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9999@126.com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小镇 > 节目 > 列表
关注我们:

武安市中医院无德大夫致我妻儿双亡,还我公道

输液后仅仅约5分钟,我的妻子就呈现浑身抖动,抽搐等症状,我很慌张,马上找来大夫,在他们慌乱的救治连续了一个多小时后,我等来一张“手术风险知情书”,院方告知我,我的妻子要马上终止妊娠,进行剖腹产手术,不然后果会很严重,并极力建议如果在术中突发意外,要先确保大人生命安详,这突如其来的一切,让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是好,在院方的极力敦促下,我颤动着手签下了字,那一刻,我的表情极度复杂。早上还和妻子有说有笑的从家中出门,才过去几个小时,为什么会在医院发生了这些始料未及的严重状况。

同时,让我们家属最寒心的不是窗外的冰雪,不是冰凉的天气,而是院方的态度。在我妻子进入产房后,以及晚上等待转院期间,我方亲属多次要求院方提供诊断陈诉,病历,用药清单,均遭拒绝,说我们无权检察,作为丈夫,作为父亲,当时我的妻子,儿子命悬一线,难道我连最基本的知情权都没有吗?我们要求与院带领见面沟通,一概不理。如此不通清理,实在让人愤慨!

我叫齐麦洞,河北省武安市磁山镇崔炉村人,现年35岁。我的妻子叫赵彩虹,今年才33岁。我们成婚七年,夫妻情深,已育有一双孪生女儿,刚刚六岁。今年4月份,我的妻子再次怀孕,这本是一件喜事,可是万万未曾想到,“母子双亡”这样凄惨的不幸竟会发生在我们的身上。

我妻子亡故后的10日中午,武安市中医院的孔姓副院长才露面,对我妻子的不幸,任何解释,任何慰藉都没有,我们坚持要求查明真相,这位副院长极其霸道,说:就十万块补偿,不然愿告谁告谁,愿去哪告去哪!

..............

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下午2点左右,妻子被推进产房,在焦灼的等待中,时间到了3:15分,手术终止。院方告诉我和闻讯而来的其他家属,孕妇发生羊水栓塞,情况危急,新生男婴呼吸心跳异常,需急送武安市第一人民医院,紧急抢救。听到这些,我蹲在地上,久久地站立不起来。

这几天里,我很少合眼,那一夜窗外飘起雪花,我躺着床上朦胧之中,脑海里浮现出这样景象:我的妻子彩虹抱着我夭亡的儿子,蹒跚的步m.jr169.com骤,渐行渐远......,醒后,泪流满面,这种痛,痛彻心扉。

对于我妻子的死因,我及我方家属存有重大异议,而院方至今未对我妻子的死因作出合理解释,未向我方提供病历,诊断陈诉,以及用药清单,致使我妻子在亡故后48小时内,未能进行尸检,界定医疗变乱的责任。

晚上9:30分,院方又通知,产妇状况很危险,需要转院至邯郸市第一人民医院,直至两个多小时后,邯院的大夫才来到重症室内,很遗憾的告诉我们,太迟了,产妇的这种状况,已经不具备转院的条件,如果脱离呼吸机,很可能在路上就会不治。

我妻子的这次怀孕,我们全家都很重视,在她有孕三个多月时,就曾到武安市中医院做过孕期检查,成果显示胎儿和孕妇均无异常,从此每隔月余,我都陪妻子到磁山镇卫生院做例行的产检,均未发现异常。本月初,在镇卫生院再次检查时成果显示,我妻子血压偏高,当时大夫说,这种现象在孕妇中较普遍,不算太严重,但最好还是去大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