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开卷 > 槟榔 > 列表
关注我们:

老板被刑拘后 投入超30亿的天津权健足球队咋办?

  原标题:老板被刑拘后,投入超30亿的天津权健足球队咋办?

  1月7日,据《天津日报》消息,从“权健事件”等联合调查组获悉,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2019年1月1日,天津市公安机关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广告罪立案侦查。1月2日,对在权健肿瘤医院涉嫌非法行医的朱某某立案侦查。截至1月7日,已对束某某(男,51岁,权健公司实际控制人)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对另2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取保候审。相关工作正在开展中。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权健老板被刑拘后,近年来累计投入超30亿的中超球队——天津权健队不可避免地将受到影响。

  转让还是解散?

  根据专业体育媒体《体坛周报》的报道,1月6日晚,处在风雨飘摇中的天津权健足球队依然按照原计划,乘坐飞机前往阿联酋阿布扎比进行冬训,不过对于全队上下来说,未来究竟如何,谁的心里也没有底。

  该报道称,虽然权健(俱乐部)内部对于涉案一事三缄其口,但是近日在私底下,一些球员还是不由得担心起自己的未来。“其实也不知道怎么办,说实话有点慌,不知道何去何从。”

  “我估计够呛。” 足球专家、北京社科院研究员金汕对第一财经分析,接下来权健队已经不仅是更名的问题。他分析,权健的事情可以参考当年张海的深圳健力宝队和徐明的大连实德队,要么转让要么解散。“老板出事了,足球队一般也就没有了。”

  2005年3月,张海因涉嫌以做假账、虚假投资、侵吞健力宝资金等被健力宝集团举报,后被立案调查。2005年3月被佛山警方拘捕,后因职务侵占罪与挪用资金罪获刑10年。同年11月,广东健力宝集团转让深圳足球队90%的股权给汇中天桓财团。其后深圳足球队几经波折,近年来在地产企业佳兆业投入后,2018年底重回中超。

  大连实德则是另外一种模式。2012年中超收官战,成为大连实德这支甲A(中超)元老球队的绝唱。随着徐明“出事”,2013年实德放弃继续注册资格,球队就此解散。原本从中超降级的上海申鑫队递补留在2013年中超联赛。

  实际上,在权健同样投入的乒乓球领域,中国乒协近日通知,“从乒超第十三轮开始,天津权健队更名为天津队,并请比赛组织、宣传与票务及有关方面领导知悉并作出调整”。

  对投入更大的足球队来说,在权健集团“后院失火”的情况下,要维持俱乐部的庞大薪资几乎不可能,因此球队很可能进行转让,但转让也并非易事。而从2016年开始,为了推进足球俱乐部的属地化,中国足协就规定,俱乐部不能跨地域转让。也就是说,天津权健队要转让也只能由天津市范围内的企业接手。

  对此,金汕表示,无论是外援、还是内援,身价都大幅度超过了国际市场价格,身价虚高,呈现出泡沫化,也使得很多俱乐部不堪重负。现在企业对于投身足球烧钱的热情在减退。尤其是,相比北上广,在天津,短期内要找到足够实力的大企业接盘很难。

  如果转让不成功,最终确定权健不能参加2019年赛季的中超比赛,那么届时从中超降级的长春亚泰或者去年中甲第三名浙江绿城都有希望替补。

  当然,(解散)这是最坏的一种可能。在不解散的情况下,如果短期内没有得力的企业接手,即使能够参加2019年的中超联赛,想要在中超中保级也并非易事。要知道,去年下半年,权健队在两名强力外援维特塞尔和莫德斯特出走后,比赛踢得举步维艰。目前天健权健队只剩帕托一名外援,如果没有补强,球队要立足中超,也是困难重重。

  “害怕他们不喜欢钱”

  近几年,权健广为外界所知的是2015年以来在足球领域的投入。2015年初直销企业权健集团原本想收购天津泰达队,并且从这一年年初开始赞助泰达。当年6月,权健集团以6600万转会费的天价(当时国内球员转会市场最高价)帮泰达队引入孙可,无奈其后收购国企性质的泰达队一事失败,最后转而收购了中甲球队天津松江队。

  2015年7月7日,权健集团宣布全资并购中甲球队天津松江球俱乐部。发布会上,权健集团董事长束昱辉提出了一个四年四步走的概念,即保级-冲超-亚冠-世俱杯。在收购的第二年即2016年,大肆招兵买马的权健队,最终在主教练卡纳瓦罗的带领下,冲上了中超。

  进入中超的第一年,权健继续其“烧钱”动作,先后引进了帕托、维特塞尔、莫德斯特等世界级球星,内援则引进了王永珀、杨善平、杨旭等国脚。最终,在2017年的中超联赛中,权健以联赛季军身份获得亚冠资格。在2018赛季中,虽然在中超联赛表现不佳,但在亚冠1/8决赛中,权健淘汰了曾经两夺亚冠冠军的广州恒大淘宝队,闯进了本赛季的亚冠八强。

  有报道称,权健在中甲一年烧钱6个亿的大投入而被广大的中国球迷所熟知。进入中超的第一年其烧钱的程度更盛,2017赛季天津权健全队总投入超过10亿人民币。粗略统计,3年半来,权健在足球领域的投入不低于30亿元。

  足球是个烧钱的运动,但束昱辉称自己不怕烧钱:“我们不怕投入,我们只要取得好的成绩,能够让足球带动全民体育,以及这座城市的荣誉,那么我们没有预算。”“我都不想赚钱了,我感觉到赚钱没意思。因为没地方花钱,自从做了足球以后呢,又燃起了我拼命做事的动力!”

  2016赛季,权健在击败大连一方后,有媒体问权健明年如果冲超会如何计划引援,束昱辉回答:“我担心,我害怕!” “我怕他们不喜欢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