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开卷 > 槟榔 > 列表
关注我们:

麟游县北王煤矿采空区房屋补偿款之殇

殇,常用于指重大的灾难、事故;心理上的剧烈悲痛、创伤;某个事件所折射出的巨大的悲哀、遗憾等。对于麟游县崔木镇北王村花园组、邵家沟、阳坡的14户贫困户来说,这个殇用作第三种解释最合适不过。房屋补偿款带给他们的不仅仅是悲哀和遗憾,更多的则是愤慨和无奈。\\

  据记者了解,麟游县北王煤矿采空区涉及崔木镇北王村花园组、邵家沟、阳坡三个小组39户群众,其中贫困户14户。由于常年开采,这些群众的住房、水井、耕地、乡村道路等遭到不同程度破坏。为了解决这一问题,麟游县崔木镇政府和北王煤矿经过协商,决定对这些群众进行货币化安置,也就是每户每人补偿4.5万元。今年1月份开始,陆续有群众签订协议同意搬迁,同时也拿到了每人4.5万元的房屋补偿款。

\

  但是截至目前,14户贫困户每人只拿到了7500元,剩余的37500元至今仍未发放。7月20日,本报记者赶赴麟游对此事进行采访,试图还原事件背后的真相。

  贫困户:房屋补偿款只给了7500元

  7月20日上午,记者来到崔木镇北王村花园组,见到了贫困户邵文斌、邵军成以及其他群众。

\

  贫困户邵文斌家只有两个人,就是他和老伴。按照精准扶贫的政策要求,老两口属于集中安置对象,享受“交钥匙”工程,每人应分得住房25平方米。同时,又享受北王煤矿采空区群众每户每人45000元的房屋补偿款。但是邵文斌告诉记者:崔木镇政府在搬迁过程中,将贫困户本应享受国家的移民搬迁和煤矿采空区补偿套在一起,每人只给7500元。

  那么,剩下的37500元怎么办?这位村民气愤地说:提起这个事,我就很生气,本来是个好事情,结果现在弄成了这个样子。村里其他非贫困户的45000元已经到位,可是贫困户只给了7500元,到头来拿的反而没有非贫困户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截至目前没有一个人出来给群众解释这个事。

  贫困户邵军成告诉记者:作为贫困户,按理来说国家的移民搬迁政策和煤矿的补偿政策我们应该同时享受。但是镇上和煤矿给我们说的是,贫困户每人给25平方米的住房,再给7500元就完了。说的是煤矿给赔偿呢,最后却和国家的精准扶贫搬迁政策混在一起,这岂不是煤矿套国家的钱沾国家的光嘛?

  崔木镇:剩余37500元确实没有兑付

  那么,贫困户剩余的赔偿款究竟为何没有兑付?这笔资金现在何处?是不是如群众所说被镇上贪污抑或挪用?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随后来到崔木镇人民政府进行采访。

  该镇刘镇长告诉记者:北王煤矿采空区搬迁这个事其实从2010年就已经开始了,但是煤矿一直不肯实施。直到后来煤矿在环保上的手续过不去,这才慢慢提上日程。今年的1月13日和14日,我们镇上利用两天时间集中搬迁了29户群众,除了每人45000元的货币化安置之外,每人每年过渡期还给1000元安置费。

  刘镇长又说:现在的焦点问题就是这些贫困户,目前给他们每人只给了7500元,剩余的钱县移民办要呢,说是给南坊新城做基础设施配套。作为镇上来说,我们肯定不想给,所以现在两难。

  记者算了一笔账:14户贫困户共29人,每人还应兑付37500元,共1087500元。但是截至目前,这1087500元到底是煤矿没给还是镇政府压着没有兑付?亦或是镇上受县移民办干涉而不好兑付?答案不得而知。

  但是,在14户贫困户看来,这1087500元好像成了美味可口的“唐僧肉”,谁见了都想吃上一口,无论过谁的手都想沾上一点。对于他们来说,这笔赔偿款非但没能暖了他们的心,反而伤了他们的心。在半年多的时间里,有不少群众从最初的积极过问到最后的寒心无奈,其中的苦楚无人能理解。更令他们无可奈何的是,作为国家精准扶贫搬迁对象,到头来竟然因为“贫苦户”这个头衔,拿不到剩余的37500元。

  期待麟游县相关部门能尽快给这14户贫困户一个满意的答复。关于此事,本报也会继续跟踪报道。

  来源:陕西农村网(记者 王永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