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小镇 > 列表
关注我们:

孤寡聋哑老人摔了一跤 这些人的举动很暖心

3月18日一早,74岁的高成法大爷准时来到杭州下城区朝晖街道老房地社区办公室,接待老人的是今天值班的社区副主任陈明捷。

只见他拿出一个药盒,取出一颗递给高大爷,还拿出一张纸递。高成法听不见也不会说话,不识字。陈明捷用手比划了几个手势,高大爷看完马上点点头,在纸上按下了手印。

在高大爷按下手印的那一行,陈明捷写下了这样一行字:“8点50来社区,精神状态良好,已领取高血压药。”

其实,今天早上的这一幕已经整整“重复”了近一个月。

这背后,是社区社工和热心居民们齐心协力,接力帮助这位特殊孤寡老人的温暖故事。

摔跤摔出了高血压,社工居民接力相助

制作特殊药盒,叮嘱老人准时吃药

高成法是一名孤寡、聋哑老人,74岁了,没娶妻没生子,他孤孤单单过了大半辈子。现在住的房子也是单位公房。

今年大年初五那天,社区接到派出所电话,说老人在外头摔了。没过多久,民警就把老人送到了社区。“我们一看真心疼啊,老人浑身湿透,瑟瑟发抖,额头上有明显的血痕,整个人一点精神都没有。我们想把他送到医院去检查,可他就是不愿意。没办法,只能帮他简单处理伤口,换上干净衣服,扶他回家休息。”负责管理企退人员的社工李芝兰平日里和高大爷最熟悉。

老人这一摔,没办法自己做饭了,怎么办?

▲社工和居民们轮流上门为高大爷送早饭、中饭、晚饭,为他擦洗伤口,敷药包扎

得知情况的社工和居民们自发报名,组成了一支队伍,轮流爱心接力,每天上门为高大爷送早饭、中饭、晚饭,为他擦洗伤口,敷药包扎。

老人的身体渐渐好转。

大年初八,社工李芝兰又来探望高成法,发现他面色异常。李芝兰放心不下,执意和同事一起用轮椅推着高成法去了医院。一量血压,着实把大家吓了一跳:179/97!

医生说这样的血压数值需要引起足够重视,开了降压药要求高大伯按时服用,并对他的外伤伤口进行清洁包扎。

▲社工和居民们轮流上门为高大爷送早饭、中饭、晚饭,为他擦洗伤口,敷药包扎

大伙儿继续轮流给高成法送一日三餐,给他烧水洗脸,帮他收拾屋子。

在这样的悉心照料下,这些天高成法的情况一天比一天好,高血压也有所控制,已经能下床走路,人也精神了。“身体基本康复了,本来我们想他可以自己吃药了,还好那天社工去探望了一下。”李芝兰说,那天晚上社工上门探望,发现高大爷差点又自作主张多拿了一颗药吃,还好被及时制止了。

▲社工和居民们放心不下,带老人去了医院

社工们不得不想了新办法,把药留在了社区,还特别制做了领药盒,每一个小盒子里放好药,标上日期,嘱咐高大爷每天早上来社区领药。

翻看为高大爷制作的每日领药情况记录表,从2月28日到现在,每一天社工们都记录下他领药的时间和领药时的状态。

在表格的最底下,还备注了这样一句话:“如10点还未来社区,工作人员请上门查看情况。”

▲社工们为高大爷定制的药盒

“老人听不见又说不了话,还不识字,所以真的特别担心他。”李芝兰说,现在社区所有社工都会比划一套手势,手势的意思就是叮嘱他,“早上起床刷完牙记得马上吃药”。

看着一枚枚按下的红手印,社区工作人员们很欣慰, 他们说只要高大爷身体没事,晚年生活能够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大家的付出都值得了。

安装“看得见的门铃”、煤气泄漏感应装置

还帮他管账记账11年

在社区办公室,还有一叠高成法的专属笔记本,打开本子,上面密密麻麻记录着一行行字,某年某月,来社区领取生活费XX元,每行字的后面都跟着社工们的签名。

在过去的几年里,是社工们帮着高成法管账理财。

“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高成法曾经践行着单身汉的“月光”生活,刚发工资的头些天,日子过得如“土豪”,又烟又酒又馆子,结果后半月,窘迫到饿出胃病。

入不敷出持续了好多年,直到2007年的一次意外。那年4月,高成法意外骨折住院,存折上仅剩的3000多元花光了,欠下的2000多元医药费就是当时还是助老员的戈丽英给垫付的。

“这样花钱可不行,万一有个意外,一点保障都没有可怎么办。”社区给高成法做工作,上交存折,财政大权从今往后给社区管。自从存折上交之后,高大伯也自觉起来,现在花钱也懂节制了。戒了烟,偶尔喝点小酒,也不会大吃大喝,饮食规律了连带着胃疼的毛病也没了。

“存折放在社区,每星期来社区领生活费,逢年过节可以适当增加。剩下的钱我们帮他存着。”李芝兰说,从2007年开始至今,社工们换了好几拨了,可帮高大爷管账这事儿却一任接一任坚持了下来,如今已整整11年。“现在是我和何书记两个人帮他管着。”李芝兰和社区书记何海霞如今是高大伯的财政专员,每月定期给大伯发放生活费。

▲社工为高大爷定制的“看得见的门铃”——灯泡“门铃”

从社区出来,钱报记者跟着李芝兰又去探望了一下高成法。到了门口,李芝兰按了按门铃,房间内的灯马上闪了几闪。原来,这是社工们为高成法特制的“看得见的门铃”——灯泡“门铃”。社区专门请电工师傅设计了线路走向,在高大伯的厨房和房间安装了两个灯泡,灯泡的另一端连通门口的按钮,只要门口的按钮一按,两个灯泡就会同时亮起。

看到门铃,高成法出来迎接,这会儿老人家正在磕着瓜子看电视呢。看着桌上满满的瓜子壳,李芝兰有些生气了,她指指瓜子,又比了一个1,又比划了一个拳头模样的手势,然后把剩余的瓜子给收了起来。“我跟他说,瓜子不能多吃啊,一天一把就好了。”李芝兰说,高大爷也没学过什么手语,这些手势啊,都是社工们和大伯长期相处下来后自创的沟通方式。

▲李芝兰叮嘱高大爷,每天最多只能吃一把瓜子

临走了,李芝兰又特意跟高大爷指了指门口厨房墙上的煤气泄漏报警装置,叮嘱他注意。“有一次,他自己去换了根劣质的煤气软管,结果管子裂了,多亏报警器叫得很响,隔壁邻居听到了赶紧来社区报告,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所以我每来一次都要提醒他不要自己乱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