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影音 > 就业 > 列表
关注我们:

被“黑”的可溯金融冤也不冤 故意蒙骗广大投资人,涉嫌严重的欺诈行为

昨日红途风控发布曝光可溯金融存在严重的问题,并罗列5方面的风险提示。网贷之星昨日推文中讲到红途发布的文章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今天红途发布推文《可溯金融超越e租宝的自融手段--骇人听闻的死人借贷标 可溯金融系列自融证据(一)》,文章标题很劲爆,内容并没有多少干货,同时守财注意到红途在文中有意歪曲意思,但是可溯金融在标的审核上做的很不合理(可能存在严重问题),后面会详细说到。

那先来看看红途的文章,有问题的地方进行点评说明:

2017年11月29日,“e租宝”案终审宣判,丁宁等人因集资诈骗罪、走私贵重金属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偷越国境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重刑。其中涉及金融犯罪行为的罪名是集资诈骗罪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单位安徽钰诚控股集团、钰诚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于2014年6月至2015年12月间,在不具有银行业金融机构资质的前提下,通过“e租宝”“芝麻金融”两家互联网金融平台发布虚假的融资租赁债权项目及个人债权项目,包装成若干理财产品进行销售,并以承诺还本付息为诱饵对社会公开宣传,向社会公众非法吸纳巨额资金。

然而,作为同样不具有银行业金融机构资质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可溯金融”不仅与e租宝一样大量发布虚假融资项目,虽然集资诈骗金额比e租宝少很多,但违法犯罪持续时间比e租宝还长,更有骇人听闻的死人标的发布,在可溯金融面前,e租宝的金融犯罪行为相形见绌。

究竟可溯金融死人标的是怎么一回事,且看红途风控的穿透调查:

点评:认为两者平台没有对比性可言,红途有意放大可溯金融存在的问题。

一、可疑的四个标的:

为方便叙述,我们将以下四个标的分别命名为标的一、二、三、四。

标的一:

可溯金融官网

标的二:

可溯金融官网

标的三:

可溯金融官网

标的四:

可溯金融官网

通过以上四个截图中所披露的所有相关信息比对可知,四个标的借款人为同一借款主体。

经排查,该借款主体在平台仅此四个标。此四个标的所披露的项目描述及相关图片完全一致,那么该借款人何许人也。

二、锁定目标

以上四个标的均披露了经脱敏的借款人营业执照及身份证件,截图如下:

可溯金融官网

借款主体主要人身份证:

可溯金融官网

以下为来自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一张临安海峰炒货食品厂基础信息截图:

企业工商信息截图

由以上三张截图可以确认该借款主体为浙江省临安海峰炒货食品厂,类型为个人独资企业,不具有法人资格,借款人身份也可通过后面分析的相关信息加以验证。

点评:以上是红途深扒可溯金融的四个标的内容,通过验证情况属实。

三、萌生-幻灭-蒙混-自欺欺人

标的一(萌生)

可溯金融官网

从标的一的截图中可见,该标的于2016年9月24日起息,期限6个月,额度50万。

我们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中找到一份与本标的借款主体相关的判决文书-《刘建英与临安海峰炒货食品厂、李益青等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判决书中提及涉案刘建英借款给海峰炒货食品厂50万元,授信期限为2016年9月23日起至2017年9月22日,如下图:

中国裁判文书网

其部分截图如下:

中国裁判文书网

那么,刘建英何许人也?请看截图

工商信息截图

因可溯金融的运营主体是国鼎文化科技产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由此可知,刘建英为可溯金融的原法人(2018年1月8日前),且标的一与判决书中的借款主体、授信额度、起始日期等高度一致,因此可判定:可溯金融涉嫌以刘建英为超级放贷人进行非直接借贷。

点评:以上内容同样属实,但是和平台目前发维权Q群602591550展似乎没有一丝关系,首先放贷人是平台前法人,其二,在网贷行业兴起之时超级放贷人并不在是少数,宜人贷的唐宁也曾经这样干过,同样在裁判书中并未提到该借款是来自平台,红途轻率判定可溯金融涉嫌以刘建英为超级放贷人进行非直接借贷。

标的二(幻灭)

可溯金融官网

1、涉嫌伪造借款手续

标的二于2017年3月19日起息,期限6个月,额度50万,表面看似乎是正常的续贷行为。然而,我们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分行与李某、童海峰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中发现,浙江省临安海峰炒货食品厂的投资人童伟军于2017年1月17日死亡!截图如下:

中国裁判文书网

点评:红途用涉嫌伪造手续显然有点言过其实,而且巧妙引用法人代表的死亡来诱导进入误区,在可溯金融的标的借款方是公司而不是法人代表,所以二者有本质的区别,但是作为投资人应该知道,此类信披是否适当?风险系数大小,因此可溯金融是存在风险问题的。

而且,截至2018年1月25日临安海峰炒货食品厂的投资人未进行变更,截图如下:

工商信息截图

可溯金融平台在该标的信息披露时明知童伟军已死亡,却仍然以原借款主体发布新的借款标的,难道可溯金融平台是与“死人”签的借贷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