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维权 > 国际 > 列表
关注我们:

留洋小将自称合同到期没人理 转会遭万达索赔2002万

  转会遭万达索赔2002万 留洋小将自称合同到期了没人理

  来源:红星新闻

  2018年末,一则关于足球小将王振澳与北京万达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达俱乐部)的合同纠纷消息,成为了大家热议的焦点。

  近日,据媒体报道,2012年8月4日,万达俱乐部同王振澳及其父签订《培训协议书》,约定派遣王振澳以该俱乐部注册业余球员身份前往西甲马竞俱乐部接受培训,年满18岁后,其球员注册所有权和处置权均归万达俱乐部所有,如需转会必须经过该俱乐部同意。

▲万达曾斥资送中国小将赴马竞学习(资料图) 图据北京晚报

  据北京晚报报道,2017年6月,包括王振澳在内的俱乐部首批球员职业化,万达俱乐部决定与王振澳签订职业合同时,王振澳父子却突然失联。同年11月,万达俱乐部收到丹麦瓦埃勒俱乐部发来的邮件,称将于2018年1月5日同王振澳签署职业合同,要求万达俱乐部出具相关文件以便为王振澳完成在境外足协的注册手续。万达俱乐部表示,该行为系严重违约行为。此后,对方未予回复。

  万达俱乐部认为,王振澳违规在先,给其造成巨大损失,故将王振澳父子诉至法院,并追究赔偿2002万元。

  朝阳法院受理该案后,始终未能直接与王振澳父子取得联系,法院向其武汉家中多次邮寄的传票除一张被签收外均被退回。因签收的传票未注明签收人身份,无法确认是否为王振澳本人或同住成年家属签收,为保证庭审程序顺利进行,依据万达俱乐部申请,法院依法进行了公告送达。据此,该案于2018年11月12日上午开庭,法院依法进行了缺席审理。

  据悉,该案将于2019年1月17日上午9时再次开庭。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万达俱乐部主要人员为张霖、韩旭、石雪清,其中石雪清为经理。石雪清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他不清楚王振澳与万达俱乐部之间的合约纠纷。

  瓦埃勒俱乐部拥有者金畅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这是他和原俱乐部的纠纷,理论上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就是按照一个业余球员的身份正常注册的。”

  日前,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身在丹麦的王振澳,面对索赔金、为何不向国际足联申请仲裁等问题,王振澳给出了自己的解释。

  王振澳:没有最后一年合同原件,正准备应诉

  红星新闻:是在什么情况下知道这事的,对你影响大吗?

  王振澳:新闻报道出来后,训练结束之后朋友看到告诉我的,我的父亲是朋友打电话问情况的时候知道的。我很纳闷,我踢球踢得好好的,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这件事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确实很郁闷。在我没球踢那会儿,他们也不来找我,现在我自己找了俱乐部,还有机会出场了,他们就来找我了,还索要这么高额的违约金。我不知道怎么说才对,反正就是觉得很委屈,很莫名其妙。

  红星新闻:当时有接到法院的电话和传票吗?

  王振澳:没有,我和父亲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也没有任何人通知我们。

  红星新闻:你的父母现在都在丹麦吗?

  王振澳:我的父母都在国内,没有在丹麦。万达俱乐部有我和家人所有的联系方式,很容易联系到我们,不明白为什么说我失联。

  红星新闻:万达俱乐部有去足协或国际足联申请仲裁吗?

  王振澳:这个我不清楚,也没有收到任何通知。本次法院的诉讼,我也没接到任何通知。

  红星新闻:在材料不齐,原俱乐部不认可的情况下,你是怎么在国外注册并打比赛的?

  王振澳:万达说的这一情况我并不清楚,我在国外注册打比赛完全是按相关规定办理的。

  红星新闻:国际足联对培训补偿有相应规定,2002万违约金额正常吗?计算方法有没有问题?

  王振澳:我对该违约金及计算方法,无法认可。

  红星新闻:你和万达俱乐部签署协议,一共签了几年,是怎样签署的?有没有约定违约金的金额?

  王振澳:这是个青训项目,最早是在2012年8月签的第一份合约,合同期限是3年,他们把我们送到西班牙进行集训。3年后,这份培训合同的签约期限变了,变成一年一签。最后一次签约是在2016年的8月,截止日期为2017年8月。

  我和父亲手里没有最后一年与万达所签合同的原件,复印件也没有。在签约时,我父亲只签了合同的第一页和最后一页。所以我也没有看到“其球员注册所有权和处置权均归万达俱乐部所有,如需转会须经俱乐部同意”这一条和相关违约金的条款。

  红星新闻:是出于什么原因没有与万达俱乐部续约?

  王振澳:当时,万达方面说来武汉找我详细商谈续约一事,但一直没来,结果就没有续约。

  红星新闻:万达方面有没有遵守协议内容?

  王振澳:我手里没有合同的原件和复印件,相关内容不是很清楚,这个问题无法回答。

  红星新闻:现在你们有联系过万达俱乐部吗?

  王振澳:暂时还没有。

  红星新闻:今年1月17日的开庭,你会应诉吗?

  王振澳:会,正在准备。

  红星新闻:对于很多人的“想要出口转内销”说法,你怎么看?

  王振澳:他们好多人都说我是出口转内销,但是我真的不是。我在欧洲已经踢了7年了,我真想在欧洲继续踢下去,向他们证明我的实力!

  据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北京晚报关于此事所报内容均由朝阳法院提供。法院第一次开庭前,因联系不到王振澳父子,传票无法送达,最终依法进行了公告送达。

  据王振澳回应,其父母在国内,此前,其与家人均没接到任何来自法院的通知。并且,其称万达方面握有其与家人所有的联系方式,却为何会出现“传票无法送达”的情况?王振澳的说法为何会与万达方面存在如此明显的矛盾?对于“其球员注册所有权和处置权均归万达俱乐部所有,如需转会须经俱乐部同意”,王振澳声称并未看到,作为签约人的父亲,在签约时,只签了合同的第一页和最后一页,是否有注意到这些内容?在王振澳转会前后,其父有无提及相关协议内容?……这些疑问,尚待解答。

  同时,红星新闻记者尝试联系万达俱乐部方面,核实王振澳回应的相关细节,但截至发稿,尚未接到任何回复。

  王振澳其人:个头最矮,步入职业足坛最快

  王振澳,1999年8月出生于湖北武汉,最早在武汉足协下属的青训队开始踢球生涯,天赋极高,被称为“武汉梅西”。

  2012年,他受到万达集团“中国足球希望之星”计划的资助,在马竞梯队接受了多年锻炼。在诸多中国留洋少年中,他一直是那个个头最矮的小球员,不过在步入职业足坛的时间上,他却是队友中最快的。

  2018年1月,王振澳加盟瓦埃勒,瓦埃勒是丹麦一家百年俱乐部,成立于1891年,曾多次获得丹麦顶级联赛冠军,已在甲级联赛征战10年。2017-2018赛季他们表现出色,取得甲级联赛冠军,成功升入丹麦超级联赛。这家丹超升班马球队目前有多名中国球员效力,在一线的就有王振澳、曾庆珅和余威三名中国球员。

  在瓦埃勒升级的上个赛季,王振澳没有获得出场机会。进入本赛季,他已正式踏入职业赛场。在丹超联赛中,他获得了几次替补出场的机会。过去几个赛季在丹麦甲级(二级联赛)时,瓦埃勒也有几名中国球员打过比赛,但在丹超联赛中,王振澳是首个打比赛的中国球员。

  红星新闻记者丨胡敏娟 欧鹏