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9999@126.com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小镇 > 列表
关注我们:

醴陵市住建局拟对醴陵石塅村民采取违法强拆

 关于有关单位拟强拆我家“违法建筑”一事的

  陈述申辩书

  

  陈述申辩人:钟金玲,寡妇,今年52岁,是醴陵市国瓷街道石塅村志木组的失地农民,更是醴陵世界陶瓷艺术城瓷器口项目的拆迁户,身份证号为430281196509******。

  据悉,2017年7月11日贵局对本人发了份《履行行政决定催告书》,限于十日内按醴规建限拆字(2017)第71号《醴陵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限期拆除违法建筑决定书》要求自行拆除我家“违法建筑”,对此本人现将有关情况陈述申辩如下:

  一、我家房屋不属“违法建筑”,是农村“一户一宅”的合法建筑 。

  2009年7月,由于我家里人口多、两个女儿都大了没房子住,加上“五保户”精神病叔叔李放生日夜打闹无法居住在一起,我先夫李海潮便向组、村及办事处(工业园)报告拟建住宅一栋。李海潮全家均为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且是无房户,组上按“一户一宅”的规定分了宅基地,至9月,借款数十万建成坯房,次年搬家入住。现在已入住8年有余了,这是“昨日落雨,今日生的茵子”吗?!我们这里谁家不是这样建的房?!什么时候见哪个部门来规划过?几时征求过我们村民的意见,听证过?又在哪公布了啥规划方案?何况你们政府部门已予合法认定、签订了拆迁补偿协议,付了一点钱就想欺负我们孤儿寡母!

  住建局的拆违决定事实不清、程序违法、适用法律错误、处理结果不当,依法应予撤销。

  2017年5月31日下午,来了一群穿制服的人找我,采取威胁利诱的欺骗手段逼我到其车内做了一份所谓《调查笔录》、还逼我签了字,我不知他们的身份,调查人和记录人均未签名,内容是他们自己想怎么写就怎么写的,还有几处空行。我眼睛不好看不清字,是他们读给我听的,我觉得同我讲的不一样!我叫女儿找他们理论,两个女儿还遭其扭打!特别是小女儿患有红斑狼疮,深受刺激。后来听说:6月12日住建局作出了醴规建限拆字(2017)第61号《限期拆除违法建筑决定书》、6月16日又书面撤销了,后又分别于6月19日和6月22日作出了70号《限期拆除违法建筑告知书》和《限期拆除违法建筑决定书》,6月23日又书面予以撤销了,6月30日第三次作出了71号《限期拆除违法建筑决定书》。三次内容意思大致相同、但漏洞百出,无端认定我家已经征收(当然未付清全部拆迁款项)的房屋为“违法建设”,限两日内自行无偿拆除。住建局不分青红皂白,所作出的拆违决定,“违法主体”错误、事实不清、没有证据证实,且程序严重违法,适用法律错误,处理结果明显不当,是典型的滥用职权!

  三、住建局的行政拆除决定不合法,且没生效,不能作为贵局强制执行的依据。

  强行拆除农村集体土地上的村民住宅,没依法定程序 认定违法,又没经过“听证”程序,因此住建局的行政拆除决定是不合法的。退一万步讲,有关部门要“特意认定”我家房屋为“违法建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九条规定“违法行为在二年内未被发现的,不再给予行政处罚。”更何况所谓的“违法行为人”李海潮已死亡,依法不再追究。再退一步讲,该决定书也未生效,我将于60日内申blogxiao.com请复议或在六个月内依法提起行政诉讼,因此该决定尚未生效,不能作为贵局强制执行的依据。当然贵局仍可强制拆除,但其一切法律和社会后果将由你们承担!

  此致

  醴陵市城市管理和行政执行局

  陈述申辩人:钟金玲

  2017年7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