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开卷 > 小灶 > 列表
关注我们:

忆我与两位外国朋友的友谊(外交经纬)

  图为记录卢秋田外交经历的书籍。   资料图片

  开栏的话

  40年,中国的改革开放波澜壮阔,成就辉煌。40年,中国的外交事业开拓进取,为世界和平与发展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奋战在一线的中国外交官,用真情、用友谊广交八方朋友,用忠诚、用岁月展现赤子情怀。自本期起,本版推出“外交经纬”栏目,通过外交官的视角,讲述在世界的不同场合,曾经发生过的、亲身经历的一个个难忘故事。

  

  我40多年的外交生涯中有28年在欧洲度过,经历了中国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进程,见证了中国外交从世界舞台的边缘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也见证了中国的朋友圈在不断扩大。

  在满满的回忆中,有两位外国朋友给我留下极深的印象:一位是卢森堡—中国友好协会主席阿道夫·弗朗克,他是一名普通的铁路工人;另一位是德国前总理施罗德。这两位朋友来自不同国家,社会地位迥异,但我们都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这份友情,成为我40多年外交工作中的一份珍贵财富,也是激昂迈进40年的中国改革开放对外交往中的一朵浪花。

  “要带队访华到100岁,一直到走不动为止”

  1963年至1986年,我前后3次在中国驻荷兰大使馆工作。记得1964年我在使馆文化处工作时,一天,一位领导要我去火车站接一位从卢森堡来的朋友,叫阿道夫·弗朗克。那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身材高大而瘦削,神情十分慈祥。我把弗朗克送到使馆后,闲谈中问其来访的目的。他说:“我想要一些介绍中国的材料,例如《中国建设》《中国画报》等杂志。因为卢森堡还没跟中国建交,所以我只能到你们驻荷兰大使馆来取。”交谈中得知,老人当时已经71岁,曾经是卢森堡共产党领导人之一,1959年应邀访华并参加了中国国庆10周年活动。我问他,拿那么多中国宣传材料做什么用?他说:“我就是要让卢森堡政府和人民更多地了解新中国的情况,推动卢森堡同中国尽快建交。”

  与弗朗克的初次见面,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当西方尚有很多人对中国不了解甚至有误解的时候,弗朗克却在为介绍真实的中国不懈地奔走努力。后来我还得知,他动员家人将介绍中国的材料挨家挨户地给邻居和朋友送去,还用自己的退休金给外地友人邮寄材料。此外,他每年都会组织两三批卢森堡议员访问中国,为推动两国政界与人民的沟通呕心沥血。如按人口比例计算,弗朗克所在的卢中友协是世界上组织政府官员访华最多的协会之一。1972年中卢建交,既有国际局势大背景的影响,也与弗朗克这样的友华友人的多年努力分不开。

  1986年,我出任中国驻卢森堡代办。弗朗克知道这个消息后非常兴奋,在我到任不久就邀请我去他家做客。他说:“你来卢森堡当代办,我太高兴了,可是我不愿称你为代办先生,想称你为兄弟好吗?”我说:“太好了,我为有你这样一位大哥感到很高兴。”于是,我们两人在荷兰结下的缘分,在卢森堡又得以延续。

  我在卢森堡工作的4年里,几乎每周都与弗朗克见面一两次。他开了一家“中国艺术”书店,经常组织介绍“今日中国”的活动,且继续组织卢森堡各界朋友前往中国。据统计,卢森堡有1/3的政界人士在弗朗克的组织下访问过中国,不少当地人称他为“中国的友好使者”。

  1990年,97岁高龄的弗朗克第五十七次带队访问中国。他对我说,“要带队访华到100岁,一直到走不动为止!”当我1990年底离任回国时,弗朗克对我依依不舍:“我要到中国过100岁生日,你一定要出席呀!”没想到,这次告别成了我们之间的永别。

  弗朗克对中国的真诚友谊,给我留下了永不磨灭的记忆。弗朗克是中国走向改革开放道路的见证人,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授予其“人民友好使者”的称号,这是实至名归。

  “我只要第三顶帽子!我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我与德国前总理施罗德相识于1993年,直到2018年5月在北京再次相聚,在这25年中我们一直保持友好交往,从未间断。

  1993年,我担任驻德国公使时与施罗德开始交往。彼时,施罗德担任下萨克森州州长,我从波恩到汉诺威去拜访他,商谈关于我国安徽省与下萨克森州建立友好省州关系问题。初次见面,施罗德热情友好,讲话直率,我们很投缘。当我向他简要介绍安徽省发展情况后,他当即表示同意与安徽省建立友好省州关系,并拟邀请安徽省领导来德考察访问。他还强调,省州之间的交流与合作对发展德中两国关系非常重要。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