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名医堂 > 列表
关注我们:

榆树市扈政卫哥们胡凯(榆树市林业局长小舅子)盗砍乱伐成车拉走卖掉私分

举 报 信  尊敬的领导您好:  举报人:王国山、男、今年64周岁、榆树市育民乡爱民村8组村民。  举报人:妻子李芝、女、今年63周岁、榆树市育民乡爱民村8组  被举报人:李众众、吉林省榆树市人民法院审判长  被举报人:李广军、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厅审判长  被举报人;扈政卫哥们胡凯(榆树市林业局局长小舅子)  榆树市老百姓的树和土地,扈政卫和胡凯做(黑恶势力)随便砍,谁之声就毒打,我家后院张立国放一颗死树罚三万多元,我家一楼粗大树林地毁平,盗砍乱伐成车拉走卖掉私分当(林业局长的平台)本人王国山与妻子李芝与1999年承包的树地与耕地被他人盗伐和强行种一事,特此检举,同乡可以联名作证此事。扬言我开车压死你们两个老犊子,20万就摆平。  本人王国山与妻子李芝承包的树地与耕地被盗伐和强行耕种一事具体如下:  首先我王国山与妻子李芝检举以下这些人:扈政卫/王成/王占金等伙同一起利用职权强行霸占我王国山与妻子李芝家七公顷的林地和耕地。  扈政卫和胡凯、榆树市人,扈政卫通过不正当行为在2007年3月28日私自买走我王国山与妻子的树地与耕地共计七公顷,有六公顷树地,二公顷耕种地,六公顷树地尚已成才,杨树15000棵,榆树1500棵,买走之后在我王国山与子李芝不知情的情况下,在2010年冬一 20 11年冬大约一年时间,背着我王国山与妻子李芝私自将五公顷树地的成材树全部砍伐,私自卖掉,至今也未植树还林。  扈政卫在2011年同时又将二公顷的 耕种地转包给王成及王占金二人五年。在此期间我王国山与妻子李芝经过多方证据证明此地属于我们二人耕地,王成和王占金因没有任何证据于2016年春季、耕种期间把二公顷耕地归还。但是这五年王占金与王成明知道地的原主,可他们强行耕种五年,这五年期间给我王国山与妻子李芝造成严重的耕种收入损失,所以我王国山与妻子李芝要求其二人在耕 种这五年中给予相应收入赔偿,要求王占金与王成赔偿金就按当年租地费赔偿即可,但是二人至今抵赖不给予赔偿。为何不给予赔偿,这要从一个人说起:扈政卫并没有按正常承包方式承包给王成与王占金二公顷耕地,而且是以雇佣方式,以雇二人看树林为名,强行使用耕地五年,在这期间扈政卫多次到王国山与李芝夫妇面前威胁,就在2017年春3月末4月初,农家地都在忙收拾地里桔梗时,扈政卫带着几位地痞流氓到地里几次威肋、恐吓我王国山,让我王国山让出此地,我王国山说什么也没答应。  没过多少天,就在玉米播种期间,扈政卫再次来地里面威胁,说:“要是不让出此地就找几个黑社会来收拾你们”,当时同地邻居都在场,也都看到此情况,朗朗乾坤法制国家,他扈政卫竟敢如此跋扈,威逼我王国山不许种地,当时我王国山和扈政卫吵开,扈政卫认为我王国山和妻子李芝没文化老实好欺负,但是我们知道政府是说理的地方,我们拿起法律保护自己,当时我们报案,派出所的警官来了,可扈政卫说我们输了拿法院的判决书来威胁,明明判决书清楚地写着赔偿一事j扈政卫与王成王占金就是不给赔偿,还勾结地方流氓欺压百姓。所以我王国山与妻子李芝请求各位领导给与支持,严查此事。扈政卫王占金、王成、没有给予我王国山与我妻子李芝满意赔偿。  在榆树市法院审判,原告王国山、李芝所带的有力证据并没有被法院的律师提取到审判当中,以至于官司以失败告终。  后又转到长春中法,让中法做主,让榆树法院把审判资料转给长春中法,然榆树法院并没有转予中法有利于原告的审判资料(包括证明人资料及审判中起重要作用的光盘)。  又到高法,原告王国山与妻子李芝己将光盘及审判资料递给高法,而高法并未作出开庭及其他正式的审理过程,直接告知原告恢复原判,后原告要求取回这场官司原告所递出的证据,而高法相关工作人员却以工作忙为由,不予出示  举报人;王国山、  电话;15544163876住址住址吉林省榆树市育民乡爱民村  请求中央领导为我做主,作出正义的宣判。  受害人:王国山  2018年8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