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婚嫁 > 看点 > 列表
关注我们:

中石化重演“中航油巨亏”,陈九霖亲述“地狱归来”

12月27日午间,坊间传言称中国石化已将旗下全资子公司联合石化的两名高管停职,因为此前公司蒙受损失。午后,中国石化(600028.SH)股价跳水。

就在股价暴跌之后不久,中石化集团有关人士在回答官媒采访时称:中国国际石油化工联合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陈波和党委书记詹麒近期因工作原因停职,由副总经理陈岗主持行政工作。目前,联合石化公司各项工作运行正常。

然而,该则消息最终也没能止住向下的股价。中国石化(600028.SH)股价收盘跌6.75%,报5.25元/股。

12月27日晚间,中国石化发布公告称,“本公司了解到联合石化在某些原油交易过程中因油价下跌产生部分损失,本公司正在评估具体情况。”

另有传闻称,此次涉及的亏损金额巨大,然而目前无法证实。并且,也没有任何信息显示联合石化前述两名高管有任何不当行为,中石化也没有对此置评。

不过,还是有媒体由此联想到十余年前的“中国航油亏损事件”,也联想到了该事件的关键人——陈九霖。

12月27日16时许,野马财经拨通了陈九霖的电话。开了一天闭门培训会的他在得知中石化上述信息之后,婉言谢绝了置评,“我已经从体制出来,再去点评已经不合适……”

然而,十余年过去了,对于当年的“中国航油亏损事件”,陈九霖已经能“娓娓道来”。近日,野马财经曾与陈九霖有过一段深入交流。

在异国他乡渡过1035个日子的牢狱之灾后,陈九霖如杜鹃啼血般将所有的思虑和忧愤都写在了《商业的逻辑》和《地狱归来》两本著作里,鲜少公开露面。

经历了人生如过山车般的跌宕起伏,从曾经的世界“航油大王”到异国入狱,再到回国一切清零低调潜行。一代枭雄陈九霖现在创办了一家投资公司,自称“创客”,要做“企投家”。坊间也将他与褚时健、史玉柱、孙宏斌三人并称为“东山再起四英雄”。

似曾相识的衍生品交易

2004年11月29日,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航油(新加坡)”)因外籍交易员从事石油衍生品交易发生巨额亏损,发布公告申请停牌重组。这次重组涉及债务金额大、债权人众多,是首例海外上市中资企业重组。

同年12月1日,中国航油(新加坡)宣布总计亏损达5.5亿美元,被认为是新加坡自1994年巴林银行破产案以来最为严重的金融事件,作为中国航油(新加坡)总裁的陈九霖被指要对亏损负最大责任。

陈九霖最终被新加坡司法机关判决入狱四年零三个月。

多年之后,有业内人士曾为陈九霖任上的中国航油(新加坡)巨亏事件勾勒出大致轮廓:

在国外资本大鳄提供优厚放账的诱惑下,公司被拉入自身并不熟悉的石油期权交易“笼子”。国外投机者合力抬高油价,国际石油市场价格跟中国航油(新加坡)交易团队预测的走势逆向波动。陈九霖雇佣的国外交易员向对手盘泄漏了公司决策机密,交易对手趁机踢曝中国航油(新加坡)亏损真相,令其资金链断裂,导致遭遇被强行平仓。

在整个过程中,中国航油(新加坡)的交易团队犯了一个曾经搞垮巴林银行交易员杰克尼森的错误:与市场趋势进行相反的操作。

在巨额亏损事件之后,有人甚至言辞激烈地要求陈九霖“自杀谢罪”。

现如今,对野马财经提起“中国航油事件”时,陈九霖表示:“说实话,我是一个另类。我做决策的时候,就考虑到市场是什么情况,我没有首先考虑乌纱帽能不能保得住。”

“赌可能是人的天性,过去我经常会以某种‘赌’的精神,致力于公司发展。”他也反思,“我受了比任何人都大的苦难。即便如此,我无怨无悔,不怕遭人误解,不怕被人奚落,也不怕被当落水狗。我就是象狗那样忠诚于事业与职守……”

从王者荣耀到阶下之囚

1961年,陈九霖出生于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一个偏僻村庄。1981年,他毅然辞去村里信用社的“铁饭碗”,十个月苦读后考入北京大学。

在这位“北大才子”36岁时,他被中国航油集团委派至中国航油(新加坡)担任总经理。在之后的7年里,他亲手缔造了公司和个人盛极一时的辉煌。不料在43岁时,他又成为阶下囚,命运跌至谷底。

中国航油(新加坡)成立的初衷是利用新加坡这个世界主要炼油中心和运输枢纽的优越条件,以航油采购、进口和运输为主业,打破中国企业在航油进口价格上受制于外国公司的局面。然而,最初公司发展却并不如意。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