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开卷 > 名医馆 > 列表
关注我们:

夹着尾巴的企业家

  来源:商业史记

  威尼斯商人形象根深蒂固存在于某些人脑中

  [1]

  马云急坏了!

  工商总局打算要对网店进行登记,一旦这个要求落实淘宝就不是淘宝了。

  听到消息的马云连夜找到了吕祖善,时任浙江省省长

  次日一早,

  吕省长要求省工商总局维持老办法不变,并说服了国家工商总局。

  还有一次,

  吕祖善陪同温总理多位部长考察阿里巴巴,有领导说税都漏掉了,

  要征税!

  吕省长当场与他们争起来,

  相当网店是社会底层和普通人开的,把网店搞垮了,许多人的就业谁来解决?

  这是十年前的宏观大道理,

  一位省长为一家企业仗义执言的往事。

  对于每一位企业家来说

  政策就是宏观,他们无惧任何市场竞争,但有一些政策有一些宏观,不是好与不好的问题,而是生与死的问题。

  谁为他们直言,谁为他们沟通!

  浙江民营经济为何如此发达,是大道理和小道理共同努力的结果,中新社浙江分社这本口述历史,就是浙江的史诗级记叙。

  应该感谢中新社浙江分社,

  让我们知道,马云在公开演讲从未提及的这件插曲,马云和省长关键时刻的互动。

  在那个时代,

  企业家和宏观政策存在沟通可能性。

  [2]

  马云是危机预言家,

  从来都是以乐观心态描述未来悲观的样子,这很受企业家粉丝们喜欢。

  成功学和悲观论从来都是一体两面。

  2018年可能是过去十年最坏的一年,也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

  据说这句新近广为流传的名言也是马氏语录。

  1月3日在上海浙商年会上,有两句马氏语录再次广为流传。

  第一句是:

  90%的人在埋怨宏观经济,但是90%倒下去的企业跟宏观经济一点关系没有。

  第二句是:

  你改变不了特朗普,你连你妈都改变不了,你要改变你自己。

  马云在这天的演讲主题是中国还有三大机会,

  企业家要善于调整自己的人才结构、组织结构和KPI,要调整自己的Financing。

  企业家对宏观政策冷暖自知,

  知屋漏者在于宇下,知政失者在于野。一流企业家和一流企业,无论为宏观政策辩护,还是勇于反映宏观政策疏漏,进行纠偏或仗义执言,本是正常社会的正常举动

  想一想,

  曾经有多少人为马云和阿里巴巴辩护呢,如果那个时候,大家都说网店就应该登记就应该征税,阿里巴巴应该自练内功,线上线下平等竞争

  如果省长也抵挡不住部长们的压力,

  说马云啊,你就别管宏观了,努力做好人的调整组织的调整和KPI调整吧,不要有激进的Financing,不要管大道理管好小道理。

  如果这就是故事的开始,

  阿里巴巴现在的模样还需要更久的时间才能抵达。我们现在享受的支付宝菜鸟和网购的丰富便利,可能是十年以后的事情。

  [3]

  真正的企业家精神,

  总是走法律和政策前面,总是回应时代变革和需求。

  80年代温州柳市八大王事件,

  核心问题是雇工数量问题,因为在资本论里超过八个人的雇工,就存在剥削。

  安徽傻子瓜子年广久赚了很多钱,

  邓小平说不能动他,动了老百姓就不相信我们的政策了。

  90年代初姓资姓社悬而未决,

  苏南浙江许多乡镇企业挂了红帽子,当老邓以88岁高龄南方谈话后,这些企业纷纷顺利脱了红帽子,成立股份制公司,铆足干劲发展起来。

  有一个例外和意外,

  就是仰融的华晨汽车,却没有这样的幸运。他遇到的是那位著名的帅省长,坚持红帽子股份就是政府的股份,结局就是仰融远走他乡,回不了国了。

  这件事对辽宁营商环境的影响,你要说有多大就有多大。一个仰融背后是成千上万的企业家。如果企业家说,我不干了,我走,可以不可以!这种情绪和影响,是悄无声息的,但却是巨大的。这就是邓公对于年广久处理的智慧。

  马云遇到的省长和仰融遇到的省长,

  他们见识的差别,承担历史责任的勇气的差别,也就是企业家境遇的差别,这也是企业家为什么要关心宏观大道理的原因所在。所有的小道理都只是大道理的支流。

  吴英案和曾成杰案的处理结果,对企业家的寒蝉效应,也是全社会性的。背后疑虑的凝结和消除,都会深刻影响着时代和历史的进程。

  [4]

  有三位企业家,

  我要表达个人的敬意,尽管他们曾经风头无两,这两年开始夹着尾巴做人,也不再出现在媒体和官方表彰的名单上。

  首先是老王,

  人们总是通过公开的只言片语去忖度人,对老王的印象也是如此。直到一年前,认真翻阅老王的传记,梳理他做的这个事,我才开始关注和佩服。

  一座WD城,就是一个城市新中心,

  这个口号,只有深入那些一度被边缘的城市,才深刻理解,这种商业模式对于提升中国城市品质和商业化水平,是多么重要。

  老王是把北上广深的钱拿去反哺中等城市。对于城乡结构失衡的中国来说,钱和人总是流向一线城市。老王的冒险和创新就在这里,他让钱、人、商业在更大范围的国土上进行流动,也因此他承担几千亿的负债风险。

  其次是老郭,

  老郭很想成为中国版的巴菲特,在那几年里我亲自听过他讲故事,这个故事的主轴至今依然脱口而出: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这简直是一个完美的口号。

  在一次打老虎过程中,像许许多多企业家一样,老郭也被要求协助调查,除非真有事,要不然这样的例行公事都是悄悄进行。但还是被有心媒体披露,造成相关十几家上市公司股价大跌。

  我对老郭的所有好印象的起点是,在当年他还不是很富有的时候,就为一份新兴的财经媒体投资了几千万,正是那份报纸的崛起,才有我今天写作的可能。

  我想那些愿意不求财务回报,投资教育、医疗和媒体的企业家,都值得尊敬。

  再次是向所有

  对宏观不确定但很敏感的企业家致敬。尽管如此,他们依然正常发薪水,正常纳税,在忧心忡忡之余,夹着尾巴做企业,寻求马云告诫的小道理,避免被宏观大道理毁于无形。

  像老王老郭这样,以商业模式立德立言立功的企业家,注定要面临时代的巨大压力。

  他们的大部分资金来自银行,他们也无核心技术可言,他们总是被猜测是否存在原罪。

  诸如马云马化腾李彦宏他们,资金来自风险投资和华尔街,代表着未来互联网科技发展方向,尽管商业模式存在诸如假货莆田医院沉溺游戏这些社会性指责,但他们代表着国家竞争力的未来。

  张瑞敏那句名言可化解这令人窒息的偏见:

  没有伟大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

  只想说,企业家和企业家精神,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