任么?

空有一身重油

委内瑞拉富过,但富裕的表象只是一个陷阱。当石油带来的外汇储备被虚妄的高福利极速耗空,而畸形的产业结构及严重不足的内需远不能支持内生经济的发展时,穷鬼华丽衣衫下的佝偻一览无余。

委内瑞拉与中国建交较早,双边的贸易往来也早有开展。21世纪初,中国与委内瑞拉合作的诸多基建项目便不乏烂尾之作。这不仅因为委内瑞拉“手里缺钱”(事实上,对于一个石油大国,钱几乎不可能成为工程烂尾的理由),更因为诸多“软实力”问题。

委内瑞拉政府缺乏成熟国家的基建运作能力,而又倚仗石油资本,好大喜功,常常集中大量项目一起推动。这一弊病不仅让该国的财政赤字居高不下,更严重考验了其管理人才、劳动力、相关物资生产能力及“三通一平”等经济基础。

事实证明,考验最终难以达标。10年前的各种住房工程如是,10年后的“拉美首条高铁”亦如是。坊间谣传,因为中国承建的委内瑞拉高铁烂尾,中国投入其中的75亿美元贷款陷入泥潭。

对此传言,我们应当理性看待。好的一面是,上马高铁项目时,委内瑞拉正因高油价春风得意,并未索求中国贷款,工程款由委内瑞拉政府承担;坏的一面是,不唯高铁,该国欠中国的钱,又何止75亿美元……

不过,在钱这个问题上,我们大可不必为国担忧。事实上,委内瑞拉最大的债权国并非中国,而是美国。两个大国争相把真金白银投入委内瑞拉这个无底泥坑,自然不是为了摆阔,而是看中了比钱更重要的东西——石油。

文章开头说,委内瑞拉不管欠下多少钱,都相信自己能还清。考虑到其惊人的石油储量,它还真是唯一能做到的国家。然而,为啥委内瑞拉不在石油产业孤注一掷,火速生产,猛赚外汇,还清外债,摆脱包袱,不说做回南美首富,好歹先把经济危机结束了啊?

答案当然是:做不到,只能慢慢来。

虽然石油储量堪比沙特,委内瑞拉的石油种类却颇为尴尬。与易开采、易炼化的轻质石油相比,委内瑞拉产油的大头是重质石油(密度大、黏度高)。重油也分一般重和特别重,而委内瑞拉的石油之重,达到了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无法炼化的程度。

于是造就了一个奇葩局面:委内瑞拉向美国出口重油,同时从美国进口轻油,不然无法满足国内对石油的需求。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入袋还散尽——没有沙特的命,可千万别得沙特的病。

又给贷款,又帮炼油,美国这样的好伙伴,哪里还有第二家?然而,即便委内瑞拉对美国百般依赖,查韦斯却是人所共知的「反美斗士」,马杜罗更是将美国钦定为委内瑞拉一切灾祸的罪魁祸首。

面对这样好气又好笑的国家,特朗普压根儿不打算与其一直“玩笑”下去。随着制裁进一步升级,美国无论是停止从委内瑞拉进口重油,还是停止向其出售轻油,都能要了委内瑞拉本就没了一半儿的命。

而中国即便眼馋这口汪着油的大锅,面对如此任性的老哥,敢不敢接还真是个问题。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