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9999@126.com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婚嫁 > 喷吧 > 列表
关注我们:

请求依法依纪处理宁远县谢家村支书谢敦忠的行为

尊敬的上级领导、省纪委监察:

  您们好!

  我们是湖南省永州市宁远县柏家坪镇谢家村村民。首先举报我村村支书谢敦忠和村会计谢运清俩人在我村上任以来从未做过一件好事,专干些党风不正、贪污腐败横行乡里、欺压百姓、打击报复检举人等事。如果此话有假可天打雷劈。二、村长谢洪启,村妇女主任李四荣包庇村支书和村会计隐瞒事实、还特意协助支持。三、驻村干部周来胜包庇村支书透露举报消息。四、政府部门在举报一个多月dalucom.com后才查封村里账本不给力,怀疑村里账本修改换新。五、镇扶贫办不给真实村里贫困户人口资料和包庇透露举报消息。

  注:谢敦忠是谢运清的亲妹夫,谢敦忠儿子谢石剑在市刑警侦查大队,谢石剑的岳父任职市委党校大官、具体职务?

  我们已经去过镇纪委、县纪委、市信访局,省信访局,县巡查组,都被镇里包庇狡辩解释,镇里领导还出言要求不能让我们越级上访举报,“如果越级上访,他们将采取措施,后果上访者将成为精神病。”这样的领导,那将是百姓大难,国家之耻辱,百姓还有监督举报权吗?这次我们死硬着头皮来省里信访领导们,希望领导能够重视。

谢敦忠党风不正、贪污腐败横行乡里、欺压百姓、打击报复检举人检举如下:

  一、2014年2015年跟2016年村里有很多低保贫困户,穷富家庭都有,这里面包含着很多村干部的亲戚和亲属朋友。村支书谢敦忠跟村会计谢运清利用低保贫困户可以贷无息款这点,叫上数十名自己的亲戚和亲属朋友(低保贫困户)帮助他们去贷无息款,每人贷无息款5万元,贷款期限3年。(贷无息款地址在柏家坪镇双井圩乡信用社)贷款额谢敦忠跟谢运清全部拿走去做投资生意,低保贫困户贷无息款人每年可得分红利息5000元等。(举报前贷款人自己透露,宁远县还很多村基本都是这样贷无息款投资的。)2017年的精准扶贫就基本上给了这些帮助村干部贷无息款的村民了,这些人大部分是村干部的亲戚亲属朋友,2017年我村有贫困户101人。村里根本不出告示。国家下拨的贫困户项目,可以说每年所有的贫困户基本被村干部的亲戚亲属朋友和有车有钱在村里有实力的给霸占占有了。使得很多真正穷苦的有需要的百姓没得到,这些都是那些贪官腐败的行为,明知故为。

  二、查明2017年谢家村贫困户里有:(谢万丰家5人、家有小汽车一辆,与村支书谢敦忠是亲属关系);(谢孟清、黄明秀家5人、有小汽车一辆,与村会计谢运清是亲家关系);(谢厚松4人、家有小汽车,而且在县里有房有门面几个,家属关系);(谢志扬家2人,谢志扬家大儿三层房屋内外装修、小儿在县里买有50万豪房),(谢安远家有空调里外装修,家庭条件好,谢敦忠亲属关系。)(谢火清家4人、两孙子都有小车,村里不一般人)(何顺良家4人,其是外村人,家里人员户口都是外村人,只是妻子讨本村人,因当时在村边学校教书,在我村里有房住,县里也买有房,而且已死几年,怎么有贫困户)谢敦功、谢厚兴、谢增清、谢厚正、谢际春、谢国际、郑运娥、谢土清、谢文远、谢正斌、谢厚信、谢厚文、宋细金、谢良善、谢运国、谢厚生、谢正桃、谢敦梅等等,(如有错误请原谅,这些都是镇扶贫办在举报后经过村里给出的、故意由拍的相)“请问村民这些里面有谁家庭真正有困难的请站出来大胆说出来,国家不会落下一个贫困户的”。这里也不说你们有钱有车了,请领导们来查实。(还有很多被漏掉和包换的大鱼、特别有钱的家户、你们拍拍自己的胸膛问问自己是做了好事还是做了坏事,明抢他人食物、而且还是穷人的救命的都被你们给抢了、这是暗杀了他们、一个人不可能永远那么幸运的,阿弥托福),家里无病人这是你们的福气啊!不要把福气给颠倒了!这里我首先跟你们道个歉,说声对不起!这里透露你们的名字只是作为合法查实,并无他意,村民在没举报前透露贫困户有:(谢敦敏、谢富成家有钱亲戚),(谢文生家村很有钱有实力家),(谢良旺家村会计亲侄子关系有车)(谢良树家有钱有车有店铺)(谢增古有钱家)这里不是针对哪个家庭,而是村里真正困难的家户被纳下了很多,穷苦的人连吃饭都在打着算盘,吃了上餐下餐没着落、有病没钱看、百姓之不幸、国家之耻辱!这些都是那些腐败官员给弄出来的。

  为什么有漏和假象请看详解:我们于2017年7月31日上午去镇里扶贫办查看,镇里不给查看,只提供贫困户101人,还算有50分的官。下午当我们说要举报时,扶贫办郑部长就把我们举报之事透露给村里干部知道了,并对我们说:“不要做举报这样的事情,都是一个村的人,会得罪很多人的”。(有谁又清楚当时我们这些穷苦百姓写申请书申请的时候,村里干部是怎样说的?说:“1、有癌症的人都不能有低保贫困户。2、比癌症更可怕的病只要你家里还有人在外打工都不可以吃低保贫困户。3、没有钱看病是理由,有诊断证明书,却拿不出进年医院费用单5万以上的都不能吃低保。4、用了几万元的,别人癌症都没有,你这只是小小的感冒也想吃低保贫困户。5、还说村里今年基本上没有几户低保贫困户。结果跑出来101人30几户贫困户,还不出公示,真他妈的放屁说话”。难道这些有贫困户的都比上面说是的家庭还要有其它的更严重病吗?村干部知道举报一事后,村里干部就想尽一切办法弄一张假的名单,名单上而且也不能没有以前没举报前村民聊天说出,这样会更引起怀疑,所以才有以上有钱人跟亲戚亲属朋友列出。在举报后接连几天里,村里干部把挨家挨户有贫困户的好家庭给通告了,让他们知道村民在举报了,叫他们做好堤防,并告知修改之事是假的。8月02号我们再去县里扶贫办查看也不给查看,还说我们老百姓没有资格查看,这明显是已经相通了。我们又来到县纪委举报此事,这次县纪委很热情招待了我们,还倒茶水给我们喝,看完我们举报内容后,还热心的听了我们的解释反映,最后叫我们回去在一个月之内给我们好消息,并叫我们保密,留下联系电话,我们怀着有希望的心情走出纪委办公楼,赶紧打电话叫村里人再去镇里查看贫困户人口,当天上午10时镇里突然给于查看,还故意放松让我们强拍照相,因为这些可能是已经过村里修改的贫困户花名册。7月31日至8月2日电脑上造一张修改的贫困户花名册表格是非常简单的。所以这才使得我们所照贫困户花名册有虚假现象,跟村民子透露的少了很多大鱼。过了十几天县纪委还没有来电话,我们只好自己打过去问,结果县纪委领导答道:“上级还没批准由谁去办理此事,还要等些时候”。结果等到8月21日还没有给我们答复,我们再次来到县纪委查问情况,我们一进纪委举报室首先打招呼问好,并告诉纪委我们又有新的证据了,特问纪委可以借打印机打印新证据么?刚刚一问,就被纪委领导说我们在网上举报了怎么怎么的,是不允许在网上举报的怎么怎么的,训了我们一大堆话。我们很耐心的听完了训导,我们又求纪委领导帮我们打印新的证据举报内容,结果被生气的否定不跟我们打印,要我们到外面打印。我们刚想离开去打印时,又进来了一位领导大声说:“是哪个举报的,哪个带头的,等等一些恐吓话,恐吓还要抓我们似的。”这不是在吓唬老百姓吗?幸好上次接访我们的那位领导刚好路过,见里面很大声,转头看见是上次来举报过的村民,就把我们给带进另外一处举报室里,我们只好给一人拿着u盘去外面打印证据资料再回来交给这位领导,领导接过资料并没有看,直接放入柜子,听我们解说后叫我们回家等消息。8月28日镇里县里纪委通知我们去镇里总结村支书谢敦忠一案,就是我们举报一案。我们当天8时到达镇纪委处,结果让我们等到了11点30分才找我们总结谢敦忠一案。一开始纪委问我们有哪些举报内容,他好一一作答。我们一件件的反映村支书谢敦忠的罪行,却被县纪委跟镇里领导一件件的包庇解释答复。我们一看镇里给出物证基本都是通过电脑打印的副件,原件一份都没有。大家都知道经过电脑打印的文件在电脑上很多都是可以修改的。“所以我们所提供的证据都被纪委领导说成属于谎说举报”。还说如果他们没找到证据,让我们呢自己去找。这话也不是无理,但是很多证据我们是没有办法查询的。最简单的贫困户都不给我们看,其它的更不要想了。1、贫困户政府解释说是:“政府误理解中央下达的扶贫政策,没看懂政策文件,把扶贫政策理解为是给那些有钱有车和有事业发展的人,这样他们才有发展长途”。(不管是什么样的官,他要是有这样的想法,这个官肯定不是好官,穷苦百姓等死啊!)2、“贫困户无息贷款、是我们政府当保的,所以才帮他们拿着贷款金额去投资各种有发展的汽车行业跟建筑工程,是为了能挣了钱分红给贫困户,比他们自己做事业更稳定”。(这明明是狡辩解释,贫困户小额贷款是不需要担保人的,只要自己能从事小而事业、产业等贫困户是可以贷款1—5万元的免息,承当责任由产业保险公司承当。而且贷款额由其它企业去挣钱,只是分点红,这更启不了作用,只有坐吃山空。政府会这点都没想到,狡辩就是狡辩)。(贫困)两字怎么理解?请问我们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有这样的政策吗?有这样的解释说明吗?

  三、谢敦忠为讨好上级领导,送现金数万元和茶籽油(100斤值4000元)给当地的上级领导,还经常请些官员吃饭等事,从而买稳谢家村支书这个位置。(请饭钱和茶籽油钱都记在村里账本里,村里几个管账人说出,账本上可查,只是账本可能已经修改或换新)。镇里解释说:“账本上没有查到这些买个菜籽油的钱,而且账本上也没有修改痕迹,账本也不像是新的账本,都是有收入付出签名的”。(在我们举报后一个多月后才去村里拿走账本查看,而且支书跟会计都是被举报人跟管账本人,也同时知道我们举报哪些内容,能查到吗?而且村里谢小才(上任村长)跟现任村干部在举报后经常多次聚在一起讨论问题,能不包庇?谢小才在镇里处理举报问题时被请到场,跟我村谢厚成对治茶籽油问题时,刚开始说没有买茶籽油这回事,最后斗红眼脱口说出:“哪一代村干部都有买个茶籽油的事”,这难道不算说明买过茶籽油?而且村里现在还有其它证人,当年村买茶籽油这事还出过公告。

  四、谢敦忠与谢运清属于村干部本因做的事情,2015年两人都在村账本里记误工费,每人记误工费4000元,共计8000元。村长谢洪启没有记误工费,所以很生气,在当年农历12月份脱口告诉村民谢敦洪,说:“村支书跟村会计索要村里误工费8000元之事”。现经我们举报后,村长谢洪启不承认说出的话,与村民谢敦洪对治说:“是村民谢敦洪听错话了,他说是上两任村长谢三昌那时转交下届村干部时留下的3千元误工费”。这不是明说瞎话吗?当时谢洪启根本就不属于村里干部,而且对当时村里账本之事他怎么知道呢?他怎么会关心上两届事呢?简直是胡说八道,说话不敢承认,这就是事实摆在眼前的事,小人,在我们举报后天天跑来跑去搞些小动作,四处造谣等等。镇里也表示没有在现在的假账本上查到这些所要的误工费,连上任村长谢小才也包庇说:“是上上任谢三昌留下3千元误工费,没有现在的8千元误工费。”这不是明打自己的嘴巴吗?说慌,谢小才又不是现任的村长,又怎么能一口就咬定没有现在的8千元误工费呢,就算上上任留下3千误工费,这任你又不是干部了,你怎么就一口咬定没有呢?这完全是明明商好的话,不知到的事一口咬定没有,傻子都知道出鬼了。(现任村长谢洪启说出8000元误工费,因为他没得到说出,现在不敢承认。)这样的人需严刑拷问才有效,请重视。

  五、2007年,谢敦忠在柏家坪镇交警四中队做临时工时, 收取他人费用,正巧收到大官子弟车,被交警领导查实后开除。这样的行为这样的做法会是好官吗?

  六、2012年柏家坪镇原来镇干部“王安日”退给谢家村拆迁户基地补偿款和收取他人红包钱共记75万,这是高速公路没有划分(建房基地)之后的补助钱,谢敦忠拿出20万元送给当时任镇党委书记“王建华”,(此事王安日、王建华在法庭上供出有档案)

  七、拆迁户有后期补助款75万元,2012年永蓝高速补偿谢敦洪家35220元,谢敦忠只给谢敦洪领取15000元,让谢敦洪签收35220元的收据,其中20220元被谢敦忠索要,并要求保密,谢敦忠说:“这35220元是我们四位努力耍关系要来的,所以那20220元就是我们的辛苦费了,明白吗”。如果谢敦忠不去谢敦洪家打两位老人,谢敦洪还会继续保密不说出。我村拿到后期补款的还有好几户。

  谢敦忠贪污拆迁户75万详细说明:2012年12月11日谢敦忠叫谢敦洪去他家在柏家坪镇双井圩乡办的裁缝店里写永蓝高速后期补助建房基地领款条,领条上写上35220元,领款人谢敦洪,当时在场人除了两位当事人还有谢敦忠妻子在店里裁衣做工,当时钱并没有给谢敦洪,叫谢敦洪回家等着,过些天会帮他把钱拿克。在当月21日上午9时,谢敦忠来到村民谢敦洪家只给了他15000元,当时谢敦洪就问还有2万多呢?被谢敦忠答道说:“这些钱是我们四个人辛辛苦苦搞回来的钱,我们四个人因不因该要点,这个你都不明白,你千万要保密不要跟别人说,否则后果自负”。当时谢敦洪听了心想:(反正是后期多余搞来的钱,得到多少算多少,先拿到再说,可能那些拆迁户还搞不到呢)!就这么同意了。这样的情况还有拆迁户谢春芳也是领条上写有3万多元,只给了他15000元,谢敦忠也是那样说:“这些钱是我们四个领导辛辛苦苦搞来的钱、、、、、并叫保密”。我村有20几户拆迁户,只有几户领到了基地补助费,领到后期补助费的大部分都是拆迁时给过红包的,所以谢敦忠叫他们签收35000多元的领条只给了15000元给其领款人,这里只是给了拆迁时拆迁户给的红包钱,那每户2万多元的建房基地补助费都被谢敦忠贪污,因为当时没有给红包的拆迁户基本上谢敦忠都没有退给他们后期基地补助款,也没叫他们签收领条,只有个别自己的亲属可能得到那么一点,这样一来没拿到后期补助款的拆迁户也就无法知到有后期补助款,村里也不出通告,“拿到补助款的拆迁户因自己得到好处了或者是干部的亲属得到了好处都会帮谢敦忠保密的”。想蒙蔽这些拆迁户过关还不够,这些钱谢敦忠也不能自己全部占有,所以谢敦忠拿出一部分钱去讨好上级领导,这样会更有安全感,上面政府也会当作保密没有这么一回事。这就是村支书谢敦忠的狡辩之处。他根本就没想到会有今天这样举报了他(谢敦忠)。据了解领过后期补助款的除了谢敦洪家、谢春芳家还有(谢孟清家、村会计亲家)(谢孟先家、孟清兄)(谢厚刚、谢厚涛家)(谢敦彭家、村支书兄)(谢榴锦家)等。(纸是抱不住火的,除非自己不做。)这样一来其他拆迁户基本都没领到,而且也不知道有这样一项补助款。

  八、永蓝高速对我村高速公路周边防护沟补助工程费到底是多少?谢敦忠没有开党员会,也没有公开具体有多少补助费和用出施工费用,和没有公开竞标工程公告,就私自叫了自己的好友别村人做包工,从片石扶沟变成现在的水泥注边沟,工程大大偷工减料,造成扶沟多处破坏。补助工程费和用了多少工程费跟剩余多少工程费村民和党员一慨不知情。镇里也帮解释说这项工程是高速公路直接监工和拨款的,叫我们村民去高速公路指挥部查,(我们村民怎么去查呢?傻子都知道,一不懂、二不懂、三更不懂。)解释说明:村里当时监工是村支书谢敦忠监工的,材料是谢敦忠买的,工程所有用钱都是谢敦忠那儿拿钱的。解释一出、镇里又说监工是高速公路请谢敦忠的,材料费、工程费是高速公路给谢敦忠代发的。(高速公路买材料还需要谢敦忠买吗?政府请不要再给我答复:是的?)

  九、我村退耕还林补助款,刚开始几年在村会计谢运清那有几十元一亩可领,可是村民这两年去领,却被村会计谢运清说:“没有退耕还林补助款了,”使得很多有土村民未领到该有的补助款。而且退耕还林国家具体补助多少钱一亩村里也没出过公告。镇里解释:“村里每年退耕返林都发给村民了,村民都领到了,也有领到签名本作证(副本电脑打印纸张),而且退耕返林每年的补助拨款要到次年才能到款,才可领取,叫我们不要随便乱举报。”村民说明:本村村民自己每年有没有领到和签过名自己会不知道!而且镇里给出签名领本是副本,电脑打印纸张是可以经过电脑修改的。请问原件签名到哪儿呢?(小学生都懂电脑修改软件)

  十、我村沙子岭卖给政府办烟草站的田和土,谢敦忠在大会上当着众多党员和队长们说:(政府购买我村田以每亩24000元,土以每亩21000元购买。)结果却给村民的购买钱是以田每亩21000元,土以每亩17000元购买,这明显是巧夺村民每亩田3000元和每亩地4000元,请求严查。(众多党员和村民可以作证)在这次购买田土中村民基本是不愿卖的,因为当地田土价与国家规定和高速公路补助费还相差少6000元以上每亩田土,而且还带有强制性施工,村民还不在自家的田土旁时,施工队就强行做主连出田土平方,并强行施工平土让村民找不出自家的田土具体多少平方。(可以说哪家是多少田土就是多少)比抢还要绝,村民决定举报,谢敦忠就利用低保来骗取村民卖田土,之后村里就多出了很多卖田土低保户。镇里解释说:“谢敦忠当着众多党员说的都没用,土地补助是国家跟当地政府对当地土地实际补助为标准的,只能按当地田土补助来给于征收补助。”我们可解释:“一村支书说话当屁,放出抱不住也收不回,而且跟当时高速公路补助田土相差少6000多元一亩,难道高速公路就不是按国家按当地田土补助来给于征收补助的。政府实行强卖强买,连田土平方,有田土人不在场政府包连,而且谢敦忠就利用低保来骗取村民卖田土,这些低保是镇里给的还是天上来的呢?真是想的太绝了。村里前几年有很多都是卖田土得来的低保。

  十一、谢运清村会计利用村公章收取他人红包等事 ,我村一名单身五保户老人谢敦发进养老院静养需要在村里盖个公章印被谢运清挑逗,于是老人没有办法,包了个20元的红包给谢运清被收取,才方得村里公章印。今年选举村干部,谢运清被落选了为什么村里还要聘他这种人为村里管章人呢!我村年轻人想申请入党没有个大红包是不可能入党的,这些年村里入党人基本是他们两家的亲属人士。有村会计谢运清两个儿子一直在外地做工,却利用耍关系请吃饭把两个儿子提成党员。纪委查明第一次说把钱退给老人,老人觉得事情不合理没接收。第二次镇里解释说:“谢运清收取五保户谢敦发20元红包钱之事,谢运清表示说当时他没有看到红包,也没有收取任何人红包钱,落选又选他是因为当时村里需要干部人才,村里当时没有合适的人才可以选举,因需要才私自聘请的,而且我们镇里也不知道村支书跟村会计是亲兄妹夫关系。亲属入党是经过党部批准的,读了十名新入党员,只半数是亲属,另半数其他,所以也不算包庇亲属,”村民谢敦发说:“红包钱是我第一次需盖章被拒绝后,第二次到村会计谢运清家克给的,我当时走到谢运清家时没有其它证明人在场,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见谢运清在家里,我走到他跟前问他盖章又被拒绝,我当时感到很尴尬,我就从口袋中拿出红包放在谢运清眼前桌子上,再次请求他帮忙盖个章,谢运清见有个红包,也没顾红包里有多少钱,就直接去房间柜子里拿出公章帮我盖好了,并表示同意后,说可以了,我就拿起盖有章的申请单走了,出门后谢运清并没有把红包退给我,到现在也没有。这次举报后,镇里第一次来我这调查时还说把红包退给我算了,被我拒绝了,当时我答道:“这不是钱的问题,因为我是一名五保户,进养老院静养需要盖公章,是国家允许的,还要红包,这个行为不对。”镇里见我执着,跟我做了些思想工作就走了。”(镇里聘请刚刚落选干部又担任原职务,而且村支书谢敦忠与落选人谢运清还是亲兄妹夫关系呢,镇里表示不知道,上任多少年了会不知道?就算当时急需人才,村里就没有其它的人才了,谢家村除了他们两个亲兄妹夫是聪明人,其他人都是傻子了!(完全说我们谢家村没有人才了);入党之事:有党员说出谢运清为了让儿子入党,特意请他们下馆子吃喝酒等事,并要求他们举手同意他儿子入党事。其它很多入党人士也是一样,要么没经过众党员举手同意,要么就是请下馆子吃喝等事。这些完全不是胡说,村里这些年为了入党搞得人心惶惶)。“一个五保户跟他有仇吗?没有;谢家村真的没有其他人才吗?有、大把有;入党人本来就是自己的亲子亲属,请吃饭就可以入党了,我们也来请吃饭入个党可以吗?肯定不可以;多少年轻有为的人申请入党都被拒绝,都说没有为村里做过贡献等,不可以入党,难道他们的儿子年年在外地打工就可以入党了吗,他们的儿子就资助过和救助过有需要的穷苦百姓吗?没有。(天理不容,百姓不需要这样的官员)。

  十二、村里学校,李月生每年都资助村里救助金贫困金10000元,这些钱村里又有哪些贫困户得了,村里从来没出过告示,村民都不知情,对得起李月生先生吗?镇里解释说:“这些钱没有经过村支书谢敦忠手里,是李月生亲自拿着钱送到某家某人手里的。”村民解释说:“没举报前李月生亲自跟村民说钱给村支书手里的,到底他发给贫困户没有或发完没发完就不知到了。难道又是我们听错了?现在举报了不用说李月生也会说是他自己亲自发的,因为他租的学校是我们谢家的,在我们谢家村里,办理各种手续要政府的。这个我们明白,。是不敢跟群众站在同一条路上,反正我们穷人没得到李月生个人的赞助。

  十三、谢敦忠因多次贪污我村退耕还林款和公益林补偿款等事,被有识之士投书举报,谢敦忠就怀疑是村民谢敦洪夫妻举报的,找机会伺机对村民谢敦洪家进行打击报复,2015年农历12月8日下午1点半钟,他见四周无人就冲进谢敦洪家打两位老人,幸好他亲哥哥谢敦鹏在自己家门口看到在闹事,跑来看到又是亲弟弟在打人才阻拦免出大事,(还有旁观者跟直见者可以作证)但两位80多岁的老人被谢敦忠打伤出血,事后谢敦忠还多次到谢敦洪家大门口扬言要杀死他的儿子,害得两位老人的儿子躲在外地不敢回家过年。谢敦洪老人还是抗美援朝自愿军老兵,打过几年真正实战的老兵,竟被这样的村干部欺骗、打击报复等贪污他家应有的拆迁补助款等事(谢敦洪诉苦说出)。政府部门对谢敦忠到谢敦洪家打人一事作出讨论结果:“第一次评论、政府部门经过调查,对打人一事属实,并对谢敦洪说叫村支书谢敦忠到他家赔礼道歉、如果有必要到谢敦洪家门口前放一卷鞭炮跟赔点医药费表示赔礼道歉、这事就算了,当时谢敦洪听了一口咬定说:这是一个村干部的行为不对,不能随随便便就这么结了,如果冲到他人家里打人或是杀人赔点钱就可以了这个世界就乱套了,谢敦洪不接收赔礼道歉,需政府按法按记处理此事。”经过一番理论后,被打人谢敦洪死咬不放,政府部门在第二次讨论中说:“(在那次打人事件中,根据调查,当时有证人村支书亲哥哥谢敦彭在自家门口看到谢敦洪家门口有人在闹事,跑过去一看、当时并没有打架也没有吵架了,只是在房子大门口两人对口说理,没有打架跟骂人一事,谢敦彭到后直接叫自己的亲弟走了,最后也没有看到被害人受伤之事,还在谢敦洪家坐了许久聊天”。谢敦彭(支书兄)口供,政府读口供)。镇里还叫被打人谢敦洪拿出当时的医疗包扎证明跟当时报案记录。”谢敦洪表示“第一次讨论跟第二次讨论完全变两种答复了,根本头不对尾,难道这就是政府官员的狡辩处理打人一事?”被打人谢敦洪诉说:“当天是2015年12月8日下午1点中左右,谢敦忠跟当时在场人当时任村妇女主任郑新美一起来到我家门口,谢敦忠一到我家门口见我在家堂屋里,就抬手指着我大骂“干你娘、干你娘、井古老(谢敦洪小名)你老娘个B的敢举报我(村支书谢敦忠)边骂边冲到我家里,当时我见情况并没有跟他吵架,还伸出手请他(谢敦忠)先坐下再说,谢敦忠并没有搭理我,把我手甩开,并举手打骂人。我(谢敦洪)见他举手向我打来,我也伸手去接,我是一个老人(81岁)哪有他力气大,被他打到胸部,我老婆(阙文章)见情况上前去拦被他打到右手腕处出血,当时妇女主任郑新美也在场,就赶紧过来劝架栏架,当时她劝架是拉着我的,并没有拉谢敦忠。这时谢敦彭(支书亲哥)赶过来了,见情况才把我们拉开的,并且还骂了他弟(谢敦忠),之后村支书谢敦忠才走出我家门口,而且在我家门口还扬言大骂要杀死我的儿子,等我儿子回来要杀了我儿子!害得我的儿子躲在外地都不敢回家过年了。村支书谢敦忠跟妇女主任走后,谢敦彭就在我家坐下来安慰我,并跟我道歉说不要跟他的弟弟一帮见识,保证以后不会再有此事出现了。当时我心想“哎、都是一个村里人何必要这样呢,而且也没有出什么大事就答应他哥算了”,我们就这样大慨聊了20几分钟。他哥哥也走了,见他弟弟也到他哥家里去了,我心想“让他们兄弟谈谈这事就算了吧”我转眼过去看见老婆(阙文章)的手在出血,就赶紧在家里找到了消毒药水,去帮老婆擦洗手,看了看也就是些抓伤出血,擦了些消毒药水就这样让它自然好了。也就没有去医院也没有报警了。事后不仅谢敦忠从我家门口过路时又大骂我娘、还说等我儿子回来了要杀死我的儿子。我听了这些话非常生气,并又去找了他哥哥谈了话,他哥哥答应我会再劝说他弟弟的。可是这人(支书谢敦忠)累教不改,还是经常到我家门口大骂我娘跟要杀死我儿子的伤人话,还破坏我家的菜园跟果树等事,我实在是忍无可忍我就决定上访举报他(谢敦忠)。2016年我到过镇里,县里纪委,(市里信访局又被转县里,在此都没得到处理的结果,可能政府是因为我是一位老人头还是谢敦忠有大官担保?请求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导人按国家法律依法依纪处理我村支书谢敦忠党风不正、贪污腐败横行乡里、欺压百姓、打击报复检举人之罪行。(据了解,本村村民谢元启当时在家门口听到谢敦忠骂人的那些脏话并看见谢敦彭在赶过去劝架,自己才没有去劝架的,才站在门口观看观听的。当时谢元启都觉得一村支书会骂出那样的话跟冲到他人家里打人,觉得此人报复心极大,是个大坏人。)

  十四、 村支书谢敦忠在王安日(当时镇人大主席)事件之时被宁远县纪委监察抓获拘留一事。村民谢敦洪说明:“谢敦忠被抓当天晚上我正睡觉,也就是上我家打我之前,半夜突然听见有一女人在敲我睡房那扇窗户叫我(敦洪哥),我问是谁?并说大半夜的一个女人家在那干什么的,女人答道说是谢敦忠老婆,叫我开门要她进来,我当时说:我已经睡了,谢敦忠妻子强求叫我开门说有事要求。我才开灯把门打开放她进来谈说,当时她跟她的儿子谢石剑两人,到了我房间跟我说谢敦忠被抓了,问我知不知道这事?我觉得很奇怪答道不知道。他老婆急着说这次“有牢坐了、有牢坐了”又问我真的知不知道?我答道真的不知道。然后她就跟她的儿子走了。我当时看了一下时间是晚上1:40几分。我当时心想“可能是跟王安日退给我们拆迁户那75万元有关,谢敦忠老婆可能以为是我举报了谢敦忠让我签收35220元的领条,只给了15000元我,怕我举报了他(谢敦忠)”。果然不久谢敦忠被放了出来,才跑到我家里来打我骂我,也不分清事情何因。(从这件事可以看出谢敦忠确实有贪污犯罪之事,不然他的老婆跟儿子也不会半夜去我家找我,原因是怕我告的状)。

  十五、还有原镇纪委书记镇人大代表主席(王安日)贪污拆迁户补助款事件,王安日被举报后退给谢家村75万元拆迁户红包钱跟建房基地补助钱,被村支书谢敦忠贪污,并利用这些钱送人情跟自己索要一部分。(王安日被抓法庭说出75万,这次没举报谢敦忠之前网上王安日事件有贪污及其它详细说明,8月2日举报谢敦忠后,8月28日县里领导来镇里与我们讨论我村支书犯罪事。没得到我们的同意,8月28日当天晚上查王安日事件网上正在更新,无法打开网页显示数字,其它上网查看一切正常。8月27日至8月30日网上王安日事件屏幕在更新有图证,8月30日屏显上显示(系统正在升值,时间2天19小时00分跳动)无法显示王安日所有犯罪材料只有显示时间数字更新跳动。几天更新后,网上又出来了王安日的犯罪事件((2013)宁法刑初字第189-1号被告人王安日、张中旺犯贪污、受贿罪一)是可以打开的,里面写有王安日所犯罪事情跟在法院的口供等等。就近这半个月里突然(2013)宁法刑初字第189-1号被告人王安日、张中旺犯贪污、受贿罪一)这件安又打不开了,网页显示404错误OpeLaw,页面显示404Oops!页面竟然没找到,怎么可能?。没举报前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王安日事件有这样的显示。

  谢敦忠身为一名共产党党员和一村支书根本没有做到一个共产党党员的准则和一村支书的原则要求自己,他贪污腐败、次次诬骂村民、打击报复举报人等事,请求上级领导严查严明,依法依纪公办。并请求上级领导查明村里账本修改,参与修改者因依法定罪,对于村干部想尽一切办法毁灭证据之事也要定罪。村里年年如此贫困户人口不公开出公告,不开党员会选举贫困户等“事”。谢敦忠利用有关系保护做这些事,天理不容,法律不容,人民不容。

  此谢

  敬礼 !

  信访检举人:谢家村众村民

  联系电话谢敦洪:15581366213,谢元启:13874644116,谢运成:13574667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