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名医堂 > 专稿 > 列表
关注我们:

海通宏观姜超:地方经济的出路在哪儿?减税箭在弦上

  作者:首席宏观分析师,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高级研究员 姜超   

  

  地方经济的出路在哪儿?——三季度地方经济全景观察

  (海通宏观姜超、陈兴)

  摘 要

  三季度地方经济:七成省份下滑,分省差距缩小。目前公布数据的29个省份中,与上半年相比,三季度GDP累计同比增速9升1平19降,接近七成省份经济增速下滑。而从前三季度来看,仍有接近六成省份未达到18年的增速目标。全国各省经济增长的格局并未发生根本改变:西南省份领跑而东北依旧垫底,但两地之间经济增速的差距在逐渐缩小。

  东部沿海省份:出口拖累增长,大省首当其冲。今年由于贸易摩擦升温的影响,出口成为经济走势的最大变数,而苏浙粤等传统出口大省事实上也是经济大省,在冲击影响下首当其冲,拖累了全国经济的增长。但三省净出口增速走势分化,苏粤大幅回落而浙江略有回升,这主要来自出口结构的差异。广东、江苏两省出口商品中机电产品占比较高,而浙江省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比重较大。美国对进口中国商品加关税逐步加码,先加的500亿美元商品以机电产品为主,因此苏粤两省出口受到明显冲击。而随着加税步入后半场,2000亿美元清单中已涵盖较多劳动密集型产品,浙江省出口增速预计也将难获支撑。此外,PMI指数反映的出口预期悲观和广交会成交额增速走低均指向19年出口对经济增长的拖累或将更加明显,大省经济仍不容乐观。

  西南省份:投资明显下行,创新投入不足。西南地区经济增速一向领跑全国,而18年以来却步步回落,且重庆市更是显著下滑,主因过去增长所依赖的投资增速出现明显下行。云贵两省主要来自基建投资增速的放缓,17年两省基建投资占比是全国平均水平的2倍。而18年3季度两省基建投资同比增速已从17年25%以上的高位降至不足18%。基建投资增速走低同地方融资平台资金约束加大有关,而其背后主要还是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包括隐性债务的两省负债率均超过了100%,在全国各省份中名列前茅,受制于已然高企的债务规模,基建投资难以保持此前的扩张速度。重庆市投资下滑则源于工业投资的退坡。其支柱产业电子和汽车在18年遭遇景气下行,全国范围看两行业同样遭遇经营困境,而除了提高创新能力外别无其它摆脱办法。但重庆市科研经费投入强度不及全国均值,向创新发展转型之路仍任重道远。

  东北华北:部分省份回暖,仅仅止于修复。此前落后的东北和华北部分省份经济增速出现回暖:一方面得益于环保约束的边际放松,如河北由于钢铁行业供给约束的缓解,其工业增加值增速一路上行。另一方面源于部分省份前期经济增速大幅滑坡所造成的低基数,这些省份均处于经济触底回升的修复过程。如天津、吉林和内蒙古三省市均经历过短期经济的大幅下行,而三季度经济增速虽有回升,仍均处于全国倒数之列,尚未走出困境。

  敢问路在何方?减税箭在弦上。整体来看,三季度地方经济表现普遍偏弱,我们预计明年全国经济增速趋于下行。那么,地方经济的出路在哪儿?外需转向内需,投资让位创新。中美贸易摩擦短期难以解决,外需回落已然不可避免,因此增长要转向依靠内需。而经济发展阶段转变也意味着驱动增长的动能由以往的举债投资向创新切换。减税成为繁荣基石,效果初显还待加码。而无论是扩大内需、还是激励创新,其实都可以通过减税政策来解决,美国历史上经济的“大稳健时代”正是由里根政府的减税政策一手缔造。今年政府减税效果在三季度已初步显现,但目前减税力度仍不足以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我们期待更大力度减税措施的出台,这也是解决地方经济增长偏弱问题的根本出路。

  1.三季度地方经济:七成省份下滑,分省差距缩小

  七成省份经济下滑,回落态势未止。目前已有29个省份公布了前三季度GDP及其增速,与上半年相比,各省GDP累计同比增速9升1平19降,接近七成省份经济增速下滑,回落态势仍然未止。这与3季度全国GDP增速继续回落相印证。

  未达目标省份接近六成。虽然各省在年初确定今年经济增长目标时,已经对经济下行存在一定的预期,超过40%的省份18年GDP增速目标较17年有所下调,但由于受到外部冲击叠加内需走弱,从前三季度来看,仍有接近六成省份未达到18年的增速目标,其中重庆前三季度GDP增速6.3%,较8.5%的年度增速目标尚有较大差距。

  

  分省格局未变,但差距缩小。横向比较来看,全国各省份经济增长的格局并未发生根本改变。尽管重庆经济增速较17年明显回落,然而贵州、云南和四川等西南省份经济增速仍处全国前列;东北地区经济增速依然垫底,辽宁、吉林和黑龙江三省GDP累计增速均不足5.5%。但各省之间经济增速的差距在逐渐缩小,如西南地区平均增速在17年底还要比东北地区增速高出3.8个百分点左右,18年3季度这一差距已缩小至3.1个百分点。

  

  2.东部沿海省份:出口拖累增长,大省首当其冲

  出口最大变数,拖累经济增长。今年以来,由于受到贸易摩擦升温的影响,出口成为经济走势的最大变数,拖累了整体经济的增长。18年三季度,净出口对GDP累计同比增速的拉动由17年底的0.6个百分点转为-0.7个百分点,整整下滑了1.3个百分点,而消费和资本形成对经济增速的拉动作用相较17年底稳中有升。

  

  出口拉动减弱,经济大省承压。传统出口大省事实上也是经济大省,如广东、江苏和浙江三省出口金额在全国位居前三,合计占比接近60%,而三省经济总量均排名全国前五之内,合计超过了全国各省经济总量的四分之一。因此,在出口对经济拉动作用减弱的态势之下,大省经济增长的压力也开始显现,苏浙粤三省三季度GDP累计同比增速较17年均下滑0.4个百分点以上,拖累全国经济增速下行。

  

本文标题:《海通宏观姜超:地方经济的出路在哪儿?减税箭在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