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开卷 > 开讲啦 > 列表
关注我们:

昆明延安医院摊上大事了 男童死亡家属堵门维权讨说法

本周四下午,缪女士带着儿子前往延安医院就诊。不想,入院第二天早上儿子就发生意外,不幸离世。缪女士认为医院在此过程中负有责任,一气之下,和家属将医院的大门给堵了。

男婴患病住院 第二天不幸死亡

记者赶到现场时,缪女士仍然和家属聚集在医院门口,影响了车辆出入。

她说,儿子丁丁七个月大了,一个多月前,因为感冒被查出了先天性心脏病。辗转几家医院后,来到延安医院就诊。入院后的第二天早上,医生为丁丁抽血化验。

男婴患病住院 第二天不幸死亡

家属质疑采血存过失

缪女士:七点左右抽的血,第一针戳的脖子,孩子就叫了一声,我怀疑戳到哪里了,我家孩子声音很大,基本哭不出来了,哭不出来以后,他们又往头上抽,抽了一针筒,说不够,针筒已经出来了,没有血,自动退出来,最后抽了一针,孩子哭也不会哭,动也不会动,差不多没有气那样,本来是很壮实的孩子。

缪女士说,抽完血回到病房后,没过多久儿子就出现了不良反应,最终抢救无效死亡。

缪女士:是抽血过量导致死亡,要不就是针头直接戳到气嗓死亡。抽了血就不好了,抽了血就不会动了,医院查房,医生还看了下,他们走到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热,我们就看着孩子不行了。

随后,记者找到院方了解情况,院方介绍,虽然缪女士口口声声说孩子有七个月大,但从孩子的生长发育情况来看,似乎并不是这样。

延安医院业务副院长 谷欣:但实际上从身份证,提供的出生日期,出生时间,和我们判断的孩子的生长发育情况,只有三四个月大。

院方:采血严格按规范进行 若有责任绝不推诿

对家属质疑的采血过失问题,院方回应称,整个采血过程,护理人员均严格按照医院诊疗规范和医嘱进行。

延安医院业务副院长 谷欣:总共穿刺了两次,第一次穿刺颈外静脉,没有成功,第二次穿刺头皮浅表动脉,成功了,采血大概在10到12毫升,采血过程中,的确任何小孩子都会哭闹,加上他是一个复杂的先心病病人,而且是紫绀型先心病,哭闹就加剧了缺氧,所以小孩出现了哭闹和紫绀,在采血过程中,我们的护士及时给小孩子吸氧治疗,吸氧以后,紫绀得到了明显缓解,孩子逐步安静了。

院方介绍,采血后孩子被送回病房,又过了四五十分钟,护士再次巡视病房,还看见孩子家属在给孩子喂奶。八点三十分,医疗医生第三次查房,在病房待了五到七分钟,也并未发现婴儿有异常表现。

延安医院业务副院长 谷欣:试想如果孩子病情加重,如果因为采血导致孩子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还能不能够喂奶,八点四十分,医生查完房隔了三分钟,家属呼唤医生,医生一看,孩子口腔鼻腔溢出大量乳汁,呼吸心跳都非常微弱。

院方介绍,他们建议家属走正规的医疗司法途径解决此事,但缪女士却不同意,而是向他们提出了140万元的赔偿要求。

延安医院业务副院长 谷欣:这件事必须通过权威的第三方,对事件的责任作出认定。如果医院在此过程中有任何疏漏、缺陷,负有任何责任,医院一定负责到底,如果没有,也要还医院一个公道。

缪女士:我们不同意,什么法医鉴定,什么都是他们说了算。

记者:有没有提出过140万的赔偿?

缪女士:我没有。

晚上七点,缪女士和家人离开医院门口。目前,相关部门也介入了对此事的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