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关注我们:

举报:通州戋戋委书记曾赞荣与新城基业公司同谋制捏造假蒙骗国度信访局

 通州区政府在给国家信访局答复谎称说自办完了,娱乐,请问是不是又自办你们自己兜里了?

  控告信。

  问责,曾赞荣,

  举报:通州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党委书记王介民,

  举报:北京新城基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法人原张洪,现法人赵铁城。

  通州区人民政府领导与北京新城基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串通一气,在棚户区改造拆迁补偿过程中,动手脚玩猫腻,强权,超权,霸权克扣祖业宅基地面积,截留占地补偿款,侵害群众利益。

  事实和理由:我于1958年出生至2009年拆迁前一直生活在通州区财神庙甲9号(原上香胡同儿5号,1985年危房原地翻建,原西门改为东门,门牌号改为财神庙甲9号)是我奶奶周宝贵1958购置,有1958年房屋所有证,房地产转移协议书,法院公证书为证,四至明确,宅基地面积为262.54平方米,系祖业产,三家共有,我家在这己住4代人,2009年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政府对上营棚户区拆迁改造对我家实施拆迁,拆迁方北京新城基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在拆迁过程中,通州区政府、通州区建委、北京新城基业公司、通州区中仓办事处、通州区上营居委会(其中还有一名人大代表王某某)、通州区东关居委会、他们不讲群众纪律,弄虚做假,冒充被拆迁人签字,利用公权力合伙欺骗百姓于法律而不顾,通州区建委私下给亲朋好友办理房屋产权证各取一半利益,新城基业给办理假营业执照各一半利益,瓜分国有资产,在拆迁过程中多个部门人员到美国拉加维加斯赌城,请问这笔钱从何而来?又是谁为这高消费来买单?他们利用手中权利贪污腐败,逼迫百姓被拆迁人(原东关大队社员张xx)自焚事件发生,重大事件发生后又不上报,他们欺上瞒下,掩盖事实真相,视百姓生命而不顾,给社会造成极坏的影响,给人民群众造成身体.经济和财产的重大损失,严重侵犯群众合法的住宅权和土地使用权,他们瞒天过海,以政策压法,逼迫群众上访造成信访问题发生,通州区委,区政府应承担主体责任也是占地责任赔偿机关。

  当时拆迁方新城基业只对我家64.68平方米房屋进行了强制性评估补偿,,未对我合法的院落空地宅基地使用权面积评估补偿,为我的合法主权,中央法规政策己明确规定,对群众主权任何组织.部门.单位和个人不得侵占,属于国家征用的必须予以补偿。新城基业公司为了满足私欲产生邪念黑心,剥夺我房屋院落宅基地使用权,拒绝宅基地使用权的区位补偿,故意用胁迫.欺诈手段克扣侵吞我祖业宅基地补偿款,篡改事实否定法律依据,我一直找政府找领导,但都是推诿扯皮,使问题近九年得不到解决。(在拆迁时,我己经把新城基业送达的评估报告22077号,22078号,1958年房产证,(字第叁参伍玖号)1958年房地产转移协议书,1958年河北省通州市人民法院公证书(1958年签行)及管建军对评估有疑义(关于土地使用权没有纳入评估)字条提交到新城基业工作人号,结果拆你没商量,2010年8月26日通州区人民政府程序违法野蛮了下达了责令强制拆迁决定书,通政强迁[2010]127号。

  无奈我于2016年和2017年将案件起诉到通州区法院,检察院无果,新城基业公司不择手段的克扣土地使用权补偿与通州区政府领导在拆迁补偿上有共同利益输送,权力共享,(疑似贪污瓜分)从信法逼迫我走上了信访的道路,信访从2017年6月亲自上访递材料到邮寄材料到网上信访,材料至今石沉大海,在通州区人民检察信访时工作人员杜某某说只管登记不管解决问题,说宪法不适合诉讼中使用,请问宪法是我国的基本大法,如果说在诉讼中不能用那在什么地方用呀?政府职能部门相互推诿扯皮,天子脚下,朗朗乾坤,就没有我们普通百姓讲理申冤的地方,难道那些部门如同需设,他们瞒天过海,以权压法,利用公权力非警务介入对我施压恐吓,我的合理合法要求一直被通州区政府与新城基业公司抗拒,新城基业与通州政府欺骗上级组织、欺骗领导,给国家和人民群众造成极太损失和伤害,(国土资源部)(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制定发布的《土地储备管理办法》[2007]227号第十二条己经能够确定说明土地使用权的款项在通州区政府,通州区政府原责任人岳鹏,现区委书记曾赞荣与新城基业公司原法人张洪,现法人赵铁成,截留.侵吞我的合法祖业宅基地使用权补偿款达9年之久,请问我的宅基地补偿款哪去了?……他们己形成一个庞大的网络,以权压法,徇私枉法,干预司法,贪污腐败,造成冤假错案。在拆迁过程中,不顾老百姓的民生意愿,不讲求法制情理,不考虑党和政府的形象,而对普通百姓实行暴力拆迁,不依法给予合理补偿,给人民群众的利益带来了巨大损失,也给党和政府的形象也带来了负面影响。如果说有合法的土地使用权,合法财产得不到依法保护,我们政府从何谈起依法拆迁?他们利用手中权力强取豪夺,难道不是拿法律开完笑吗?如果合法的财产不能按照国务院的有关规定得到市场价的补偿,国务院的政令岂不是某些地方官员权力之下的一张废纸?我是残疾人,我爱人有严重的心赃病,四个搭桥,八个支架,三级高血压是高危人群,无奈请中央关注民生,为百姓攻关克难,按照政策足额补足补齐克扣我的祖业宅基地使用权补偿款,用法律保护人民群众的合法财产和主权,维护老百姓的生存权益。举报人:管建军。代理人(管建军之妻)齐玉兰。身份证110223196111281887.电话:18910760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