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9999@126.com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影音 > 热线 > 列表
关注我们:

可怕!重庆合川宏仁医院医疗事故网友:还我父亲性命

摘要:父亲咳嗽该吸痰不吸,导致父亲后来不省人事,宏仁医院临时医嘱开的基本是搞钱的检查,严重耽误父亲抢救时间。

我父亲余章贵过年期间一直感冒咳嗽,2018年2月17和2月18日在梓桥街社区诊所医治还是没有好转,2018年2月19日早上感觉出现气紧,于是我就把父亲送往合川区宏仁医院医治,挂了专家号,专家要求我父亲查血常规和照个胸片,专家说我父亲肺炎非常严重,需要住院,我按照专家的要求办理了入院手续,扶着父亲来到住院部,大概9点过十几分,此时父亲气紧严重咳嗽,不停地喊着哎呦,声音还非常大。

住院医生来了问了几句就走了。

我跟护士说要求住的比较清净的病房,免得吵着其他病人。

然后我感觉父亲气紧严重,此时护士还要求我父亲到护士台称体重量身高,当时我就非常生气,还骂了他们,说我父亲都这么老火了,还量啥子体重,但是护士还是执意要量身高称体重,说这是他们医院入院前必须要做的,于是我就扶着我父亲去了,称体重量身高完后,护士还要我父亲做一个什么检测,让我父亲坐一下,哪知道护士台的椅子有滑轮,我父亲一下就坐滑在地上,我扶起父亲把他安置在护士台一个银色像梯子形的东西上。

此时才有一个护士说这个老人家都这么严重了,还不把人家安排到病床上去。

于是我就扶着父亲跟着护士往病房走,走了一段路,一个护士说这个老人家都这么严重了安排那么远干嘛,赶快安排到离我们护士最近的病房。

我父亲躺在病床上,护士给我父亲插上吸氧管,带上心电监护仪。

护士说我父亲指甲长了需要剪指甲,我就借护士的指甲刀给我父亲把指甲剪了,此时我父亲气紧严重,像不能呼吸一样,我就冒火了,说你们到底给我父亲开氧气没有,我父亲怎么还是气紧得很厉害,护士说你看墙上哪个珠珠在哪里,我说在一,她说那就是开了的三。

护士来了,给我父亲抽静脉血,当时我发现我父亲血液都是乌的,而且拳头发紫,我问护士,怎么回事,护士说把你手杆像他那样绑到你看你乌不乌,接着护士又开始找动脉,突然我父亲一口粉红色泡泡痰出来就昏厥了,医生和护士才过来抢救,1个多小时抢救了两次,在这期间我要求医院换更好的更专业的医生或者给人民医院借医生,换医院他们都没有采纳,大概在11.50多抢救无效死亡。

  父亲去世合川宏仁医院没有任何一个工作人员或领导告诉我死亡是什么原因导致死亡的。

我打了110之后,警察要求宏仁医院的陈健医生通知合川卫调委人员到现场。

来的是卫调委明勇,我们按照他的指示把我父亲的遗体送往殡仪馆,我们要求封存病例和我带我父亲进医院开始的录像。

可是我们等到四点过医院才把病例封存。

而封存的病例里尽然没有死亡证明。

卫调委明勇第一次主持协商,当时我一心想走司法程序还我父亲的公道,我一说走司法程序,宏仁医院的人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晚上回到家里跟母亲和亲戚商量,母亲和长辈都不同意解剖父亲尸体,尽快落叶归根,入土为安。

2018年2月20日由卫调委谢主任主持调解,宏仁医院一再拖延,敷衍我们。

于是晚上我们找到宏仁医院的罗书记和副院长刘大兵,刘院长直接就说我父亲的死亡他们医院没有任何责任和过错,让我们随便闹随便找那个。

罗书记还说这是他们赵院长委托刘院长来表达他们医院的意思。

  合川宏仁医院事后给的诊断书说父亲是重症肺炎。

询问医院为什么重症肺炎不及时抢救治疗,他们都说是按照医院正确流程医治的。

血氧饱和度56,他们也说正常。

父亲咳嗽该吸痰不吸,导致父亲后来不省人事,宏仁医院临时医嘱开的基本是搞钱的检查,严重耽误父亲抢救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