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名医堂 > 列表
关注我们:

豪威富之死启示录 企业遭清场已无力重生

  豪威富之死启示录 企业遭清场已无力重生

  如何应对法律的规制,如何防范企业管理风险——从而锻造公司治理的韧性,或许在豪威富的惨痛经历中能找到这些问题的部分答案

  文 《法人》记者 彭飞

  2018年1月17日,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主导的一场执法活动,让正在生产经营、业绩转好中的江苏豪威富轴承管有限公司(下称“江苏豪威富”)停产至今。彼时江苏豪威富20年的租赁期限,只经营了三年时间,如今却被彻底拒之门外。

  江苏豪威富租赁的土地、厂房、设备原本属于江苏豪威富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豪威富集团公司”)的子公司常熟市豪威富钢管有限公司(下称“常熟豪威富”)。

  豪威富集团公司是常熟市一家知名企业,2012年由于出现担保危机和部分银行抽贷,导致集团公司及子公司资金链紧张,企业无法正常经营,数百位工人面临下岗。

  随后,在豪威富集团公司所在的常熟市碧溪新区政府多次牵头讨论下,担保单位、银行、江苏加华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苏加华公司”)达成重组框架协议,常熟豪威富钢管公司名下的所有土地、厂房、设备等全部租赁给江苏加华公司,租赁期限二十年。

  按照框架协议,江苏加华公司成立一个产权明晰的新公司,即江苏豪威富公司,在承租厂区内继续生产经营。

  常熟豪威富公司的一号厂区原本抵押给了民生银行苏州分行,2016年民生银行苏州分行突然申请法院对该地段进行拍卖,却未将厂区已经租赁给江苏豪威富的事宜予以公告,并且对江苏豪威富提出的异议不予立案审查。执行局法官认为,按照法律规定,银行抵押权在先,租赁在后,所以法院可以执行。

  一次清场,江苏加华集团的上亿元投资打了水漂,上百职工也在内外人员的引导下与江苏豪威富打起了官司,江苏豪威富再度面临上百万的补偿。而江苏豪威富公司却认为,从未欠过员工工资,这完全是一场受人操作的虚假诉讼。

  “我并不阻止你法院拍卖,但是你拍卖之后也要保证我20年的租赁权,这是当初银行参加重组会议时都知道的事情。”将近一年多时间,江苏豪威富董事长郑继来还在为工厂复工继续奔波着,面对记者时,他表现出的除了愤怒更多是无奈。

  企业遭清场已无力重生

  2018年1月17日中午10点半,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常熟市人民法院执行法官、碧溪区管委会一位副书记、劳动所一位所长陈丽萍等人会同法院法警、滨江派出所民警、辅警、保安一众人准时出现在江苏豪威富一号厂区,一场轰轰烈烈的清场工作在此展开。

  不过,清场也曾被常熟市前任领导叫停。2017年5月22日,苏州中院就曾发布了针对一号厂区的清场执行公告,豪威富集团公司董事长秦惠明向时任常熟市一位副市长(原碧溪新区党工委书记)等领导汇报,这位副市长从考虑职工稳定角度,与苏州中院积极沟通,建议不实施强制清场。2017年9月份,这位副市长调离了常熟市。2017年12月12号,苏州中院再次发出清场通知。

  郑继来说,苏州中院在拍卖前没有对被拍卖的一号厂区做过实地调查,拍卖公告中没有提示江苏豪威富在一号厂区有20年的租约在。在拍卖公告发出后,江苏豪威富向苏州中院提出异议,说明这个租约客观存在,未被立案审查。

  江苏豪威富的律师指出,江苏省高院在关于正确适用《关于人民法院网络司法拍卖若干问题的规定》的通知中有明确规定,人民法院拍卖不动产时,除法律另有规定外,一般均应清空后再拍卖。“即使可以清场,苏州中院采用先拍卖再清场的做法也明显违反此规定。”这位律师说。

  与之相反,二号厂区抵押给了中国银行常熟支行,在被常熟市人民法院拍卖过程中,便提醒了该地块“带租拍卖”的情况,并在公告中载明“有20年租赁,租期到2035年11月30日止”,“上述房产有租赁,本院不负责腾房及实物交付。”尽管如此,江苏豪威富的二号厂区同样遭到清场。

  仲裁让豪威富雪上加霜

  郑继来告诉记者:“显然是有人故意误导工人,一个好好经营的企业,不拖欠员工工资,为什么要劳动仲裁?”

  仲裁其实早有征兆。2017年11月起,一场“策反”事件在豪威富的工厂里悄然进行。牵头者是公司人事经理周某建。员工周建忠回忆,2017年12月份,周旭建把他和另一位同事叫到办公室,让在空白表上签字,“具体内容没说,只说对我们有利,直接让我们签字,我们签完字就走了,他说后面的事就有他办了。”员工石正时也称,“对签字的相关内容不知道,他们只是说签了有钱拿。”

  很多员工表示,并不知道签字是用来打官司的。除了工厂内部,工厂之外,也有人在牵头帮助员工起诉江苏豪威富公司。2017年12月28日,在碧溪新区管委会十楼会议室,由管委会一位副书记主持,管委会劳动所一位副所长、豪威富公司的周某建等五个代表和律师出席的会议上,具体讨论了职工申请仲裁的问题,以及申请财产保全的问题。律师还建议,要了解江苏豪威富与常熟豪威富的关系。

  随后,2018年1月11日五名没有经过绝大部分员工授权的职工代表以二百多位职工的名义,在管委会提供的法律援助律师的指导下,向常熟市劳动仲裁委员会提起了劳动仲裁,并向常熟市人民法院提出了财产保全申请。

  郑继来告诉记者,常熟市人民法院随后将工厂的全部材料查封,远超了保全额度,律师提出的复工计划也遭拒绝。

  2018年1月底到2018年2月份,常熟市劳动仲裁委员会集中处理了豪威富公司两百多名工人的集体劳动仲裁案件,在公司门口张贴了相关开庭公告。

  然而,直到公告出来,很多员工才知道有人以自己的名义去仲裁。直到劳动仲裁案开庭时,还有35个员工没有签名。之后,有50名职工选择了撤销仲裁。

  仲裁时,江苏豪威富和常熟豪威富同时被列为了被申请人,仲裁委认为,江苏豪威富和常熟豪威富存在混同经营,因而要求江苏豪威富和常熟豪威富同时承担责任。江苏豪威富认为这次仲裁从一开始就是虚假诉讼,“我们从没有欠过工人工资,仲裁的理由都不成立。”随后向常熟市人民法院起诉,不过一二审均维持了仲裁的结果。

  据悉,工厂已经停工接近一年,撤诉的50人中目前又有人陆续重新申请仲裁。

  豪威富之死疑有人操纵

  据加华公司统计,加上为豪威富集团公司及相关子公司代偿的银行贷款六千多万元,以及重组后的后期投资,加华集团在豪威富集团投入合计1.2亿多元。重组之后,江苏豪威富业绩很快向好,2013-2017五年时间累计纳税3522万,发放工资6442万,缴纳社保1462万。

  这一切,不仅救活了濒临破产的豪威富集团公司及各子公司,而且避免了数百工人下岗失业的命运。

  就在企业向好的途中,2016年6月28日,民生银行向苏州中院申请对一号厂区和常熟市世贸双子楼综合办公用房场地恢复执行。江苏豪威富与民生银行苏州分行在苏州中院一位法官主持下,达成打包整体收购包括一号厂区在内的三处资产,最后一刻民生银行以协议违规为由拒签了协议书。

  最终一号厂区被单列拍卖,买受人为江苏嘉洋华联建筑装饰有限公司(下称“嘉洋华联”)。知情人士称,嘉洋华联实际控制人是常熟市委一位领导的亲戚。曾组织员工在空白纸上签字仲裁的豪威富原人事部经理周某建,在豪威富停工之后,很快去了海伦铝业公司(二号场地买收方)工作。

  常熟市人民法院执行局戴局长承认,目前江苏豪威富的租期还在,“20年的租赁期,只使用了3年。”尽管戴局长如是说,然而,豪威富员工始终无法进入自己的厂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