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9999@126.com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小镇 > 列表
关注我们:

教授被控贪污取保后称遭原校长报复 对方称系编造

(原标题:韶关学院被控贪污教授取保后:称遭原校长报复,对方称系编造)

研究所所长,国家科技进步奖获得者,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二级教授娄高明曾是广东科研领域的知名专家,因被指控贪污上百万元而身陷囹圄。

3月22日,刚刚被取保候审的娄高明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坚称自己无罪,当年事发是因为自己的上级、韶关学院原校长刘荣万打击报复。

被查之前,娄高明曾实名举报刘荣万有贪腐问题。而对于“打击报复”的说法,刘荣万向澎湃新闻表示,这是“完全编造”。

此前,娄高明被在看守所羁押了两年多。2017年1月,韶关市中院一审以贪污罪判处娄高明有期徒刑六年。不过,11个月后广东省高院撤销了该判决,将案件发回重审。

此案的争议集于一点:涉案的117万元到底是娄高明的兼职收入,还是未入账的学校公款?

教授一审被判六年,广东高院认为“证据不足”

3月22日下午,澎湃新闻在韶关学院的教师公寓见到了娄高明。一天前取保候审的他正从宾馆回家——他说为了“祛晦气”,在外面住了一夜才回。进家时,他穿着妻子买的新衣服,深绿T恤搭配浅色长裤,脚上是锃亮的新皮鞋。

2018年3月22日,娄高明取保候审返回家中。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

“自由真好!”在看守所关了971天的娄高明感叹。他身材较高大,面容却有些清瘦。

1965年出生的娄高明是江西临川人,大学毕业后读硕士、博士,学习研究的一直是兽医学专业。1998年他到广东省农科院兽医研究所工作,四年后破格晋升为研究员。

2003年经韶关市政府“人才引进”,娄高明调入韶关学院从事教学科研工作。他曾在该校英东动物疫病研究所担任所长五年,一度是学校唯一的重点岗特聘教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2005年他曾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

娄高明曾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

2015年7月24日这一天,成为娄高明人生轨迹的拐点。当日他在广州南站被警方控制,随后被韶关市浈江区检察院干警带至看守所羁押,十多天后因涉嫌贪污被逮捕。

此案一审由韶关市中级法院审理。该院审理查明,2008年至2014年,担任韶关学院教授及英东动物疫病研究所所长的娄高明,未经学校许可,利用职务之便,采取收入不入账等方式非法占有公共财物,贪污检测费、疫苗费共1176195元。

法院认定,娄高明曾指示研究所工作人员,利用研究所的设备、原材料等资源,为企业或个人检测生猪血清等病样,或培养、制作“自家疫苗”,将相关收入据为己有。

检方还指控,娄高明虚列、冒领科研项目参与人员的劳务费39000元,贪污某企业支付的款项105075元。但一审法院认为这两项指控证据不足,不予认定。

2017年1月,韶关中院以贪污罪判处娄高明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五十万元。

娄高明不服,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他认为自己所收117万元系兼职酬劳,是企业支付给他个人的“顾问费”和“技术咨询费”,自己并非贪污公款。

2017年12月,广东省高院对此案作出裁定,认为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遂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韶关市中院重新审判。

韶关市中院对娄高明作出的取保候审决定书。

争议焦点:涉案收入归个人还是学校?

此案进入重审程序后,目前尚未开庭。从此前审理的情况来看,案件定性曾引发争议。

2008年至2014年,娄高明先后从多家养猪企业收取117万多元。办案机关提取了相关的银行转账凭证,娄高明本人也未否认。案件争论的焦点是,这笔钱该如何认定,娄高明的行为如何定性?

根据一审判决书记载的证人证言,韶关学院英东动物病疫研究所4名工作人员证实,时任所长的娄高明曾安排他们对养猪企业的生猪血清等病样进行检测,或制作用于猪病防疫的“自家疫苗”,其中3名工作人员还称,曾代收过检测费或疫苗费转交娄高明。

此外,涉案的6家企业负责人接受调查时称,的确向娄高明支付过检测费或疫苗费。不过,这些企业负责人均表示,他们是委托娄高明检测病样或制作疫苗,没有与韶关学院签订合同。

韶关中院审理后认为,娄高明曾以韶关学院动物疫病研究所的名义,将检测报告发给相关猪场。办案人员从娄高明的电脑提取出一份给某企业的《动物疫病诊断报告书》,上面有“英东动物疫病研究所动物疫病检验检测专用章”的图样。不过,娄高明解释,研究所实际上没有该印章,那只是他在电脑上合成的图样,是科研中传发材料的需要。除此外,判决书中未体现其他盖章的检测报告证据。

一审法院认为,涉案款项并非娄高明个人的合法收入,其行为与其职务、职权相关,符合贪污罪构成要件。

法院还查明,按照相关规定,韶关学院并不具备制作和销售疫苗的资质。

那么,娄高明向企业收取的117万余元,是否属于应上交学校的收入?“这个我就搞不懂了,要由法律去界定。”韶关学院副校长王羽梅向澎湃新闻表示,学校对高娄明的相关行为并不知情。

娄高明则称,他未制作疫苗,也未向企业收取检测费或疫苗费;做过的相关检测是科研需要;他所收的117万多元是企业支付给他个人的顾问费和技术咨询费,是兼职酬劳。

“本案中并不存在公共财物供娄高明管理,所有涉案钱款都是他从事对外服务收取的。”娄高明的辩护律师王振宇认为, 一审法院把“利用了学校的资源和条件”作为认定娄高明贪污的重要理由,“这不是法律的规定,是对法律的扩大性解释”。

2018年3月22日,娄高明在家中接受采访。

案发背后:教授举报校长贪腐,自己也被举报

取保候审第二天,娄高明就到韶关学院行政楼去“报告”。他在校长室没看到老上级刘荣万——刘两年前被撤职了。

娄高明一直认为,自己“出事”是因为实名举报刘荣万而遭“打击报复”。

娄高明任韶关学院英东动物疫病研究所所长时,比他大6岁的刘荣万是该校校长。娄高明称,他与刘荣万在科研项目、实验室工程及用人等方面存在矛盾。

2014年,韶关学院申报“粤北生猪生产与疫病防控协同创新发展中心”这一省级科研平台,娄高明是该项目主持人。可项目批下来后,该项目改由副校长王羽梅负责。这令娄高明耿耿于怀,“这个项目会有一千多万资金拨下来,申报成功了就把我踢开”。

对此,王羽梅说,当年申报该项目需要到省里答辩,可娄高明在关键时刻并不配合,“他说病了要住院,实际上他是赌气”。

娄高明当时“赌气”,跟他一份科研病料“失窃”有关。2014年1月,娄高明从福建采回一份猪病料,命名为“福清株”。“我研究出来投入应用的话,可以产生几十亿的经济效益。”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