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影音 > 最南京 > 列表
关注我们:

偶像经济催生集资热明星演唱会背后的饭圈狂欢

原标题:偶像经济催生“集资热” 明星演唱会背后的“饭圈”狂欢

正上大三的小敏最近很忙,抢票、划定应援区域、购买灯箱,号召人去现场……因为本身“爱豆”(“偶像”英文idol一词的谐音——记者注)的一场5周年演唱会,小敏已经历了长达2个月的虐粉和battle(网络流行语,此处同PK——记者注)。

如今的粉丝群体叫“饭”,他们组成的圈子叫“饭圈”“饭团”。正所谓“一入饭圈深似海,今后爱豆是内人”,这句话是当下饭圈的真实写照。

从前追某个明星或乐队,最多就是买专辑,看演唱会,基本都是散粉,并没有饭圈的概念。近年来,随着粉丝群体扩大,偶像经济不绝成长,催生出为偶像买周边(衍出产物)、租广告位做宣传、投票以及做慈善公益活动等多种方式。为给爱豆博取好感度,粉丝每天除了忙着刷销量,社交网站上刷话题、讨论量,到场事前投票、现场投票等,还要对爱豆新作品进行极速安利(网络用语,指强烈推荐)。

小敏的爱豆是国内某知名偶像男团的成员之一,饭圈里把她这样的粉丝叫“唯饭”。“会为明星花钱,一方面买专辑和官方周边,二是买机票、门票去看表演,三就是应援的费用了。”小敏说,每年组合的周年演唱会或庆典都是“唯饭”的应援大战。每个明星或组合都有官方应援色,团体有一个应援色,每个成员又会有单独的应援色。

“为了让演唱会现场多一点爱豆的应援色,圈里人今年的主要任务就是battle灯牌。”从很早开始,小敏所在的饭圈就开始号召各人买灯牌。购打通常由后援会和大粉号召,从各个组织成长到全圈号召。“买灯牌就是越多越好!”小敏一口气买了8块1平方米面积的灯牌,每块灯牌售价188元。

应援会的成员“基本都买了,不去的也会贡献”,小玉有事不能去演唱会现场,便到场了网络筹款集资买灯牌。“筹款群都是临时组建的”,小玉说,这次买灯牌是应援会在微吧起头号召,筹款方式有很多种,并且不绝创新。“前段时间支付宝有个扫码领红包,我们就让一个大粉发个收款二维码,其他人扫码消费,红包收益可以是很大一笔钱,拿去购买灯牌。当然也有直接通过微信、支付宝转账或自行购买的。”

小玉到场的应援筹款活动,支付宝红包收益几万元,粉丝直接转账也有几万元。总数具体是多少,小玉暗示“没有完全公开所以不清楚”。像小玉这样的饭圈成员不在少数,他们知道应援筹款过程只能做到半公开化,也知道其中有暗账,但面对每次筹款,仍会义无反顾地支持。

“暗账不行制止,应援集资的钱是不会完全公开的。”小敏说,因为部门钱款会用来公关,如投放到报纸杂志和自媒体代言产物类的宣传上。这都是不能公开的部门,公开会让对家完全了解自家的情况。“即使有暗账,只要绝大部门钱都花在该花的处所了,数额不高就不会有人深究。”

如今,应援会筹钱已成常态,资金监管中的问题也屡见报端。就在今年7月,“101集资被查”一度登上了热搜榜。有媒体报道,创造101粉丝集资应援过程中,有“粉头”打着为爱豆决赛打榜的名义,集资后卷款跑路甚至购买了海景房。

小敏觉得本身还算幸运,因为插手饭圈4年,还没遇到过跑路的事。对“集资应援”中的猫腻,她也相对宽容,“我们需要做这些事的人,把他们(筹款发起人)逼走了倒霉于饭圈不变,因为大粉有话语权和号召力。”

粉丝不追究,饭圈集资的灰色地带是否就无人监管?北京市同创律师事务所袁韶光律师认为,“集资应援”发起人需对众筹行为的真实性、合法性及众筹资金使用情况负责,发起人不能存在挪用、侵占众筹资金的行为。如发起人以不法占有为目的(如携款跑路等),采纳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众筹资金,可能会涉嫌诈骗等刑事犯罪。

最终,小敏所在的应援会,共买了5000多块灯牌,“买了灯牌还不足,究竟举灯牌需要人头”。各个应援会要提前确定各家应援区域,确定参加人数并抢票。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从小敏提供的一张“演唱会应援划区图”上看到,演唱会现场3.2万个座位被用差异颜色分区,都被5家应援会粉丝抢票预定。小敏所在的应援会,有四五千人参加助阵。

“能号召的都去了,票很难抢!”小敏通过抢票平台以1880元的价格抢到了内场前排的票,又自掏腰包买了3张山顶票(看台票)送给不是粉丝的伴侣进去资助举灯牌。送给伴侣的3张票花了3000多元,但为了爱豆小敏觉得值。

“给爱豆花钱自身获得极大的满足感,从心理学角度阐明,是他们的需求条理已经到达单向付出就能获得极大满足感和快感,深条理挖掘就是自身的价值观。”数字经济智库研究员王超认为,深度粉丝会把本身的价值导向和爱豆绑缚在一起,在追寻的过程中因为羊群效应插手应援团,各人有同样的目标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这就是他的常识体系,他就会潜移默化地受到这个群体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