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关注我们:

易到"磕头门"后有车主上门讨债:已两个月无法提现

   有车主自曝,已有半个多月不敢接单。

  易到上一次“出风头”还是在19个月前,2017年4月17日,易到创始人周航公开宣布与乐视关系决裂,随即引发了易到资金危机。近日,一场“磕头饭局”的曝光,再次将易到推向风口浪尖。

  有易到司机告诉中新经纬,大约两个月前,易到将固定的每周五10000元的司机提现额度降至3000元;两周前,3000元的额度又降至2000元,直到上周五(11月16日),2000元也无法正常提取。

  今日(19日),据中新经纬最新了解到的情况,上午,有多名易到车主来到了易到位于万豪中心的北京总部,上门要求提现。现场一名讨债的车主表示,由于现场司机人数较多,易到方面采取了取号、叫号的方式,一对一进行协商处理。但他透露,易到现场禁止司机拍照,也并未直接给司机提现,只是承诺下周线下打钱。

  各执一词的“磕头饭局”,未完待续

  “磕头饭局”闹剧还得追溯到四天前。

  15日晚间,前易到政府事务副总裁吕艺向多位易到高管发出题为《吕艺为何要反巩振兵真相!!!易到员工被欺凌!!!》的邮件。邮件中,吕艺控诉了易到CEO巩振兵曾以开除GR(政府关系)工作人员为由,威胁吕艺向其下跪磕头。

  16日上午,一段视频事件推向高潮。视频中,巩振兵跷着二郎腿、趿拉着凉鞋坐在主位,吕艺端着一杯红酒,说完赔罪的话之后便跪下,向巩振兵磕了一个头。

  视频发出后,吕艺对媒体称,视频只是磕头的最后部分,实际上他向巩振兵磕了7次头,并称巩振兵要求拍摄视频,并把视频发到群里,才算原谅他。

  16日晚间,易到在官方声明中称,“这是一场险恶有预谋的饭局”,是一场“鸿门宴”,吕艺非被逼下跪,CEO巩振兵已报案。

  17日,吕艺再次对媒体回应称,“我承诺说的都是真相或者实话,交由社会公论,我希望巩振兵也可以这样承诺。”他还表示自己手里还有“实锤”,暗示事件并未告一段落。

  18日下午,吕艺对易到声明作出最新回应称,饭局不是“构陷”和“鸿门宴”,自己确实是被逼下跪,并称将保留报警和采取法律手段维护自身权益的权利。

  公开报道显示,“磕头饭局”的主角之一巩振兵是今年5月空降到易到做CEO的,此前其曾担任百度外卖CEO、董事长,而另一主角吕艺已于11月17日从易到离职。有消息显示,离职原因是其曾在10月25日打砸人力办公室,造成恶劣影响引咎辞职。

  有司机两个月无法提现,半个多月不敢接单

  “磕头饭局”的视频上传到网络后,在易到司机群体间引发了热议。

  兼职易到司机蔡运(化名)第一反应是:易到欠我的钱还没提出来,该咋办?蔡运告诉中新经纬,按规定,每周五下午2时至5时易到司机提现的时间,但他已经有将近两个月无法正常从易到APP提现了。

  “上周五(11月9日)我试着提了一次,App端已经显示提现成功了,但随后发来的一条短信显示,我本次提现失败,原因为系统繁忙,请联系客服,但客服根本联系不上。”蔡运说,“这周五(11月16日),还没等我提,系统就发来了公告,通知我们因第三方提现产品尚未全部接入提现体系,本周提现时间临时延迟。其实这个公告易到不是第一次发给我们了,前几周提不出来的时候,我们收到的也是这个公告。”

  ▲11月9日,易到车主提现失败的短信通知

  ▲11月16日,易到发给车主的公告

  全职易到司机李航(化名)对中新经纬表示,大约两个月前,易到将固定的每周五10000元的司机提现额度降至3000元;两周前,3000元的额度又降至2000元,直到上周五(11月16日)后,2000元也无法正常提取。李航说:“我最近一次提现成功是10月中旬,目前还有将近1万块钱没有提出来。我已经半个多月没有接单了,不敢接,钱提不出来,出去跑一天就得搭200块钱,犯不上。”

  李航说,有车友最近去易到总部要钱,易到的人员告诉他,钱可以给,但以后易到的账号也就别用了。不过此说法并未得到易到方面证实。“易到的体系还是不错的,不给司机强制派单,说实话我们也不希望易到倒下,只希望能还我们钱。”

  中新经纬注意到,在百度贴吧“易到用车吧”内,亦有不少易到司机在呼吁易到还钱。

  此外,据媒体报道,今年四五月份,就有易到司机和供应商频频上门讨债,巩振兵也正是这个时候到易到担任CEO的。

  19日上午,据中新经纬最新了解到的情况,有多名易到车主来到了易到位于万豪中心的北京总部,上门要求提现。现场一名讨债的车主表示,由于现场司机人数较多,易到方面采取了取号、叫号的方式,一对一进行协商处理。据上述讨债车主透露,易到现场禁止司机拍照,也并未直接给司机提现,只是承诺下周线下打钱。

  艰难求生,易到未来驶向何方?

  2010年上线之后,作为国内网约车先行者的易到至少在一年半时间内处于没有竞争对手的状态。但随着越来越多玩家的进入网约车市场,尤其是2014年爆发的网约车补贴大战,面对滴滴和快的疯狂的价格战,易到已经没有足够的“资本”陪跑了。

  后来,易到搭上了乐视这艘“大船”。2015年10月,乐视控股启动了对易到并购式投资,获得了易到用车70%的股权成为控股股东。不过,此后易到开展的大规模充返活动在豪取用户和市场的同时,也此后的发展埋下了隐患。

  2017年4月,周航公开发声,称乐视向易到隐瞒了巨额债务,又挪用了易到13亿元资金,导致上半年易到出现提现难、司机不愿接单、用户叫车困难的不良情况。这场公开喊话最终以易到创始团队集体出走,乐视委派总裁彭钢出任CEO结束。

  2017年6月,韬蕴资本与乐视方面就收购易到股权达成一致,实现对易到的控股。但韬蕴的接手并没有让易到拖离泥沼,今年5月,由于韬蕴资本未能按期支付一款契约型基金的利息而被基金管理人公之于众。

本文标题:《易到"磕头门"后有车主上门讨债:已两个月无法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