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影音 > 志愿者 > 列表
关注我们:

最高检重组专业化刑事办案机构 实行捕诉一体

  最高检重组专业化刑事办案机构 实行捕诉一体

  新京报快讯(记者 何强)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2019年1月3日(星期四)上午10时举行新闻发布会,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副检察长童建明介绍最高人民检察院改革内设机构,全面履行法律监督职能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张军表示,此次改革是重塑性变革。“我们内设机构改革做了系统性、整体性、重构性的改革。系统性,就是把检察机关的刑事、民事、行政、公益诉讼检察职能整体做一个布局,做一个调整,满足新时代人民群众社会发展的需求。整体性,不仅最高检,而且地方各级检察机关要统筹考虑。重构性,原来的捕诉分开、控申分开,还有其他一些随着时代的发展相关职能部门的作用已不那么突出,我们要重新调整、重塑。”

  按照案件类型重新组建专业化刑事办案机构

  据了解,此次机构改革按照案件类型重新组建专业化刑事办案机构。按照中央确定的“一类事项原则上由一个部门统筹,一件事情原则上由一个部门负责”的精神,按照案件类型组建四个刑事办案机构,实行捕诉一体办案机制,由同一刑事办案机构专门负责办理一类或几类刑事案件,由同一检察官办案组或检察官全过程负责同刑事案件的审查逮捕、审查起诉、出庭支持公诉、抗诉,侦查监督、审判监督以及相关案件的补充侦查工作,办理高检院管辖的相关刑事申诉案件。

  其中,第一检察厅主要负责办理除第二、三四检察厅承办案件以外的普通刑事案件及对下指导。第二检察厅主要负责办理刑法分则第一章危害国家安全罪、第二章危害公共安全罪,以及故意系人、抢劫、毒品等犯罪案件及对下指导,并负责死刑复核法律监督工作。第三检察厅主要负责办理国家监委移送起诉的职务犯罪案件及对下指导。第四检察厅主要负责办理刑法分则第三章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案件,重点办理新型犯罪案件特别是金融、证券类案件及对下指导。四个专业化刑事办案机构的内在逻辑清晰,按照普通犯罪、重大犯罪、职务犯罪、新型犯罪来划分。

  张军:实践证明,实行捕诉一体案件质量效率都能进一步提高

  张军称,捕诉一体对应的就是我们此前的捕诉分开。1995年检察机关设立了反贪局之后,检察机关的刑事检察,特别是反贪这一块职能中的侦查、批捕、起诉,在检察机关、在反贪职能的行使过程中是一体的。社会上的有些学者和法律人提出来,应该有内部的监督制约,以确保反贪职能的行使符合法律规定,体现公正公开、透明公平。2000年以后,我们做了这样的调整,我们检察机关内设的侦查监督部门,就是对公安机关立案、初查,认为可能构成犯罪、判处有期徒刑以上的刑事案件,移送报请检察机关批捕,由这一个部门行使。

  他表示,批捕以后,公安机关按照法律规定进一步进行侦查,调查取证。两个月的时间,特殊案件可以延长,认为确实构成犯罪,事实、证据充分,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检察机关由另一个部门叫公诉厅或者是公诉部门,经过审查以后,向法院提起公诉。

  “这样分开职能行使检察职权,优势是有内部制约,捕错了不一定诉,诉错了,回头总结总结捕的问题。但是有一个效率的问题,有一个内部监督的实质化问题。”

  张军称,从检察机关来讲,分设两个部门,捕诉分开,很多地方检察机关,包括最高检是由同一个副检察长分管,我们能想象这个内部制约的效果会怎样。同时有一个效率的问题,捕的时候熟悉了的案件,诉的时候是一个全新的案件,重新熟悉肯定影响效率、质量。

  他说,“我们老检察告诉我,公安机关移送批捕是三个罪名,比如毒品、抢劫、盗窃,一看毒品现场查获,有20克海洛因在身上肯定不会捕错,批捕了,不会发生后来的赔偿问题。另两个罪名就未必很仔细地去审查。两个月以后案件移送审查起诉,毒品这个罪没有问题,能够起诉认定,最终宣告有罪。那另两个罪名在事实证据上需要进一步补查的,只好退捕,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而公安机关这个时候时过境迁,又有新的任务,谁来承担?就算有人能做,证据散失,影响了法庭起诉出示证据指控证明犯罪的质量。这个问题是比较突出的,也是比较普遍的。”

  “针对这样的一个实际,我们提出捕诉一体,也是在反贪职能转隶以后,我们没有了对职务犯罪这一部分的侦查权,内部监督制约的需求也有了很大变化。尽管检察院组织法的修改还有14个罪名的侦查权放在了检察机关行使,可以由人民检察院行使,我们考虑到这个制约,单设一个部门去行使。实践证明,实行捕诉一体,质量、效率都能够得到进一步保障提高。”

  发布会上,张军提供了一个数据。他介绍,吉林省检察机关实行捕诉一体,他们改革得比较早,2017年做了这样的调整,批捕和提起公诉的时间分别缩短了12.3%和12.4%。同时,每起案件瑕疵问题,捕诉分开的时候是6个半,捕诉一体后下降不到3个。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一些地方实行捕诉一体,集中一个办案组去办批捕起诉的案件,效率质量也都证明有大幅提升。谁来监督你们这样一个运行机制呢?除了内部有办案指标,让它科学化,我们正在做这方面的调整,相关监督机制都会跟上。

  他表示,以后会有不同的方式,把内部监督进一步落实。有机构的管理、检察指标的管理。同时如果该捕的不捕,公安机关还可以提请检察机关复议。本院维持不捕的,公安机关还可以向上一级检察机关提请复核。这个监督会更直接、更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