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关注我们:

我来贷母公司IPO泡汤,为同行导流2元钱一次?

1月3日,互金商业评论获悉,现金贷机构Welab原定5亿美元的IPO融资计划已被迫放弃。据悉,其放弃的直接原因是香港股市状况不稳定。

互金商业评论查询港交所网站发现,Welab的申请上市状态已变为“失效”。2018年7月3日,Welab提交IPO申请书。其申请资料页面显示,最近更新日期为2018年12月31日,距离其提交IPO申请恰好满半年时间。

根据港交所的定义,上市申请状态包括“处理中”、”没有进展”、”已上市” 及?“被发回”,其中”没有进展“包括三种情况:”失效“、”撤回“和”被拒绝“。Welab属于在既定时间内没有完成上市前的审核步骤而导致失效。一般来说,上市申请失效之后,如果公司还要继续上市,需要再次提交材料。

实际上,去年不少宣布奔赴港交所上市的金融科技公司受挫。

截至目前,去年成功登陆港交所的只有51信用卡。91金融宣布赴港上市后至今没有下文。凡普金科在2018年4月23日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10月底其上市进展显示为失效。美股方面,2018年9月28日,萨摩耶金服向美国证监会(SEC)递交招股书迄今也“杳无音信”,疑似上市受阻。

去年下半年P2P资金断流?

据悉,Welab对外的说法是,暂停上市是因为香港股市状况不佳。但互金商业评论认为,真实原因可能没有那么简单。

港股市场2018年第二季度已经开始走弱,恒生指数及各大指标股均步入下跌通道。2017年底上市的汽车金融科技公司易鑫集团一路跌跌不休。美股上市的中国互金机构股价在整个2018年上半年也都表现惨淡。在这种大的市场环境下,7月份提交招股书的Welab肯定对下半年市场的严峻形势非常清楚。可见,所谓股市不佳只是一种托辞。

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在花旗、渣打等外资大行打拼超过20年的龙沛智在香港创立了WeLend,并于2014年8月正式进军内地市场。

WeLab旗下包括香港线上贷款平台WeLend和中国内地贷款平台我来贷。该公司主营业务分三块:香港WeLend直接为消费者提供零售解决方案,内地的我来贷平台提供端对端借贷服务(即助贷),此外还提供B2B企业金融解决方案。

WeLab的招股书显示,公司2015年-2017年三年内仅2017年实现盈利,其他两年均亏损。其中,2017年营收为1.55亿美元,净利润为1769万美元;2016年为3033万美元,亏损2477万美元;2015年营收2156万美元,亏损1352万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WeLab的收入80%以上来自内地平台我来贷。WeLab披露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5月,我来贷注册人数3002.59万人,申请金额2540.21亿元。2017年,内地我来贷平台促成81亿元以上的贷款,而香港WeLend平台上发放贷款额仅11亿港元。

招股书显示,我来贷的助贷模式中,资金来源主要为持牌机构和P2P,持牌机构包括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广东南粤银行、晋商消费金融、安信小贷等。公司未对外披露P2P合作伙伴,但披露了P2P资金占比由2015年的30.9%提升至2018年一季度的85%。

互金商业评论留意到,深圳最大的P2P平台之一随手记是我来贷的资金提供方之一,但具体合作规模多大尚不清楚。随手记相关人士向商评君透露,目前公司仍与我来贷保持合作。

众所周知,2018年6月-10月,网贷行业爆发了一场近年来罕见的雷潮,几百家P2P公司资金链断裂,对行业产生的负面冲击余波至今未消。此次雷潮也造成行业投资人信心动摇,资金流入减少成为网贷平台面临的普遍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我来贷对P2P资金过度依赖的模式难免受到严重影响。

虽然无法看到2018年下半年我来贷的放款数据,但可以预计的是,如果没有找到其他可靠资金来源,我来贷下半年的业务规模可能大幅收缩。对于一家去年刚盈利1亿元人民币左右的金融科技公司来说,业务猛然收缩对业绩的拖累无疑是致命的。如果因为业务不佳重新转入亏损的话,公司暂停上市进程也就可以理解。

仓促转型消费金融

互金商业评论注意到,我来贷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启动了业务转型。2018年上半年之前,我来贷的主要业务是无实际消费场景支持的现金分期借款,其主要产品包括信用卡贷、公积金贷等。

目前,我来贷官网显示,公司新的三大业务类型为:消费信贷、消费分期和信用租赁。消费信贷是无抵押的纯线上个人信用贷,实际上是以前的现金贷业务。消费分期目前已推出车险分期和教育分期,官网显示还将陆续推出购物和旅游分期等场景化借款产品。信用租赁目前只有手机直租,未来将推出3C产品租赁和汽车融资租赁。

我来贷的转型会成功吗?目前看似乎不太乐观。原因很简单,消费金融固然好,但我来贷转型似乎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